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夢迴大明春討論-667【我是大明藩王?】看書


夢迴大明春
小說推薦夢迴大明春梦回大明春
“我没罪,我是虔诚的天主教徒,你们一定是哪里搞错了……啊!”
里斯本,宗教裁判所外,里三层外三层正在围观人肉烧烤。
一个中年男子被绑在行刑柱上,烈火渐渐将他包围,随即发出凄厉的惨叫。火焰燃烧越旺盛,他的叫声越惨烈,围观群众也就越兴奋。
大明使团抵达欧洲的两个月前,葡萄牙正式设立宗教裁判所,并组建耶稣会的分会(总部在巴黎,刚创立不久)。
葡萄牙的宗教裁判所,主要针对两种人,即异端和异教徒。
异端,就是思想出了问题的人,比如相信地球围着太阳转。
异教徒,在这个时期的葡萄牙,特指隐匿起来的犹太教徒。当身处不利环境时,犹太人将选择隐匿教会,这也是犹太人的生存法则之一,葡萄牙国王想把犹太人全揪出来!
基督教的教义不允许放贷,因此欧洲各国的犹太人,往往成为国王的钱袋子,缺钱时就找犹太商人贷款。但葡萄牙抢走了奥斯曼的东方商路,国王和贵族暂时不缺钱花,因此一直在找犹太人的麻烦,恨不得将这些吸血鬼全部杀绝。
国王若奥三世,王后卡特琳娜,非常虔诚的观看完火刑全过程。
卡特琳娜一直捂着嘴巴,有时还捂一下眼睛,以此来展现自己的仁慈。但她毕竟是虔诚的天主教徒,对异端极为痛恨,因此难免露出些兴奋之色。
若奥三世则全程兴奋,他虔诚到无以复加。
大唐枭龙传
历史上,葡萄牙在这位国王手中,国力达到了最巅峰,对思想的压制同样达到最巅峰。文艺复兴戛然而止,别说什么日心说,就连信奉人文主义,在葡萄牙都将被判为异端。
顺便一提,印度人大量信仰天主教,也是从若奥三世执政时期开始的。由于高种姓不愿接受洗礼,这货就命令传教士,大量吸收印度低种姓,甚至是吸收贱民入教,最后干脆把宗教裁判所开到印度。
“陛下,战舰……好多战舰!”
一位大臣惊慌跑来报告。
若奥三世问道:“哪国的战舰?”
那位大臣说:“是中国的舰队。我们的舰队在巡航时,发现了一支由数百条船组成的船队,主力舰就好像是飘浮在海上的城堡。通过交涉,对方宣称是中国舰队,最迟下午就能抵达里斯本!”
嫡 女 歸來
若奥三世的脸色阴晴不定,他喜欢中国的奢侈品,却不喜欢中国的舰队。
当年,葡萄牙占领马六甲,每年都能运回大量财货,那种情况简直可说是日进斗金。该死的中国海军,打败了葡印舰队,不但占领马六甲,甚至把手伸到印度,导致葡萄牙的财政收入直线下降。
若奥三世问道:“对方的主力舰到底有多大,难道比‘圣卡特琳娜号’还大吗?”
“西奈山的圣卡特琳娜号”,是葡萄牙最强大的战舰,排水量超过1000吨,长度达到了40米以上。
大臣回答道:“比圣卡特琳娜号还大,而且要大得多,一眼就能看出来。”
对于这个答案,若奥三世并不吃惊,葡印总督早就汇报过了。他又问:“中国船队应该不是来打仗的吧,我们沿途的殖民地都没受到攻击。”
大臣回答说:“对方宣称是中国的使节船队,其中还掺杂着大量商船,应该运来了许多丝绸和瓷器。”
“丝绸和瓷器?”
若奥三世连忙惊呼:“快把中国船队迎来里斯本,不要让他们去别的港口停靠,这些奢侈品一定不能落到别国手中!”
于是乎,葡萄牙舰队亲自开道护送,引领大明船队直奔里斯本。任何想要靠近的欧洲船只,都将面临葡萄牙舰队的无情炮火,葡萄牙想一直独占中国贸易。
当天下午,葡萄牙国王、王后、王子、贵族、大臣,带着臣民在码头等待良久。
“哗!”
“上帝!”
“我看到了什么?简直难以置信!”
码头上的葡萄牙人,瞬间轰动鼓噪起来。甚至有人爬到卸货的滑轮木架上,摘下帽子朝着大明船队疯狂挥舞,那疯狂劲儿简直就像在过年一样。
“砰砰砰砰……”
港口响起十二门礼炮,这是最高规格的待遇。
王崇已经知晓这种欧洲传统,他也命令船队鸣放礼炮,同时鄙视说:“以炮为礼,蛮夷之国耳。”
大明船队始终保持着阵型,以防备任何国家的突然攻击。
封舟和商船陆续驶入港口,其余战舰还在港口之外逡巡。说得直白一些,大明战舰直接把里斯本给封锁了,就连葡萄牙本国的舰队都无法进港。
若奥三世得到情报,脸色非常难看,中国人简直骑在他头上拉屎。
但是,若奥三世只能隐忍,进港的那艘封舟大宝船太过恐怖。
封舟之上,首先下来一队火枪兵,列阵警戒完毕,大明官员终于陆陆续续现身。
王崇是持节主使,朱英是监军副使,还有一位行人充当副使。这位行人副使的工作,只是全程记录访问经过,正使的一言一行都要被记录下来。
朱英是大明六都督之一,其身为海军左都督,常年在京城养老,这次总算捞到一个差事。
另外,同样在京城养老的海军右都督满正、宁搏涛,这次也一并跟过来了。他们两个不用下船,会一直留在船上,时刻准备着指挥战斗。
若奥三世带领贵族大臣迎上去,施礼道:“热烈欢迎中国船队访问葡萄牙!”
文艺天王 我是壹阵风
王崇在船上也不是啥事儿没干,几个月时间全在学外语,并且恶补欧洲各种知识。他用流利的葡萄牙语回答:“大明使节王崇,见过葡萄牙国王阁下,请收下大明皇帝的国礼。”
一个太监捧来礼盒,拉开一半盒盖呈上。
若奥三世只瞧了一眼,便仿佛被吸走了灵魂,就连呼吸都变得沉重起来。
这是一个“仿钧”瓷瓶,钧窑在明代已经没落,但景德镇、金华、宜兴和石湾窑,却兴起了大量模仿钧窑的瓷器。眼下这件,便是景德镇的仿钧瓷,整个瓷瓶犹如天空,青中寓白,白里泛蓝,不似人工打造,反而浑然天成,好像神明截取一片蓝天做成瓶子。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欧洲人哪见过如此神物?
只这一瞬间,若奥三世心里的不满,就被这瓶子搞得烟消云散。有了这只瓷瓶,若奥三世将名声大振,成为欧洲所有君主当中最靓的崽!
见若奥三世浑身都在颤抖,王后、贵族和大臣们,顿时好奇的凑过脑袋。
这个场面,被葡萄牙一位画家重现,作品名叫《中国皇帝的礼物》。整副油画没有瓷瓶,却是国王捧着盒子,王后侧身斜眼偷看,贵族和大臣们探头探脑。国王身后的两人,一人的下巴已经压到国王肩膀,一人踮起脚尖眼睛都快凸出来。
王崇微笑着提醒:“国王阁下,国王阁下……”
“啊!”
若奥三世终于回过神来,满脸笑容道:“中国使者请入城。”
当天晚上,若奥三世举行宴会款待,在认识一番使节团官员之后,又旁敲侧击大明船队带来了多少商品。
葡萄牙商贾则陷入疯狂,成群结队聚在港口,想要跟大明商贾做交易。旁边的西班牙商人,也很快得到消息,驾船跑来被拦在港口之外。
次日,王崇拿出圣旨和金印,又拿出葡印总督签署的协议。
若奥三世一脸懵逼,看完之后直接傻掉了。他在家里过得好好的,没事烧几个异端打发时间,咋就突然变成了中国的藩属国王?
“这一定有什么误会。”若奥三世连忙说。
王崇问道:“难道国王对此不知情?”
若奥三世说:“我当然不知道啊。”
王崇顿时愤怒起来:“看来是贵国的印度总督在搞鬼,那么之前签署的一切协定作废。我立刻率领船队返航,去攻打那混账总督,今后中国直接跟奥斯曼帝国交易!”
“不能这样!”若奥三世连忙阻止。
以前的东西方贸易,是被奥斯曼帝国掌控的,再从陆路运到地中海沿岸,卖给威尼斯商人销往欧洲。
威尼斯商人为啥名声奇臭无比?
就因为这些家伙心黑,他们只在地中海做二道贩子而已,售价却能直接提高十倍。
而葡萄牙控制航道之后,减少了奥斯曼、威尼斯两个中间商。他们的终端零售价更便宜,却依旧能赚到几十倍的利润。如果大明直接跟奥斯曼交易,那将回到以前的老路,等于要把葡萄牙给逼死!
王崇说道:“既然协定无效,那就靠战舰和火炮说话。难道国王阁下,想将我扣留在此不成?我的随从,三天回船上报信一次。如果超过三天,大明战舰无法收到我传回的消息,那么舰队立即返航前往印度作战!”
若奥三世心里慌得一逼,却强自镇定道:“使者先生,我想召集大臣商议一下。”
王崇笑道:“当然可以。”
葡萄牙不敢跟中国开战,因为他们没钱打仗了。
葡萄牙在开拓东方航道之前,在北非建立了大量殖民地。这些年摩尔人兴起,一直在北非跟葡萄牙打仗,葡萄牙在北非的军费开支,远远超过其在北非的收益。
历史上,再过几年时间,葡萄牙的财政就撑不住了,几乎放弃北非所有殖民地,只保留最初建立的四个殖民要塞。
这个时空就更惨,贸易收入因大明而锐减,北非战争搞得葡萄牙财政枯竭。
连摩尔人都打不过,还敢跟大明开战?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