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小說 霍格沃茨之血脈巫師 愛下-第八百五十六章 蓋勒特·格林德沃相伴


霍格沃茨之血脈巫師
小說推薦霍格沃茨之血脈巫師霍格沃茨之血脉巫师
正午时分,从几名家养小精灵那里问出了纽蒙迦德的空间坐标后,伊凡独自一人拿上餐点,在一阵空间转换中,消失在了霍格沃茨。
等他再度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出现在了一处远离人烟的荒地上。
几乎跨越半个欧洲的传送让伊凡多少有些不适应,好在很快他就调整了过来,将目光看向前方——一座阴深如同堡垒般的雄伟建筑正竖立在半山坡上,其中最显眼的就是位于中央的那座高耸塔楼……
伊凡环视了一圈,很快便确认这里就是纽蒙迦德大监狱!
它曾和阿兹卡班一样出名,根据记载鼎盛时期纽蒙迦德的内部关押了数百位巫师,是格林德沃残暴的写证,入口的上方至今还印刻着格林德沃的名言:“为了更伟大的利益。”
把自闭小孩收进囊中
只是现在这地方已经荒废多年,坚实的墙壁上倒塌了小半,门口的哨岗处空无一人。
当年格林德沃倒台之后,大批正义的巫师攻陷了这里,依稀还能看到当初战斗留下的痕迹。
伊凡大步的踏入其中,就像是一位来观光的旅客般四下张望,让他稍感意外的是过了五十多年,这座监狱内的一些防护法阵依旧在发挥着作用。
亡灵圣魔导 南方玫瑰
特别是在走进那座高塔的时候,伊凡明显感觉到周围的空间如同被紧锁住了一般,不用想也知道这应该是反幻影移形的法阵。
不过不久前他刚刚融合了凤凰血脉,掌握了另一种空间位移的方法。
类似的防护法阵对他而言起不到任何的作用,所以在感知了片刻,伊凡便顺着楼梯一路向上,十几分钟后便踏入了高塔的顶层。
相比起下方破败的景象,高塔的顶层看起来多了一些生活的气息,这里几乎被改造成了一个小型的房间,所有的生活必备品一应俱全,只是看样子有些缺乏打理。
靠墙壁炉和几张不常用的椅子上积累了厚厚的灰尘,唯一能透过塔楼窥视外界的窗户上也是灰蒙蒙的,这让塔楼顶层在正午阳光的照耀下显得分外压抑……
而这间塔楼的主人,纽蒙迦德里唯一的囚徒格林德沃,此刻就斜靠房间内的唯一一张硬板床上。
大概是由于年事已高再加上长时间被关押的缘故,格林德沃的状态看起来很糟,花白的头发扎结在一起,眼眶深陷,脸色苍白的看不见一丝的血色,伊凡甚至怀疑对方下一刻就有可能死在这间屋子里。
门口传来脚步声自然也引起了盖勒特·格林德沃的注意力,他的目光如鹰一般在伊凡的身上扫过,让后者感到了一种久违的压力。
伊凡已经警戒了起来,悄悄将手搭在了魔杖上,他隐约觉得这位声名赫赫的黑巫师,如今的状态和邓布利多无比相似——都是一位强大的濒死者。
所以纵然对方手里没有魔杖,伊凡也不敢放松警惕……
不过盖勒特·格林德沃没有对他发动攻击意思,只是在伊凡一步步靠近后,突然开口,用那沙哑低沉的声音说道。
“伊凡-哈尔斯……你来的比我想象中的要晚上不少……”
“你知道我?也知道会来找你?”伊凡在距离床铺一米处停住了,语调中不免有些惊奇。
“他认为你一定会找到这来的,或早或晚……”格林德沃缓缓的解释道。
“这么看来邓布利多校长还真是对我抱有信心……”伊凡挑了挑眉,打趣着说道,邓布利多在临死前压根就没给他留下任何线索和提示,要不是他从闪闪那里得到了一些消息,恐怕都不会想起这间破败的监狱。
“阿不思跟我说了不少关于你的事情……”说到这里,格林德沃沉重的咳嗽了几声,用手捂着嘴好半响才缓过劲来,继续出言说道。“他认为你是数百年以来最有可能改变魔法界的人。”
伊凡摸了摸鼻子,这一点邓布利多曾经和他说起过,不过他倒是有些好奇格林德沃会如何看待这一点。
“那你认为呢。”伊凡问道。
田園 閨 事
“原本我是不信的,现在看来倒是大抵有些依据……”格林德沃审视的盯着伊凡,“从没有巫师能在你这样的年纪到达这般的高度……”
伊凡并没有因为格林德沃的夸赞而动容,随意的回复道。“是嘛?我也曾听邓布利多教授说起你……”
边说着,伊凡将左手端着的餐点放到了格林德沃的面前——他并没有忘记自己这次是来送餐的。
格林德沃也不客气,拿起盘中的刀叉,慢条斯理的切下一块牛排送进嘴里,优雅的就如同一位贵族绅士。
然而伊凡却是留意到对方握着小刀、被遮挡在阴影下的左手有些不听使唤,切下的牛排看起来歪歪扭扭,而并非齐整的一片。
只是还没等他细看,格林德沃的声音便传了过来。“要是有什么疑问的话,你大可以现在说……”
伊凡挥动魔杖从远处摄来一张凳子,就这么在床边坐下,不再空等格林德沃吃完,直接了当的出言询问道。“我想知道,邓布利多校长都和你聊了些什么?”
格林德沃切牛排的动作没停,嘴里淡漠的说道。“一部分关于你,剩下一部分你没有知道的必要。”
伊凡眯了眯眼,只是也没有在意对方的隐瞒,因为他知道格林德沃和邓布利多关系很不一般,一些话他的确不方便听。
格林德沃大大方方的说自己准备隐瞒一些事情,总比私下藏着要好。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闪爱成婚 石榴小姐
想到这里,伊凡便略去了那些不方便说的部分,耐心的从格林德沃这里了解邓布利多来这里的目的。
不过让伊凡有些失望的是,一顿饭的功夫,格林德沃说了很多却没有多少有用的信息,大部分是在提及邓布利多对他的评价,又或者讲述他曾做过的那些事情。
伊凡实在搞不懂校长为何会跟格林德沃这般详细的提及自己,当即没有了继续听下去的心情,便出言打断道。“当初邓布利多的校长来见你的时候,你知道他中了黑魔法,快要死了吗?”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