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第437章:不見得吧相伴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最強熊孩子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长安城,郑府内。
“废物,饭桶!”
“这么点小事儿都干不好,要他们作甚?”
听说麻德义竟被高至行斩杀,郑佳吉被气得哇哇大叫。
旁边负责给这家伙传话的家丁都被吓傻了眼了。
他赶忙提醒道:“公子,小心隔墙有耳啊,若是这事儿被旁人知道,可就出大事儿了呀……”
“出大事儿又怎样?”
郑佳吉此刻是完全不管不顾的模样。
“我就是要告诉全天下,我郑佳吉与他李承乾不共戴天!”
也就在他叫嚷的时候。
忽而从外面跑进来了一个仆从:“公子,外面有人找。”
“是谁?”
郑佳吉看了眼那仆从,问道:“他可有说因何事找我?”
仆从道:“只说让您亲自去见。”
闻言,郑佳吉微微一愣。
虽说郑家并非是王孙贵胄,但却也是个高门大户。
来他家,并让他亲自出去见面的人,怕是放眼整个长安城都没几个。
不过既然对方能说出这话来,就肯定是有那个让他出门去见的把握。
故而郑佳吉也没有多言,直迈步跟着那仆从来到了正厅。
正厅内,那个李公公早已在等候。
见他来了,郑佳吉亦是满脸惶恐。
他赶忙迈步上前道:“小李公公,您……”
还没等他说完话,李公公便挥了挥手道:“行了,我来可不是跟你说废话的。”
“你这次的所作所为,咱家主子可是非常不满的。”
“不过,咱家主子也愿意帮你第二次……”
煉丹 小說
说着,李公公慢悠悠的从口袋里摸出来一封信纸递给了郑佳吉。
“看完了,记得烧掉。”
“别怪我没提醒你,这次可别再出差错了。”
说完,他也没再给郑佳吉说话的机会,直接迈步而走。
郑佳吉端着书信满面惶恐。
说真的,他的确是有些害怕那个人。
虽说,他与李承乾同出一脉,但两人身上的气质相差实在是太多了。
对他来说,李承乾更像一只猛虎,虽威猛高大,但却在明处,不是不能对付。
而那家伙则宛如一条毒蛇,在暗处吐着信子,似是被其咬上一口就会当场毙命。
当看完了书信上的内容后。
他也不敢怠慢,赶忙将那书信丢进烛台点燃。
待到烧成了灰烬后,他才赶忙按照书信上的内容去安排。
……
北漠前线。
因高至行的成功牵制。
李承乾率领十万军兵在室韦境内一路势如破竹,接连攻破室韦三部。
如今只有北室韦与大室韦还在负隅顽抗。
荒岛求生日记
不过任谁也都能看出来,在大唐的兵锋所指之下,他们的覆灭早已是时间问题了。
而李承乾在接下来也即将开始指挥起大军,准备一举击溃其余两部。
李听雪的意思是,直接大军压上,用人海战术的蛮横姿态将室韦横扫。
而李承乾则与她的想法相左。
李承乾道:“人海战术虽看上去霸道,但实则乃是下下之策,不是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是绝对不能用的。”
“啊?”
李听雪满脸莫名其妙:“现在我们还不能算是占据绝对优势吗?”
“当然不能算了。”
李承乾指着面前的沙盘道:“我军一路远行而来,又历经大小战役数十次,将士们虽没有表露,但实则已经极其疲惫了。”
“反观大室韦与北室韦两部,他们虽最多也就三五万人的样子,但他们却一直都是以逸待劳,甚至从未出战。”
“若让我军直接与对方对上,不说会击败我军,却也能让我军付出重大伤亡。”
李承乾抬头看向李听雪道:“姐,咱们可不是灭了室韦就没事儿做了,后面可还有个靺鞨呢,靺鞨打完了还有个高句丽呢。”
“若是此战,就直接将所有兄弟的命都压上去,日后的仗就没法打了呀。”
“况且,战争不是下棋,将士们也不是棋盘上的棋子,他们都是有自己的家庭的,生命也不比我们轻贱。”
“所以,不论如何,也要尽可能的保护将士们的生命才行……”
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自打这货从南室韦回来了之后,这话就开始变得多了起来。
以至于让李听雪都有些难以忍受了。
“行了行了,你也别跟我说这些没有用的了。”
李听雪皱着眉头道:“你就告诉我,接下来怎么打,我去就是了。”
见她那模样,李承乾嘿嘿一笑;“姐,别着急么,接下来打仗耍威风的事儿有的是,不差这一时。”
“现在我军的天火雷等物已经用的差不多了,甚至连箭矢都快用光了。”
“如此一来,我军只能先采取闭守休整的策略。”
“待后续的装备物资运到了,咱们才能向这两部发动进攻。”
听闻这番话,李听雪点了点头。
“话说姐,你到底有没有通知吴世冲?”
超級 基因 優化 液
“当然通知了。”
李承乾看着李听雪,问道:“既然通知了,那为什么后勤的装备物资这么久还没送到?”
“这……”
“我其实也在奇怪。”
“按理来说,运输路线畅通无阻,绝不会有人偷袭我军后勤补给线。”
“况且,粮草等物都畅通无阻的送到了,这些装备物资也应该早就到了才对。”
李听雪揉着下巴道:“而且不知道怎么最近的一直有种不祥的预感,搞不好这上面怕是要出问题呀。”
“什么意思?”
李承乾狐疑的挑眉道:“姐,你是说,有人会对我们的后勤补给线搞破坏?”
“不。”
“不是后勤补给线。”
李听雪对上了李承乾的目光道:“是我们的装备物资。”
“前些时日,我派人通知吴世冲去想后方要求运送装备物资的时候,那传令兵给我带回来个消息。”
“说是咱们的粮草被河曲县的某人给扣了,是高至行亲自去索要的。”
“见粮草都有序的送来,后来我也没有仔细盘问过后续,应该是高至行将那些粮草都给要回来了吧。”
她抿着嘴道:“但因此也不难判断出,朝堂内的某些人见我们在前方立功似是有些坐不住了。”
听闻这话,李承乾先是一愣。
随后,他直苦笑一声:“我的姐姐呀,您与其跟我拐弯抹角,还不如直接告诉我,在背后搞鬼那人就是李泰。”
见他说的如此直白,李听雪不置可否的一笑。
“怎么,我跟你说了,你就敢把他怎么样了?”
“说真的,我实在是太了解你了,就算他给你一刀,你恐怕都不会还手……”
听闻这话,李承乾也不置可否的一笑:“不见得吧……”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