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萬法無咎》-第三十六章 妙法集成 攻守雙全看書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万法无咎
只听轩辕怀肃然道:“归道友羽翼成矣。”
轩辕怀纵然再高明,毕竟只是元婴境界,自然不至于无所不知、所料必中。但是目见耳闻之后,依旧产生偏差的,这是降世入道以来头一回。
就在与归无咎照面之后,他对于归无咎的评价,依旧是“既见真流,稍欠圆融。”比之自己,到底多少要差一些的。
以实战而论。
如果是当年乌兰河上的李云龙易地而处,以类似神通精义对拼,那么轩辕怀当以三分之一以上的剑鱼留存取胜。
归无咎虽然见真,但料想拼杀到最后,依旧当是轩辕怀多出三至五条剑鱼,彰显出这一线之差。
岂料最后完全打成平手。
归无咎所持之道,已然洞明——这是通过一种秘法,使得自身的应对之策随时变化,而又无损于“全力以赴”。纵然天算之功再强,亦不足以寻定根本,推演出一条必胜之路。
品鉴其法门,似乎源自魔宗一流。
但若仅有这一手段,是不够的。
若技止于此,毕竟仍旧是轩辕怀的演算之功较为主动,而归无咎的腾挪之法乃是被动应对。一先一后,一快一慢,自然会形成“势”的差别。
与腾挪生变之法遥相呼应的,是巧借物力之法。
轩辕怀已看出来了。
营造这一方溪流山谷,于轩辕怀自己而言,是境界自足,呈此气象。而归无咎这里,却是一门独到的神通,似乎是越衡宗正法演化极限,所诞生的一道法门。
有这一道法门在,川流水象,时时受其干涉。踊跃暗流之中,时时对水中银鱼,造成羁绊,产生微弱利弊影响。不用说,这种干预,自然是利于彼而不利于我。凭借这一门手段,化解了“天算”之法的先手优势。
更难得的是,这一神通法门,纯有一种“物力备于我”的气象,并不额外劳心法力操控。
一奇一正,相得益彰。
其实就算到了这一步,轩辕怀道心明断,自己依旧有微弱优势。
然而,每隔数息,数十息,那奔腾踊跃的水象干涉之力,忽地增强不少。自己水中数万银鱼,至少有数十条受到明显的窒涩,排兵布阵,亦由局部影响到整体,干涉到了自家神通大势之威力。
轩辕怀似乎看出。这是一门不以法力为代价、而以气运幽玄作为支撑的神妙手段,能够将自家战力突破至极限以上。
同是魔道秘法。
轩辕怀隐约感到,此法用之于杀招之上,依旧可为,但是成功的几率势必大为降低,甚至降低到一个相当微小的地步。而归无咎却化整为零,将此术的增幅用之于一个微小的局部,保证其必成。
而这个微小的局部,却又对整体战局产生影响。
哪怕这影响很小,却恰恰能够将双方差距抹平了。
可是……
到了这一步,依旧不够!
归无咎能够和轩辕怀打成平手,依旧缺了一个至关重要的条件。
试想,若是轩辕怀所演化的的数万剑鱼,较归无咎投下的剑鱼更加“强壮”,战力更强。那么无论排兵布阵如何运用微妙,身负之势也是注定的。
换言之,以上所有谋算成立的前提,是归无咎的剑道层次,达到与轩辕怀并驾齐驱的地步。
这是根本。
归无咎回味方才的出手,面色无悲无喜。
“空蕴念剑”第六重大成。
“前知秘法”的等分腾挪之术。
“人我之余”神通借用物象、与本身神通相辅佐的妙用。
大妖隐于市
“紫虚之卦”化整为零,落笔于细微处,先保证成功率、然后再反哺于整体战局的精妙构思。
方才这一场垂钓之戏,看似高妙异常、脱略形迹,其实却是归无咎有生以来最强的神通演示。只消其中有一个环节有一丝短板或纰漏,那么胜负之势,再无悬念。
轩辕怀之强,可见一斑。
大略观之,归无咎的倚仗,是贯通魔道、九宗、空蕴念剑诸般道术,汇同于一;而轩辕怀的倚仗,却是较近道境尤胜一筹的“上下贯穿”。至于他其余的秘法神通倚仗,自然不少。但对于归无咎而言,这些存在依旧隐藏的迷雾之中。
沉吟良久,归无咎道:“有如此实证……确实要来得快些。”
轩辕怀淡然一笑,道:“正当如此。”
世间所谓对手难得,知己难求,并非是出于所谓“高处不胜寒”的无病呻吟,而是有着十分切实的指归与诉求。
非有今日一战,归无咎将独自演练,诸般神通,趋于此天衣无缝之境,所费时日,必然要漫长的多。
由此对手,一战贯通。
至于轩辕怀是否也有所得,那就不得而知了。
轩辕怀微微一笑,忽道:“尚有两件事。”
归无咎缓缓点头。
就在此时,轩辕怀出手了;全无征兆。
面前的“轩辕怀”,忽然消散,虚化不显。只一个刹那,已然转化成“轩辕怀”三个大字,然后混然凝练,归于一致,化作一种玄妙剑意。
本身化剑。
这一剑之剑意,非如实相剑术之“刺”、“斩”、“点”、“劈”;亦非如心意咒杀法一般映照之下,直取本真。
其明显具备实相运转的轨迹,却又附着着一丝幽玄妙意,超拔出尘。
这一剑的气象,并不如何宏大。
放眼望去,只似一抹二尺长短的光华,仿佛夜半月华,自窗沿缝隙之中,露出一线。
纯以规模而论。
玉离子浑成本力、凤舞九天的一击;
秦梦霖阴阳道根本秘法的倾力一击;
甚至轩辕怀自己,借法席乐荣、御孤乘的破限手段、四分身合力一击。
都要较这一剑大为胜过。
但是这一击……
却似暗藏了诸般手段所无的意境,独树一帜。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剑,归无咎意甚淡然,似乎早有所料。
一十八道剑苗,三三成列,化作“归无咎”三个尺许高的字迹,正面迎之。
如果说方才垂钓之戏,是归无咎迄今为止道术上最圆整、集大成的演示;那么现在这一件,就是他的最强一击,没有任何疑问。
自“空蕴念剑”大成以来,无论面对何等强敌,归无咎从未一次用尽所有剑苗,全无保留。
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
空蕴念剑,一十八剑齐出。
虽然二次清浊玄象之争不过旬月间的事,但归无咎参加主界争衡,并不用顾忌“空蕴念剑”的一年时限。
剑术劫意所指,正是轩辕怀本身化剑之势。
以剑对剑。
正面碰撞,并无想象之中的宏阔激烈,反倒是构成一丝若沉若醉、若明若暗的奇妙异象。
交锋的那一点,空间似乎被微微扭曲,摇曳不定。
此时天上并无一丝“烟云”之象。但是归无咎却生出一种独特的感觉,好似许多最上乘的香料被点燃了;口鼻所感,俨然是一份奇特的馨香味道。沉厚之余,使得自身神意陷入极度的轻灵活泼之中,如真似幻。
修为尚浅之辈,若贸然吞食一种奇花“曼陀罗花”,当有类似征兆。但此时五感之空灵淳厚,却又超越其何止百倍!
婚刺 泣血之瞳
一醉,一醒。
瞬息之间,分出胜负。
空蕴念剑似只消耗到第九剑,就将轩辕怀的“合身剑”完全破尽。
归无咎神色不变,全神贯注。
若说轩辕怀这诡异一剑的威力,仅是归无咎空蕴念剑的一半,那是决不可能的。
果然,轩辕怀的剑术神通,看似空空荡荡,但其势未绝。
其中务实存形、显化为法力加身的部分,果然在空蕴念剑加身之下被完全消弭殆尽了;但是捉摸不定、渺然莫测,落笔于神意虚处的那一部分,却依旧得以完全保存,顷刻间就要加于归无咎之身!
同一时间,归无咎所余九剑,命魂所系,猛地朝着东方一空无一物之处重重落去!
其去势既成的一瞬,那一方位,果然多出一个人影。
空疏寥廓,清朗寂寞,宛若线条织成。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正是“轩辕怀”的图上真形。
九剑聚落。“轩辕怀”面上似乎微现惊讶,立刻法身崩散,化作烟尘。
同时,归无咎正身,亦被那无形之剑斩中,身躯明光一晃,登时化作一座脆玉蜡像。
二人神通手段针锋相对,有半数同归于寂;剩余的一半各自身受。
就在此时,归无咎身后,另一个“归无咎”蓦然浮现,伸手斩出一剑,斩中己身。
归无咎立刻感到,异力解除,自身从一种特殊的困缚状态下脱身,重获自由。
“人我之余”只能算是相遇木愔璃后,机缘巧合下的意外收获。
这一手,才是归无咎二三十年来用意钻研的真正功夫。
剑名“双解”。
以攻为守,全攻全守。
这一式精义,归无咎四典贯通之日得之,擅能化解此身之异常,当时便知,乃是从根本上破解了“一剑破万法”之术。
但归无咎并不满足于此。
推演其义理。真身施展空蕴念剑,将敌手神通之中诉诸有形、合诸五气、侵凌肉身的部分先尽数斩灭。而其中虚不可测、唯有化身观望本体方才可见的那一部分,任其加身,再斩身而解。
分两重步骤,将空蕴念剑这一无往不利的神通,化作至强守御之着,抵挡一切神通侵凌。
看似道理并不复杂,但是对于务实与务虚的分界,若不能精准把握,此法便难以成型。
同时,空蕴念剑将敌手攻势化尽之后,自身去势未绝,依旧具备一击灭敌的大威能。
这两剑,一来一往,电光火石,却是元婴境中迄今为止前所未有的精彩绽放。
归无咎静静等待。
轩辕怀当然不至于被自己这一击杀死。但是恢复时间多寡,所余余力大小,依旧是一个悬念。
归无咎,需要等待一个结果。
他是真正“竭尽全力”了。十二时辰之内,绝难恢复至神完气足的状态。
若是轩辕怀一日内能够恢复圆满战力,那就意味着,轩辕怀在自己之上。
就算其一日之后才恢复至圆满,归无咎空蕴念剑的手段暂失,只要是年内交手,他其依旧要较归无咎有所胜过。
唯有轩辕怀的“不全”状态持续一载以上;又或者归无咎在这一日之内、双方皆有折损的前提下战而胜之,才能说归无咎真正在轩辕怀之上了。
归无咎心知,距离这一步,尚有差距。
果然,约莫半个时辰之后,轩辕怀身躯自百余丈外重现。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