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蓋世 ptt-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陽脈源頭!閲讀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源血大陆的山川在轻震,大地在轰鸣,血海,湖泊和河流,则汹涌暴动。
东西南北各方,有辽阔的鲜血深海,掀起了惊天巨浪。
深海,似被看不见的神灵之手,搓揉为一头头嗜血的巨兽,要脱离广袤的血海,杀向大陆尽头。
坐落于陆地的湖泊溪河内,有全新的血魔被孕育出来,嗷嗷待哺。
不知为何,整个源血大陆突生神异,如被一股意志拴住的恐怖巨\物,要挣脱自我囚禁的束缚。
格雷克身后两侧,一直严加防备的诺克斯,和奎利两位老态龙钟的族老,神光流溢的眼眸深处,突现震撼惊骇之色。
未曾参战的这两个九级族老,感知到源血大陆的异常,如醒悟出什么。
“我的天!”
“不是吧?”
两位族老在心中怪叫。
噗通!
被血魔族强者残害的巨蛇,坠落到一条宽阔的赤红血河,瞬间就化作了浓郁的血液,妖魂则成了灰烬。
另有金翅大鹏,巨狮,银蛟等大妖,相继从高空沉落。
一落入血色湖泊和溪河,顷刻间被消融为血水,妖魂彻底溃散。
反观血魔族的强者,不论伤势多重,只要在下面的血河沐浴一番,又能活灵活现地,以巅峰的战力重新露头。
嗤嗤嗤!
千万束赤红闪电,将魔宫的自在境大修威灵王,给凌迟了一般。
修为达到自在境中期的威灵王,巍峨的魔影一簇簇地,像是一片黑色流星雨,洒落在本该吞没金象古神的沸腾湖泊。
其魔躯法相一入其中,就像是被火油烹蒸,渐渐消融。
本欲出手搭救的青鸾女皇,闷哼一声,珠帘下的嘴角,逸出了血迹。
她先骇然看向脚下,魂念铺天盖地蔓延开来,旋即又猛地看向虞渊,道:“底下,底下的大地至深处,似乎有……”
虞渊沉重点头,道:“准备撤!”
源血大陆的地心深处,蓦然现出的一个意志,似因他那些被“阴葵之精”开辟的穴窍小天地而醒。
此意志,带给他的压力,令他心脏几乎停了。
两世为人的他,遭遇过太多异类和奇物,可是如下方天地深处意志般的古怪存在,他只在一个地方碰到过。
恐绝之地,阴脉源头!
迄今为止,他也说不清楚阴脉源头究竟是何等存在,他只知道阴脉源头执掌着浩漭天地的众生轮回,是魂魄消散后的最终归宿。
诞生于浩漭,死于浩漭的生灵,魂魄渐渐溃散后,终将汇入阴脉源头。
他深知,阴脉源头虽没有真身实体,却有智慧和意识。
那是一种超脱他想象极限之外的,特殊的,和天地间所有生灵都不一样的存在!
他本以为,这般奇异的存在,只有阴脉源头一个。
万没有想到,在诞生血魔族的源血大陆,在外域的一方域界,他竟然碰到了另外一个,和阴脉源头类似的稀奇存在。
“阳,阳脉源头,混沌初期,最初孕育的异类生灵。一阴,一阳。”
“阴在浩漭世界,阳在源血大陆。”
气血小天地中,那座赤红如晶的“生命祭坛”深处,从他脑海入驻的天魂,解析出了血色晶块中的一道最隐秘讯念。
虞渊轰然巨震。
他仿佛看到天地初开,星河还是一簇簇浑浊气流,连星空巨兽还在孕育时,就存在的两条奇异河流。
两条奇异河流,充塞着无数绚烂辉芒,神电,正在精炼的法则链条。
笼罩在朦胧异能中的河流,在浑沌虚无的时空漂移不定,释放着点点精魂,播撒着血之种子。
被深深震撼到的虞渊,再想凝神端详时,脑海一阵撕裂剧痛。
不知不觉间,他眼角已经流血,额头眉心处,绽裂出一道血缝。
“主人!”
“醒来!”
虞依依和虞蛛,分别抓着他的两条胳膊,用力地摇晃。
他感应出,一股气血暖流,和一道纯净的魂能,被虞蛛和虞依依注入他体内,帮助他从心灵窥视到的秘境中醒来。
手中的斩龙台,绽放出从未见过的夺目光芒,泰坦棘龙的幼兽,也在瑟瑟不安。
“走!”
他一咬舌尖,强行逼自己清醒,甚至不敢在此方天地,去回想刚刚看到的那一幕壮阔瑰丽的奇观。
气血和魂力突然涌入斩龙台,他另一只手唤出擎天之剑的剑鞘,直奔天穹而去!
“陈青凰,谭峻山,速离源血大陆!不论用什么办法,不论付出什么代价,冲出去再说!”他在途中咆哮嘶喊。
源血大陆的地底深处,既然存在着另外一条,和阴脉源头类似的异物。
那么,它无疑便是血魔族的缔造者!
拥有一座生而具之“生命祭坛”的格雷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它在浩瀚星河的代言人,是它意志的具象化展现。
格雷克,是名为阳脉源头的它,最锋利的那柄剑!
在它的领地,它衍变出来的世界天地,格雷克岂会死?
阿福迪亚,诺克斯和奎利,在场的那些血魔族的老人,之所以坚信不疑格雷克会获得最终的胜利,怕是早就知道这点。
蒙克,本是上一任血魔族族长的手足兄弟,然而一直不满格雷克,处处阻扰。
可为何,至此关键时刻,义无反顾地站在格雷克这边?
甚至有可能,在更早之前,格雷克就折服了蒙克,赢得了蒙克的忠心,后面两人的许多矛盾,不过是心照不宣的做戏罢了。
做戏,当然是给别人看,给外人看。
嗤嗤!
少年时代的格雷克,以一根指头点向自己的眉心,指头无限缩小,如鱼钩般落入那枣红色的印记。
数百束微细的电芒,从湖泊溪河飞出,融入他的指头。
格雷克脸上的痛苦之色,早已消失不见,那些可怖的血纹,也似被橡皮擦抹掉。
属于曹逸的,那一枚枣红色印记,在格雷克得此神助下,如被铁锤敲击的玉石,渐渐被砸开,被碎裂。
诺克斯和奎利,脸上已流露出笑意,他们对视一眼后,笑容就更浓了。
再然后,曹逸猖狂至极的怪笑声,就变成了凄厉的惨叫声,开始很高昂,慢慢就沉寂了。
三国大特
似乎,连叫都叫不出来了。
“还真以为我血魔族的圣地,是你们能随意进出的?”
蒙克矗立虚空,在暗红色天穹下,不作任何多余动作的,看着虞渊,虞依依和虞蛛,加上陈青凰踏天而起。
旁边,三尊他炼化的血奴,还在疯狂围剿金象古神。
重新稳住阵脚的金象古神,需要和谭峻山合力,才能堪堪挡住他血奴的攻势。
“如果说,上一任的血魔族族长,是神之宠儿。是我族的缔造之神孕育出来,去教导众生血之精妙者。那么……”
蒙克低头,以敬畏且崇拜的眼神,看向还是少年时代的格雷克,“这一代的血魔族族长,就是神之本人!”
此言一出,整个源血大陆的血魔族族人,都眼神炙热。
漫山遍野的歌颂赞美声,从所有已知的,有血魔族族人活动的地界响起,他们由衷地为格雷克感到骄傲。
格雷克,就是他们眼中的真神,是有史以来血魔族的至强族长!
……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