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丹武毒尊 txt-第兩千八百一十五章 憂喜相間鑒賞


丹武毒尊
小說推薦丹武毒尊丹武毒尊
平尘生向来都是较为谨慎的,他在一件事情上面希望设想多种可能,并且也拿出许多不同的应对方案来。所以,不论出现什么样的状况,他都可以在第一时间做出最为正确的选择,从容不迫。
然而转眼之间,平尘生却感受到天生异象,顿时他抬目看向东北方位,眉头也是下意识的紧皱在一起。
恍然间,平尘生也仿佛呆滞一般,盯着远方,神情也变得极为难看。
这位老人变得木楞,好似转眼间就已然变得老态龙钟,没了之前那般的柔和气息。
许久之后,平尘生才缓缓回过神来,他深呼吸一口气,整个人的神态虽然缓和许多,但是现在的,却也已然没了之前的淡定。
稳操胜券,不论在什么情况下都能够得利,似乎这在平尘生的脑海中也已然成为了过眼云烟,不复存在。
“想不到在这种关键的时刻能够迈出这一步,真有你的。”平尘生苦笑摇头,忽然觉得自己这珍藏了数万年的茶叶,没了任何滋味。
事已至此,平尘生也只能是哑然失笑。之前做都做了,现在就算去补救,那也不过只是跳梁小丑罢了。
委屈的确能够求全,但是喜欢隐忍的落焰山,却不代表能够去受屈辱。
之前平尘生还在琢磨,自己应当如何去收取利益。现在,他陷入了绝对的两难之中。因为不论怎么做,那似乎都是错误的,无法更正。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并且出现,想要改变,那也已然是成为了奢望。
“萧道友,你的情况可不乐观咯。接下来,我落焰山的日子也不好过咯。”平尘生苦笑着说道。
因为有了摩家势力的前车之鉴,平尘生觉得自己可以等着大好结果的出现。谁曾想,居然等了个这么个局面。
这不论是谁,都会觉得无比糟心的。
虽然平尘生没有正面答应萧扬,但是他装模作样回绝侯吉的时候,就已经得罪了集火盟。
一位武皇七阶的出现,就足以让这战场变得无比微妙,变化无穷!
故此许多细节,都经得起推敲。
这时候傻大个走了进来,显然对自家师傅的决定依旧不满,显得很是不快。
平尘生也从未和这个弟子置气,他就这脾性,万年来都改不了的。
不过这把情绪都放在明面上,不会暗地里搞事儿的性格,那还是好得多。故此,老人才会宠爱这位弟子多一些。
“傻大个啊,你可知道,集火盟盟主已经突破到七阶之境了。”平尘生道。
傻大个愣了一下,旋即激动不已,眼神中也仿佛在不断的质问着,是真是假。
领主纪事
“我还能骗你不成?”平尘生笑道。
当初他们三人作为铁三角一般的存在,彼此突破亦或是陨落,那都会有所感应的。
不过少得很,只是没想到,在这不到一月的时间里面就有了两次感应,一位陨落,一位突破桎梏。
“如此一来,集火盟便就有救了。那三个狂悖之徒,也会死!”傻大个十分激动的说道。
平尘生也是无奈摇头,这个家伙还是一如既往的神经大条,不会想的太深。
“以后我们的日子可不好过咯。”平尘生苦笑道。
傻大个愣了一下,他有些不明白,这又有什么说法不成?
不过这说法到底如何,傻大个倒是觉得这是好事儿。
“你来有什么事情?”平尘生无奈,道。
在这件事情上面想和这个弟子探讨,那完全就是自讨没趣啊。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平尘生才不叫这弟子的名字,而是直接取了一个傻大个的外号。
“一个叫南虹的人找你,境界还不错,只是奇怪,以前怎么没听说过这号人物。”傻大个有些郁闷的说道。
虽然说阴焰界的武皇强者不少,但是到了三阶以上,并且还年纪尚青的天才,他不可能没听过。这个南虹,却仿佛是凭空出世的一般。
“前些时候从武尊一跃到武皇三阶,你自然没听说过。”平尘生笑道。
这话一出,傻大个更是愣了一下,这是什么道理?什么说法?
慶 餘年
“别说你不信,就连我都不信,去请进来吧,记得恭敬一些,不要怠慢了。”平尘生无奈道。
若是平常,平尘生还是愿意亲自出去接的。但是现在,他完全没了心情。
如果集火盟那边赢了的话,这位应运而生的天之骄子,说不得就会成为一个笑话。
甚至还会不长命!
傻大个有些发懵,他也不愿意多想,就带着疑惑去将那个年轻人带来。
“谁让你来的?”平尘生看着眼前这个显得刚毅,且带着一丝浩然气的年轻人,问道。
将这一切联想起来,这个老人忽然觉得许多地方都有些不对劲儿。
但是具体那里不对,他又说不上来,只能问问,看是否能够找出一些端倪来。
确定过境界无误之后,平尘生心中的顾虑虽然打消了不少,却也无法完全说服自己。
首席霸宠二手妻 霸气小公主
“我也不知该怎么说,是心里的一个声音告诉我,只要来到这里,您就会为我铺好路。”南虹如实道来。
这话说的,平尘生都有些哑然失笑。
魔武狂潮
这个年轻人说话倒真是有些耿直,特别是最后那一句‘你会为我铺好路’,听听,有如此直白说明的吗?
“我现在怀疑,萧扬在你的身上动了手脚。”平尘生沉声道。
之前萧扬说过,只有他平尘生有着能耐帮助南虹登上那个位置。如今,这个年轻人居然自己找来了。
若是平尘生自己去找回来的,他或许不会有着这样的顾虑,但是对方主动前来,那就值得让人深思了。
但是又让人觉得不对,那个年轻人何等机敏,又怎么可能下出这样的昏招来?所以,这非常不对劲。
还是说,想要灯下黑?
“萧扬算得上是个恩怨分明的人,他不会做那些下作的手段。他当真要做,当初在飞行船上直接杀了我就一了百了,何须养虎为患?”南虹想了想,也是直接说出自己所想。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