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道長去哪了 八寶飯-第四十九章 大梵天分享


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道长去哪了
魔礼海不愧是久负盛名的仙神,不知走过多少回通往金仙的大道,虽然走的大多都是弯路,或者走过正路却没走通——比如无量道兵术,但见识相当广博,对神识演化世界的理解也非常深入,有他加入酆都世界,顾佐的收获极大。
顾佐问道:“如你所说,搜灵诀及所含的无量道兵术是证就金仙的大道玄功,那这门功法究竟是创于谁人之手?”
我的王子是恶魔 翼·天
魔礼海道:“我从田谷十老的神识碎片中获得此法,这应当便是田谷十老共创神识世界的基础,田谷十老传承于楼观,追溯起来算是老君一脉,按理,应当是太清大天尊所传。但据我所知,除他们之外,太清一脉并无人修行此法,故此这就不好说了。当然也不一定,毕竟这门功法讲究的是一界只修一人,若是修行此法的两人相遇,便可能会如同我一样,止步不前。”
顾佐点头,又问:“你知道王恒翊么?”
魔礼海仔细思索良久,摇头:“没听说过,这是谁?”
顾佐道:“是传我搜灵诀的道长。”
魔礼海道:“是星君的老师?按说如此人物,名头应当响彻诸天万界才是……”
顾佐默然片刻,道:“他没让我拜师,当年我只是他救回来的一个道童。”
魔礼海道:“那就是化名了。这却无妨,这般高人,绝不超过百数,慢慢寻找便是,总能见到。”
按照魔礼海的劝谏,顾佐立刻将五千余最近两年东唐修行搜灵诀的炼气士纳入洞府世界,洞府世界的人口立刻爆增至一万三千八百余。
正想继续探讨如何完善天界时,香集佛国世界一阵晃动,投影镜像消散,天都阵也被震散,顾佐回到了四天王殿前。
长达半年的生死劫战终于结束了,这是外面感应到了魔礼海神死之故。
顾佐起身,眼前是拥挤的佛门高僧,唐僧师徒离得最近,将他围在当中。
唐僧合十:“恭贺顾星君成就真仙帝君之境。”
猴子挠腮道:“你还真把魔礼海杀了?”
猪八戒道:“怎么杀的?说来听听?哈哈!”
顾佐问:“长老这一劫,算是过了么?”
唐僧道:“第五十劫已过,多谢星君。”
猴子道:“星君小心些,有人想寻你报仇。”
顾佐当然看见了远处站着的魔礼青三兄弟,个个眼圈通红,死死瞪着自己。于是道:“好啊,那就再来一场。我还有个难处要过,要和他们三个打,还是神魂俱灭!”
唐僧摇头:“佛祖曾言,事不过三,不会让你们约战。再者就算是劫,也是你自己的劫,与我师徒和佛祖无关了。”
顾佐问:“那接下来怎么办?佛祖打算如何处置我?”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唐僧道:“在你身上连应两劫,且你又于须弥天道行大进,佛祖说,星君与我佛门有缘,希望星君能留在须弥天,先受罗汉,待将来佛法大成时,开佛国世界,就菩萨果位,得金仙之寿。菩萨尊号都给你预留了,可称无量灵石菩萨,佛祖说,听此尊号,星君便当知晓我须弥天的诚意。”
顾佐怔了怔,他的确感受到了佛祖的诚意,但越是如此,心里就越是惶恐:“佛祖是真要留我当菩萨?还是想看看将来还有没有机会在我身上开劫?”
唐僧道:“佛祖言出法随,既然说了事不过三,当然不是为劫。”
顾佐摇头:“抱歉了,一大家子都等着我回去呢,委实放不下。”
猪八戒在旁大笑:“这有什么放不下?星君难道不知,阿难是佛祖之弟,罗侯罗是佛祖之子,佛祖之妻为光相如来?一起来就是了……”
唐僧斥道:“八戒,休得胡言乱语,这是两回事!”
顾佐懒得找借口了,他知道自己借口找得越多,人家“点化”的突破口也就越多,索性什么都不解释,只是不做这个罗汉。
不久,佛祖自殿中传来旨意,着奎宿星君留学须弥天,法驾暂居色界初禅天之第三天,长住梵王宫,由大梵天负责引教。
法旨宣毕,佛祖离开了四天王殿,众菩萨、罗汉、诸天、伽蓝尽皆拜倒恭送。
唐僧师徒向顾佐告别,他们离开须弥天后,又将各归本位,唐僧回南土大唐继续译经,猴子回花果山发呆,猪八戒回高老庄当他的快婿,沙僧回流沙河接着摸鱼,白龙马则回鹰愁涧坐困。
总之都要接着熬,继续苦等下一次劫难的到来,也许是三、五年,也许是七、八年甚至十多年。
虽然顾佐自己不愿意也不承认,但佛祖已经降了法旨,为他预定了菩萨果位,须弥天对待他的礼节还是极尽周详的。有大梵天亲自引路,虚空藏菩萨相送,又有阿难和迦叶护持,顾佐骑上了白象,在天女飘洒的花瓣雨下,向着须弥山更高处大雷音寺而去。
前方是僧侣团吹响的法螺,后队有钟磬齐呜,顾佐骑在白象上哭笑不得,就这么踏进了大雷音寺。
大雷音寺是须弥天通往内部诸天的方便之门,由此进入色界初禅天之第三天,便是大梵天的地盘。
进去之后,顾佐看见一座黄金之城,金碧辉煌的宫殿、金光闪闪的寺庙,铺满金砖的街道,在蔚蓝的天空下熠熠生辉。
大梵天骑上孔雀,守持莲花、数珠,与顾佐并肩而行,街道两旁是载歌载舞的信众、俯首叩拜的官员。
顾佐有理由怀疑,这是佛门“点化”的手段,心下不喜,指着远处一片贫民窟道:“未曾想,在须弥天也有穷苦的贫民,和这边的昌盛对照鲜明。”
大梵天答:“此为娑婆世界,五浊忍土,自当有众生苦难,各种悲欢离合,不愿出离。我等应才施教,点化迷萌,才能感化无量数人求皈受戒,改恶修善,得大解脱,乃至了悟无上菩提,由此去往西方极乐净土。”
这就是你有你的逻辑、我有我的想法,各自说不到一起去,顾佐也懒得辩论,权当云烟幻影,跟着大梵天来到一片澄碧的湖水边。
这里是圣湖普须卡,湖边矗立着一座高大的王宫,主殿顶上树立着巨大的佛像,有四面、八耳、八臂、八手,持令旗、佛经、法螺、明轮、权仗、水壶、念珠、接胸手印,望而生畏。
大梵天微笑道:“这是佛祖许给我的佛位,只要尊者愿意,便可如我一般。”
当日,“尊者”顾佐入梵王宫暂居。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