kwep0引人入胜的小說 請和優秀的我談戀愛-第一百零九章 我是你失散幾天的侄女婿啊閲讀-pv7mk


請和優秀的我談戀愛
小說推薦請和優秀的我談戀愛
苏晚接到姑姑徐琴电话的时候,刚巧徐致野也在自己身边。
才按下接听键,自家姑姑自带话筒的嗓门便吼了过来,“晚晚啊,你跟那臭小子分手了没?”
武唐第一风流纨
徐致野右眼皮疯狂跳了两下,耳朵凑过去。苏晚也没想到苏琴第一句话是讲了这个,尴尬地想出去接通,被徐致野困在怀里,含糊地问了句:“怎么了?”
掌御九天 梦入春秋
“他出轨的事儿街坊四邻可都知道了,还想瞒着我。你跟他说,咱们小门小户的配不上他们这种大户人家,让他哪里来的回哪去,麻溜滚蛋。你可别犯傻,男人出轨一次就有第二次,这种事原谅不得。”

苏琴嘴皮子溜地跟打了机关枪似的,苏晚止都止不住。
不过此时苏晚倒是没想让苏琴停,索性靠着徐致野边上盘腿坐下,慢条斯理的按了公放。
潇然梦下部 小佚
那边苏琴还没止住话茬,“不就是男人么,你跟这个说拜拜,下一个会更乖。”
徐致野听到这,脸上的表情可谓十分精彩。抽了抽嘴角,无声地朝着苏晚说了句:咱姑姑还挺潮,词汇量挺大。
看懂徐致野说的话,苏晚没忍住乐出声来。
苏琴听到笑声,再次提高音量:“我跟你说的,你到底听没听见,有没有放在心上啊!男人品德不好,长得再帅有什么用,分了不许复合,没分赶紧分,听到了没啊!”
“知道了。”
苏晚也没解释,被在一旁偷听的徐致野伸手掐了一下脸。
苏琴叹了口气,又骂了几句徐致野这个负心汉,然后心疼地说道:“这周末回家吃,姑姑给你做点好吃的,补一补。”
山居歲月 彼得·梅爾
苏晚寻思确实许久没回家,便应了下来。
仙道莽莽 空中战机
挂断电话,徐致野脸上的焦虑更浓了。
“完了,我被姑姑拉入黑名单了。”
徐致野一副失去全世界的表情,鼓着嘴,“周末我能跟你回家么?”
苏晚睨了一眼徐致野,“我拒绝你就不去了?”
闻言,徐致野阴霾了一天的情绪终于好起来,笑嘻嘻地回了句:“还是会去。”
时间的进度条一路推移,随着北城的第一场雪降落,春节也在步步逼近。原本空荡的街道瞬间多了很多小商贩,张灯结彩的开始卖对联之类的年货,商铺的红灯笼也高高挂起,为城市增加了很多节日氛围。
徐致野非常应景的手里提了一堆大包小包,夸张的是两只手放不下,在周边还零散了七八个箱子,有些震惊:“你要搬家?”
即便是上门拜年,也没这么夸张吧。
“礼多人不怪,我现在是戴罪之人,必须要拿出比正常人多几倍的诚意讨姑姑欢心。”徐致野打开后备箱,一趟趟往里头塞,“而且这可是我‘转正’之后头回上门拜访,自然要厚礼相待。万一表现的好,我还能争取来你家过年呢。”
绕来绕去,又绕到春节来她家过年这件事上。
苏晚就搞不清楚,为什么徐致野对来她家过年这件事情上有这么深的执念。
***
徐致野出轨这件事,苏琴在一群广场舞小姐妹的冷嘲热讽下,是当真生气了。
连带着那天帮徐致野说话的姑父,以及在徐致野公司实习的亲儿子都成为了她情绪的直接受害者,全部被她打入了“冷宫”,爱答不理也不管做饭了。
连带着爷俩吃了好几天的外卖。
周末苏晚要来,苏琴这才起了个大早去菜市场买了一堆食材,撸起袖子打算烧饭。原本鲜少进厨房的姑父为了争取“宽大处理”,也默默走入厨房帮忙打下手。苏子霄还没从公司离职,这件事让苏琴耿耿于怀,男孩晃着身子也挤进来被苏琴伸脚踢了出去,“今天在饭桌上,你们谁也不许提徐致野,听到了没有!”
说完又嘱咐了句:“特别是你,苏子霄!”
“知道了。”苏子霄捂着屁股,嘴里嘟嘟囔囔什么“苏家的女人怎么都这么彪悍”之类的,还没坐下,门铃就响了。
公主很淡定
苏琴在里面还在说“应该是晚晚回来了”,结果话音刚落就听到外面苏子霄响亮的喊了两个字:“姐夫?”
苏琴立马炸毛,“不让你说徐致野,你就跟我挑衅是不是!”
菜切到一半,直接举着刀出去,迎面就跟正弯腰换鞋的徐致野四目相对。
徐致野见苏琴这个架势当场愣住,默默往苏晚后面躲了躲,他没想到此番前来,还有生命危险。
还是姑父反应迅速,把苏琴手里的刀拿下来,“你吓到人孩子了。”
苏琴高贵地“哼”了一声,“晚晚,你怎么回事,怎么带个不相干的外人过来了。”
“姑姑,有什么话让他自己跟你解释吧。”
苏晚知道苏琴的脾气,也没多帮徐致野说话,对着苏子霄说了句,“徐致野带了点东西过来,你下去帮着搬搬。”
闻言,苏子霄雀跃着跑下去逃离尴尬,剩下四个大人面对面。
徐致野的热情没有被苏琴浇灭,眨了眨眼耍宝道:“姑姑,您不认识我了么,我是您失散了好几天的侄女婿啊……”
都市之逍遥剑仙 痴狂斋主
姑父一看,就知道这件事传的肯定不如网络上那般。朝着苏晚眨了眨眼,放心的拍了拍肚子,“我给你们做饭,你们聊。”
苏琴还是一脸不满意,哼哼:“我可不敢有你这样的侄女婿!”
但气也消了些许。
拍了拍身上的围裙,“说吧,你们到底怎么回事。”
徐致野将自己被陷害的事说了一遍,隐去了录视频存证据的部分,夸张地说道:“那个女人给我下药,把我骗进了房间就把门锁上了。不过姑姑你放心,即便晚晚没来,我身边的保镖也会破门而入的。都怪我太优秀,居然让这些女人不择手段到了如此地步。”
苏琴虽然自己没有体验过上流社会的生活,但却是狗血剧的忠实观众,脑海里立刻浮现了上百个电视剧里曾经出现过的经典桥段,果然艺术来源于生活。
张了张嘴,半晌拍了拍徐致野的肩,“你们也不容易,一个男孩子可千万得保护好自己。你看现在闹得,吃亏的是你,挨骂的也是你。”
人生就是壹場二人傳 北小端
鬼医嫡妃
闻言,徐致野还当真再次委屈了起来。
不愧是苏晚的姑姑,听听这话说的多有水平!
徐致野真诚地说道:“我无所谓,主要是还连累了您跟晚晚被人指指点点。您放心,这件事我会最后给你们一个说法的。”
“我无所谓,只要晚晚好我就好了。”苏琴手在围裙上蹭了两下,这才反应过来,“你们俩看电视,我给你们做饭去。”
语毕,赶忙跑进厨房。
良久,门再次被推开,喘着粗气的苏子霄哀嚎,“姐夫,你带的东西也太多了吧,我跑上跑下这都六趟了,居然还有两个礼盒没拿。”
说完趴在沙发上,“不管了不管了,我实在跑不动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