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言情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 ptt-第0781章休想騙我(求月票)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从长阪坡开始
曹洪刚刚斩杀两员敌军大将,如今气头正盛。
一听不远处的丑汉子竟然刚如此大言不惭,狂妄的很。
是的,他确实有一个女儿。
自己的这个女儿长得那叫一个国色天香,人见人夸。
现在竟然有人敢打她的主意,还特娘的是敌人。
曹洪当即大喊道:“那口出狂言的贼子,看我不斩了你!”
邢道荣倒是一点都不急,手里捏着斧子,暗暗蓄力,嘴上确道:
“哎,你要是真有个闺女,我老邢定饶你不死,你这个老岳父我认定了。”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曹洪更是禁不得如此激,大吼着冲了上来。
邢道荣挥舞大斧与曹洪战在一团。
远处掠阵的曹休,见叔父久久不能拿下那个丑陋汉子。
当即回忆起,是有个叫邢道荣的,号称关平麾下第一猛将。
在荆州一带很是有名,据说勇武不在吕布之下。
今日一见,虽然没有吹嘘的那般厉害,但也不是个样子货。
因为他看出来了,别看自家叔父气势如虹,但自家叔父奈何对方不得。
反倒对方不断说些扰乱心神的话,以此来加速耗尽叔父的力气。
张三爷瞧着远处争斗的两人,瞪着眼睛,压低声音道:
“大侄子,你方才是故意派人上去送死?”
“三叔父勿要乱讲话,这样会影响军心的。”
关平往一旁侧了侧,张三爷的小声说话可是与旁人的小声不一样。
“是也不是?”
关平拽着缰绳没给解释,说着缘由:“我只是预料到你的虚张声势会被曹军看破。
所以提前差遣马孟起将军前去偷袭下辩县,我们在此纠缠曹军。”
“那你为何一开始不叫邢道荣上?”
“哎,那不行,老邢是我的心腹大将,我舍不得拿去消耗一波。”
“那二人也是俺的心腹大将,你就舍得?”
关平认真的瞧了自家叔父一眼,你都对人家那样,说打两鞭子就打四鞭子的。
这心腹大将四个字你是怎么说的出口的?
“反正不是我的人,我当然舍得。”
“嘿,你小子。”
张三爷瞪着眼睛,都怎么一回事。
儿子儿子气自己,大侄子大侄子依旧是嘴上不饶人。
“对了,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三叔父应下的事要做到。”
关平扶着刀柄,瞥了他一眼。
张飞嗯了一声,自是不在言语,今天曹军来突袭,就是证明他虚张声势没有用。
媚眼全都抛给瞎子看了,被人给识破了!
至于范疆与张达二人,虽然算作他的心腹,但也不至于因为他们被送死,就跟大侄子翻脸。
张飞只是心里觉得大侄子,他不把自己麾下的人当成人看。
随随便便就派上去送死了。
关平却没有理会自家三叔的想法,爱咋咋,反正这两人给弄死了,还能当成工伤死亡。
最主要的是制住张飞总是鞭打士卒的习惯就行。
邢道荣与曹洪的对战,不落下风,甚至隐隐能够压制曹洪。
曹洪咬牙切齿,对于眼前这个放垃圾话的人,想弄死他,可就是弄不死。
心中气的很,脸色愈发的红润,咬牙切齿的想要干掉他。
铛。
又是一斧子。
“杀不掉我吧?”
邢道荣嘿嘿的笑着,手中的大斧劈的越发的沉重。
“是不是很气?”
“哎,看我大斧!”邢道荣抓住机会,一斧子劈下去。
“匹夫,勿要多言。”曹洪怒气蹭蹭往上涨,艰难的抵挡邢道荣的攻势。
可是几番下去,曹洪并不能奈他何。
反倒觉得眼前的邢道荣越发的可恶,心中暗道,莫不如诈败一番,待他追赶,再回首一刀劈了他。
曹洪打定主意后,佯装体力不支,故意卖了一个破绽,往己方阵营跑去,引诱邢道荣追击。
邢道荣见曹洪往回赶,直接调转马头,同样装作侥幸逃生的样子,往己方阵营跑,嘴里大呼着:
“少将军援我。”
曹洪颇为诧异的回过头去,见邢道荣也装诈败,遂暗暗骂了一声:无耻之极!
如此观之,关平也是一个无耻之人,否则焉能有如此麾下!
邢道荣同样回头望去,且,还想诈败赚我性命。
不晓得我家少将军的拖刀计,比你纯熟的多。
邢道荣记得少将军开山一战,便是直接砍伤了曹纯,搞得曹纯拖着病体,一直在谯郡修养,可两年就病死了。
两人连战一番,相互回归了本营。
曹休急忙接应自家叔父,开口询问道:“叔父,可是有受伤之处?”
曹洪汗如雨下,喘着粗气道:“此贼实为难缠,怕是不好对付。
本想诈他一下,赚他性命,未曾想他还想诈败,赚我性命。”
曹休一时间不好抉择,是否要继续下去。
如今张飞关平的营寨就在眼前,可是看着对方的阵型,怕是早就稳住了,不会因为乱兵冲阵就变得无形。
“老邢,此人武艺如何?”
“回少将军,此人不好杀。”邢道荣擦擦手上的汗:
“不过要是再给我一点时间,我有把握能磨死他,可是他想诈败赚我性命,我焉能上当!”
“嗯,我们今天的任务就是把他们给纠缠在这里,给马超提供攻打下辩的机会。”
关平这才笑呵呵的对着张飞道:“三叔父,方才老邢拖住了曹军的攻势,如今也该你上场干掉他们了。”
张三爷扶了扶头盔,一听派他出马,当即策马上前大吼道:“曹洪贼子,可敢与俺一战?”
就这种两军阵前叫阵的,张三爷都不用铜制喇叭震慑敌军,直接肉嗓子就能做到。
曹洪此时有些劳累,见张飞上前,摇头表示打邢道荣他就已经很难受了。
方才又被消耗了许多的气力,如今在与张飞对打,岂不是是羊入虎口!
曹休瞧着耀武扬威的张飞,暗暗摇头,人的名,树的影。
当阳桥前,伯父都被他吓得不敢追击,如今他在前面叫阵,曹休往后瞥了一眼战将,大多都没有出场应战的意思。
否则就该跟前面被叔父斩杀的两个人一样。
等等。
曹休一时间有些诧异,他不明白关平为何会派两个人出来送死?
这样做,不止会灭自家威风,长他人志气,更何况前方士卒溃败而归。
关平他到底是几个意思?
新晋娇妻:腹黑总裁,爱不够
张三爷见对面曹军阵营集体沉默,瞪着眼睛道:“尔等莫不是看不起俺!”
嘲讽技能发送后,敌军被集体沉默,连曹休不做作答。
“战又不战,退又不退,尔等待如何?”
曹休认真观察了一下对面的阵营,发现旌旗招展,营寨修建的确实是无懈可击,遂开口道:
“传我军令,缓缓撤退,若是张飞敢追击,定要叫他去陪我夏侯叔父,让他们两个翁婿团圆。”
曹休知道夏侯渊是拿张飞的夫人当亲闺女养的,谁让夏侯渊的弟弟死了呢。
“喏。”传令兵自是大声传递命令。
张飞见对面的敌军往后退,想要策马上前,却被大侄子喊道:“三叔父,穷寇莫追。”
关平骑着马低声道:“以防埋伏,我们还是要等着马孟起将军的好消息。”
“俺们这真的是疑兵?”张三爷面对大侄子的时候,还是从善如流的。
毕竟他那个类似老丈人就是这样死在关平的手中,他可不想步入后尘。
否则自家夫人那该有多伤心。
最重要是他还不想连累大哥二哥,毕竟大哥还没有当皇帝呢。
这种事,张飞就蛮横的认为,天下就该是大哥的。
“是疑兵啊,空的营寨。”张三爷瞪着豹眼道:“真没多少人?”
“三叔父,你说什么呢,营寨当中自然是有人的!”关平高声嚷嚷了一句。
听到话音,曹休勒住缰绳,一时间不好判断关平的话是真是假?
曹洪见侄儿勒住缰绳,遂开口道:
“文烈,关平那小子素来诡计多端,勿要忘了在荆州的时候,我们可是被他诓骗过,他现在说的兴许就是真话!”
曹洪说完之后心中颇为恼怒,因为他想起了自己丢脸的时候。
就关平用母马诓骗了他许多战马,那个时候当真是让他激愤于胸,气愤难平。
每每想起来,自己都会感到一股羞辱感。
现在关平故意高声透露,就是想要让己方趁机攻打营寨。
曹休点点头,若是张飞大大咧咧也就罢了,偏偏关平还配合他演戏。
一定有问题!
对,他就是为了麻痹自己。
曹休突然明白过来了,为何开始派遣两员大将送死。
就这两个人的身手,怎么可能会成为军中大将?
关平是想要把自己留在这里,攻打营寨,进而待到己方疲惫之后,他再进行反击。
他好阴呢!
辛亏老子上过当了,这次绝不会在上当了。
“叔父,你都说关平诡计多端,焉能判断真假,莫不如我们佯装撤军。
在半路上埋伏他,若是他敢跟来,我们就顺势打他一次。
若是他不敢跟来,我们晚上再来偷袭营寨。”
信息太少,曹休无法从关平的话语当中分辨出来真假,你怎么知道他哪句是真,哪一句是假的?
还是得从关平的具体行动上,来判断他的真假话。
灭了关平这伙贼兵,不仅可以让粮道无忧,也可以极大的振奋己方的士气。
若是己方败了,那对于张鲁刘备而言,定然会大笑三声,断了己方的后路。
张三爷见关平如此言语,知道自己的声音有些大了。
遂冷漠的注视着对面的曹军退去,小声道:“可否要向当阳桥前时一样,顺势追击几步?”
关平摇摇头,过犹不及,现在双方心理博弈,就看谁沉得住气。
反正自己空口白牙说的话,也没指望曹休能够相信。
总归他敢回来,大家不过是陷入一场苦战罢了。
没什么大不了的。
“张苞,替你父亲给那两个人收尸,好好安葬。”关平吩咐了一句。
“喏。”
张苞算是想明白了,大哥这样做的目的,一个是为了迷惑曹军。
另一个就是为父亲的安全着想。
这两人算是父亲的心腹,可是他们两个经常被父亲鞭打,再加上和大哥的赌约。
张苞听大伯父劝过自家老爹,莫要鞭打过后,还要把他们视为心腹,放在身边。
否则一旦有人受不了,父亲必会遭到这些人报复。
大哥此举是防范于未然,又让我安葬他们两个,是为了给父亲找回一些恩情。
吴兰进入中军大帐,单膝跪地向关平请罪,即使有所准备,但士卒仍旧是损失惨重。
曹军实在是太猛了,久疏战阵的蜀中士卒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
还没等吴兰上场表演迷惑曹休,己方便如同摧古拉朽一般,被打的仓皇逃命。
对此,关平也没啥可说的。
要蜀中士卒真的难缠,也不会被张鲁揍的胜少败多。
此次取汉中之战,还需全都得靠着入川的荆州士卒老底子。
以后若是想要调动蜀中士卒出战,还需要好好演戏练兵一阵方可。
诸葛军师第一次北伐失败后,也发现了蜀中士卒不禁打的问题。
那个时候更惨,老底子都被打光了,只能依靠这些久疏战阵的士卒。
关平倒是没摆架子,毕竟人家妹妹可是自己的正房大伯母。
他扶起吴兰,拍了拍他的甲衣道:“蜀中士卒缺乏训练,我有心理准备的,更何况还是我让你许败不许胜的。”
“少将军,那么多人。”吴兰有些羞愤难当,他真没想到麾下士卒会如此的烂。
连曹军的一个冲锋都抵挡不住,溃散而逃。
真是货比货得扔。
吴兰还想着要靠此次翻身,一定要打出他吴家的威风来。
免得有人说他吴家是靠着女人上位的。
“这是我的责任。”身为主帅,关平自是有揽责任的思想:
“主要是曹操这次来的太迅速了,我等刚刚剿灭七夷王的叛乱,无暇顾及训练士卒的事情。”
关平只是没想到没经过己方训练的蜀中士卒,战斗力会如此之差,连逃跑的技能都不能熟练掌握。
这一点,还真不如汉中张鲁麾下的士卒呢。
毕竟关平与杨昂率领的士卒一同并肩作战过,对他们的战斗力也有一定的了解。
怨不得刘璋打不过张鲁,两人麾下士卒的战斗力都不在同一条线上。
听完关平的话,吴兰恨不得当即自刎谢罪,人家连骂都不愿意骂自己。
我这脸可真没处放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