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光怪陸離偵探社 起點-二百八十四.故事也終將落幕


光怪陸離偵探社
小說推薦光怪陸離偵探社光怪陆离侦探社
海维琼纳尔镇。
这座因寂静之时荒废的小镇近日因寂静之时再次变得热闹,不是因为一里外的河道。
为了开拓和观察河道,人们聚集在这座离寂静之时不算太近,也不算太远的小镇。
这些只是暂时的。
天云帝尊 鱼落竹林
随讨伐再次以失败告终,驱魔人组织暂没想到更好的主意解决第三灾祸,人们要退回到沿海。
除了前来探望的家属和商队送来物资,小镇几乎看不到陌生面孔。
所以临近傍晚,衣服上到处是褶皱和灰尘的陆离出现在小镇里时,引来许多人的注目。
保护人们的驱魔人最先靠近,用感知闹钟确认陆离不是怪异后褪去警惕,在得知陆离身份后变得热情,又在得知陆离目的后变得尊敬。
他们热情款待陆离,为他准备食物和药品。
陆离拒绝他们的善意,因为商人十几分钟后到来,带着干净衣物食物药品弹药,还有四把新的通灵枪。
陆离卸开枪膛,向里装填子弹。
“少女之影的消息呢。”
“它没再出现。”
咔嚓——
合拢枪膛,陆离抬眸问商人:“她上一次出现是什么时间。”
“7个小时前,受害者是一位法官。”
喀嚓——
“其他地方有她的消息吗。”
“没有。”
为四把通灵枪装填好弹药,等到商人离开,陆离找楼下平民要来一盆清水,脱去衣物,擦拭去身上海水干涸蒸发后留下的盐壳。
咚咚咚——
门外响起敲门声,还有许多杂乱脚步声。
陆离将毛巾放入水盆,毛巾沉进盆底中,拿起床尾叠上的衬衫,伸展手臂穿上,系着扣子走到门边,打开房门。
人们聚集在门后,站在最前面的是被母亲扶着肩膀的麻花辫女孩,她只有八九岁,高高举起手里稻草扎成的小猫。
“除魔人先生,这个给你。”
“这是什么。”陆离说。
“您的目的很难隐瞒。”站在旁边的驱魔人无奈地说:“他们知道您是为了帮助人们解决第三灾祸,都想来见你……还有祝福你。”
“它会保护你不被怪物袭击。”女孩声音清脆地说。
陆离在人们脸上扫过,他们带着真挚地祝福与尊敬……和一抹悲伤。
“这片土地的习俗,孩子扎的稻草娃娃有祝福和保护的寓意。”驱魔人说。
陆离接过,将它和稻草娃娃放在一起。
“谢谢。”
高兴的孩子和欣慰的人们离开门口,陆离关上房门,穿上大衣,套上通灵枪,披上斗篷
一切准备完毕,陆离推门走下楼。
“除魔人先生您要去哪?”
准备晚饭的妇人惊愕问道,厨房里飘出的阵阵香气说明她在准备一顿美味的晚餐。
“出发。”
繞 樑 三 日
“可天快黑了……”她手里还拿着汤勺。
“一些危险伴随着我,那可能为你们带来麻烦。”陆离说。
妇人不敢做主,呼唤住在另外房间的驱魔人。
“除魔人先生要现在出发……他说留下会带来麻烦。”她焦急的叙述道。
“多大的麻烦。”驱魔人皱眉询问陆离。
“一名新出现的恶灵。”
“它是无解的吗?”
“破解仪式的方式还不够清晰。”陆离说,将安娜的仪式告诉驱魔人,还有可能的破解仪式方式:“暂时让影子消失或许能避开仪式,比如藏进黑暗。”
驱魔人思考了片刻,问道:“没有其他办法吗?”
办法的确有,比如让陆离离镇民足够远。
但是这座镇子不够大。
驱魔人只好叹息着将陆离送到门旁。
陆离打开房门,将要迈步走出时,厨房里忽然传出烹锅落地闷响和杂乱脚步。
他倏然回头,看到妇人出现在厨房门边,狂热地冲自己高喊:“我找到了办法!”
喊声中她犹如靠近火源的蜡烛,融化流淌,融入地板漆黑如墨的少女影子。
安娜来了……
冷意涌上身躯,陆离下意识握紧油灯,没有光亮泛起,才想起“灯塔”遗失在河水里。
“躲进黑暗里。”
陆离提示发呆的驱魔人,跑出房屋冲上街道。
与此同时,身后房门前传来驱魔人的狂热喊声:“让你摆脱降神之绳仪式的办法!”
陆离沉默不语,往小镇外跑去。
街道上一无所知的民众们好奇望来,无人留意一道优雅迈步的少女影子突兀出现在街巷里,走入他们的影子。
捧着木柴的男人冲陆离大喊:“降神之绳的确死去……”
二楼窗户破碎,脸上镶嵌满玻璃碎片的男人朝下大喊:“但它的力量被夺走了……”
抱着孩子的妇人丢下恐惧哭泣的男孩:“是那些信仰漩涡的教徒……”
孩子止住哭泣,爬起来尖叫:“漩涡里的邪神……”
结伴而行的两位同伴朝陆离走来:“用那份力量诅咒了你……”
逃跑的男人身形戛然而止,转过身体:“它欲将你转为眷属……”
高举感应闹钟的驱魔人丢弃闹钟:“等你杀死第三灾祸……”
二楼的人影纵身跃下,带着尖叫砸落在地面:“将带着荣光,归于信仰……”
街巷里冲出人影:“破除诅咒的唯一方式就是……”
老妪扒在窗边,厉声尖叫:“死去!”
小镇出口就在前方,大片荒野在陆离眼中浮现——还有一位站在道路中央,手里捧着稻草猫,眼眶继续泪水的小女孩。
“我的爱人,我在前面等你。”
女孩的清澈眼眸如同拉花流淌,嘴唇融化露出丑陋的牙床,又被滑落的眼珠覆盖,最终融化坍塌进少女的影子。
安娜的影子优雅走来,站在驻足的陆离身前。
看见孤独的自己
混乱正在身后小镇中扩散。而影子轻轻张开手臂,揽向陆离,仿佛看不见的身影拥抱着他。
一阵微风吹拂,带起衣摆发梢,吹散了地面的影子。
……
怪异之雾在黑夜如约而至。
海维琼纳尔镇北方十里处,一块避风的巨岩后,怪异之雾绕开岩石前的一小片范围。
或者说,它们包围了岩石前的一小片范围。
一道人影背靠着温暖岩石,点燃的营火舔舐着他的脸庞。
低语着一个名字。
“安娜……”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