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言情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笔趣-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 小白臉就可以爲所欲爲嗎 (第一更)讀書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嗯,房子我们之前就已经看好了一套面积不大的二手房,不过我女朋友家里觉得房子太小了,不同意。”
电话那头,覃小天好像有些不好意思,但又有种不说出来心里会不舒服的感觉,他接着说道,
“我女朋友她爸说,他就这么一个女儿,怎么能让她吃苦受罪?所以得买一套稍微大一点的房子,钱不够的话,由他们家来出,等结了婚以后,再给我买一辆车,要不然他女儿大着肚子挤公交挤地铁,一点也不方便……”
向南:“……”
我艹!我怎么感觉你这小子是在赤果果地炫耀啊?
人家辛辛苦苦养了二十多年的白菜,你一分钱不花地白拱了不说,人家还得倒贴你一套房,外加一辆车?
小白脸就可以这么为所欲为吗?
向南还没有想好说什么,覃小天又语气真诚地说道:“老师,我打电话来是谢谢你的。”
“谢我干什么?我又没帮上你什么忙。”
“我女朋友她爸平时也是看报纸看新闻的,他对你很熟悉,听说我是你的学生,又在你的公司里上班,态度一下子就缓和了不少。”
话筒里,覃小天的声音里满是庆幸和感激,他说道,“后来,在说到房子的事情后,他听说你愿意借钱给我付首付款,他就更吃惊了,感慨一番后又对我说,在社会上碰到一个好老师好老板不容易,我是走了好运了,还让我以后好好地给你干,跟着你早晚会出头的。”
向南笑了一下,说道:“跟着我早晚会出头?那也得你自己有那个本事才行,你要是一滩烂泥扶不上墙,别人再怎么帮你都是白费劲。”
覃小天说道:“老师,你放心,等我回去我就努力锻炼古陶瓷修复技艺,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行了行了,别在这儿立flag了,小心自己打自己的脸,我都替你觉得肉疼。”
向南打断了他的话,说道,“你要没事,就好好陪你女朋友吧,以后的事等以后再说。”
两个人又聊了几句,向南就结束了和覃小天的通话。
挂断了电话之后,向南又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来把门打开,将肩上的背包扔在一旁的沙发上,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了,就钻进了修复室里,继续坐在缂丝织机前,一脸专注地开始缂织起那幅《秋林群鹿图》来。
……
国庆假期结束得悄无声息,就好像楼下公园里的那些阔叶树一样,一整天春夏都是枝繁叶茂、绿树成荫,似乎就在一转眼之间,就黄了叶子,一阵风吹来,“簌簌”地从枝头上飘落了下来,落了一地的枯黄。
这一段时间里,向南除了白天在公司里偶尔和许弋澄聊聊公司的事务,或者处理一些突发情况之外,剩下的就是修复一下客户送上门来的残损文物,下午回到家之后,则大多都是在忙碌着这幅《秋林群鹿图》的缂织工作。
公司里还有一件事值得一说,那就是覃小天已经确定了婚期,元旦那天会在魔都这边举办酒席。
这一消息实在太忽然了,以至于大多数人听到后都以为是假的。
这也不怪他们不敢相信,主要是覃小天这小子保密工作做得太好,在这之前都没人知道他有女朋友,甚至连向南在这之前都没有听到过任何消息,等知道的时候,人家女朋友都已经怀孕三个月了。
这消息传出来后,最难过的要数王民琦了,他自以为是覃小天的好兄弟,结果这好兄弟要结婚了,他居然跟其他人一样,什么消息都没听到过。
小偷恋缘 一醒来
这让他心里有一种深深的挫败感,觉得自己做人很失败。
不过很快他就摆脱了这种情绪,决定等覃小天结婚办酒席的那天,怂恿其他人一起把他给灌翻,反正他老婆已经怀孕了,又不能洞房对不对?那就好好“惩罚”他一下,谁让他不当人的?
公司里因为这件事欢乐了好几天,向南也没太在意,这几天时间,他已经将那幅《秋林群鹿图》缂织完毕了,随时都可以前往米国。
香港黑夜
而闫君豪那边也已经完成了地下收藏室的规划设计调整工作,开始着手安排闫氏集团底下的一个建筑公司来全权负责改造,这些事他自然不用待在魔都守着,有老管家龙伯稍微盯着一点就行了。
给自家老板改造地下收藏室,这些人哪里还敢不用心?
因此,闫君豪和向南打了个电话沟通商量了一下,决定第二天就从魔都这边直接坐飞机前往米国哥谭市。
重生之仙临天下 莫竺轩
临行前,向南又在公司里和许弋澄交代了一番,公司里的事情实际上不用他太操心,有许弋澄在这边就好,主要是之前跟加利特说好的华夏残损文物收购方面的事情,还需要许弋澄多盯着一点。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前段时间,加利特打来电话说,第一批200件华夏残损文物已经通过货运公司往魔都这里发过来了。
这些华夏残损文物毕竟不是普通货物,入关手续还是有点复杂,因此等到了之后,还是需要辛苦许弋澄去办理一下。
等公司里的各项工作都交代完毕之后,向南想了想,又对许弋澄说道:
萌妻已昏:大叔别越界 蔓越莓西柚
“对了,这次朱熙还是要跟我一起去,因为这次去米国那边,主要还是联系那些收藏家,看看能不能收购一批华夏残损文物,这件事我打算以后都交给朱熙来搞定,所以要带着他去跟那些收藏家们接触一下。”
许弋澄一听,一下子张大了嘴巴,一脸惊讶的样子说道:“那,那文物修复老专家的讲座呢?还是交给我一个人来负责?老大,你这是不是太残忍了点?”
“怎么会是你一个人?行政部里不是还有好几个同事吗?”
向南瞥了他一眼,说道,“再说,这次的老专家讲座的场地就设在文物修复培训学院里,齐老爷子和学院里的那些行政人员都归你调配,人员可比咱们第一次搞老专家讲座要多多了。”
他抬起手拍了拍许弋澄的肩膀,鼓励道,“少一个朱熙不算什么,我相信你能搞定的!”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