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邊謀愛邊偵探 愛下-516,影子小姐的男人:第五章(7)相伴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突然有人从他们身后袭击了他们,艾布特晕倒过去了,等他醒过来,他躺在离河不远的树林里,脸部被人用刀划伤了,他以为是草叶划伤了他的脸,等去了医院后,医生才告诉他,他的脸被锋利的小刀划坏了,已经不能恢复原来的样貌,算是毁容了,这个消息让他有多痛苦,你可以想象。因为没了好的容貌,肯定不再那么自信,心灵上受的打击可想而知。最令他接受不了的是他不能从影了,毕竟做影星容貌是首要的。”
罗菲道:“你说艾布特被人打晕之前,有和毛影影在一起,那么毛影影有遭遇袭击吗?”
莉蒂亚道:“毛影影也说遭遇了袭击,她醒来时,躺在河边不远的人工草坪上,但没有像艾布特遭受毁容,她毫发未损,警察的结论是凶手的目标是艾布特,她才没有艾布特那样的遭遇——遭受毁容。”
罗菲道:“毛影影晕倒后被人放到了草坪上,有目击证人吗?还是她的一面说辞?”
莉蒂亚道:“有的,一对约会的情侣偶遇上了晕倒的毛影影,他们叫醒了她,她没有什么大碍,就自己回家了。”
罗菲道:“毛影影说她晕倒过去后,有一对情侣发现了她,只是她的说辞?还是有人找那对情侣证实过?”
莉蒂亚道:“当时我们都信任毛影影,没谁相信她撒谎,所以没有谁去找那对情侣证实,都觉得她万幸没出事就好。”
罗菲道:“那就是毛影影的一面说辞啰!她撒没撒谎,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莉蒂亚道:“情况是这样的。”
罗菲道:“警察当时有竭尽全力寻找凶手吗?”
莉蒂亚道:“警车怎么努力,都毫无线索,也找不到目击证人。这么多年过去,都没有找到凶手。你说你是侦探,在查当年毁艾布特容的凶手,我想你的调查是徒劳的,当时发生了那事,警察都无能为力。”
为你着迷 亚丁稻草人
罗菲道:“警察做不到的事,并不意味着我也做不到。”
莉蒂亚苦笑了一下,咬牙切齿道:“眼下找到谋杀艾布特的凶手才是最重要的,谋人性命的家伙,警察和侦探一定要想办法揪出来,为艾布特偿命。”
罗菲道:“谋杀艾布特的凶手可能就是毁他容的人。”
莉蒂亚面部肌肉痉挛了一下,说道:“你这样说,意思是你找艾布特就是要了解他毁容的事,不想你来找他,他被人谋杀了。”
罗菲本想说,他的调查可能连累了艾布特,不然他不会被谋杀,话到口边又收回去了,他不想莉蒂亚在悲伤中失去理智,马上把他扫地出门,他还需要她更多的证词呢!
“是的,是有那么一点眉目,不然我不会这么大老远从中国来到英国,”罗菲缓和压抑的气氛,说道。“英国给我有许多美好的回忆,因为我的大学时光是在这个国家度过的。” 莉蒂亚的嘴唇微颤了一下,说道:“对于没有遭遇不幸的人来说,在那个地方经历的任何事,都是美好的。”
罗菲“嗯”了一下,问道:“艾布特有什么仇人吗?怎么会有人让他喝氰qing化hua钠na这种毒药?”
莉蒂亚换了一个舒服的坐姿,说道:“自从艾布特遭遇毁容,性情大变,喜欢独处,他很少跟人来往,能招惹什么仇人呢!”
罗菲道:“他不从影后的时间,都在做什么呢?”
莉蒂亚道:“帮他的姐姐打理餐馆上的生意。”
罗菲道:“生意上他主要负责什么?”
柯哀之阳光下的黑玫瑰 云游幻境的考拉
莉蒂亚道:“财务上的支配。”
罗菲道:“这样的工作应该不会和人产生纠纷。”
莉蒂亚道:“他从来没有跟人有过纠纷。”
嫣然陌回首 云娆冉
罗菲道:“最近他有见什么人吗?”
莉蒂亚道:“他每天除了在他姐姐饭馆工作外,就是回家躲在房间打游戏,他没见过什么人,偶尔见人也是曾经要好的同学。但他们没有对他下毒的理由。”
罗菲道:“昨晚你看艾布特有什么不同寻常吗?”
莉蒂亚道:“跟往常一样,没有什么不寻常。”
罗菲道:“昨晚,我来见他时,他出去了,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莉蒂亚道:“十点半左右。”
罗菲道:“他回来有说什么吗?”
莉蒂亚道:“我问了他去了那里,他只说去见一个朋友,然后什么都没有说,就回房去了。”
罗菲道:“你看他的神情有什么异样吗?”
莉蒂亚道:“看起来心事重重,他平时也这样,所以我就没觉得他神情有什么不正常。”
罗菲道:“你半夜有听到车声是怎么回事?”
生化王朝2 捕梦者
莉蒂亚道:“我睡觉很轻,听到一辆车速很快的车,停到我们房子旁边。”
罗菲道:“有车声是什么时候?”
莉蒂亚道:“我看了闹钟上的时间,是凌晨一点。”
罗菲道:“你有听到车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吗?”
莉蒂亚道:“那辆车停下不久,我就睡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的。警察来时,没有看到那辆车。”
罗菲道:“你是几点发现艾布特已经死亡的?”
莉蒂亚道:“凌晨四点左右,我做了噩梦醒来,莫名地觉得胸闷,于是想起床运动一下。我看艾布特的房间亮着灯,以为他睡不着觉,打算去跟他聊聊,打发时间。我走到门前发现他没有关门,我敲了门,没有人回应,我就自己进去了,不想他已经死亡了,地上有装氰qong化hua钠na的小瓶子,额头上贴着中文字条,床头有喝剩的混有氰qong化hua钠na的饮料,被子整齐地盖在他身上,我觉得他死亡有蹊跷,于是我连忙报了警,还叫了医生。警察半个小时内就来了,警察看他没死亡多久,想必凶手没走远,于是亚伯警官去附近搜查,遇上了你们。接下来发生的事,你都知道了。”
……
罗菲又和警察交谈了一下,推测凶手是事先约好跟艾布特见面的,因为警察没有看凶手爬窗和撬门的迹象。
罗菲认为艾布特晚上出去见的人,说不定有嫌疑,但警察没有找到他见了谁的目击证人。为此,艾布特那晚见了谁,跟谁是凶手,一样神秘。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