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起點-第一百五十九章 聖誕老人的故鄉推薦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某魔法的霍格沃茨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赫敏读完故事后,合上书,伸了个懒腰。
威廉将自己的枸杞保温杯递了过去,她接过后,润了润嗓子。
赫敏放下杯子,又将书收好,然后转身看向威廉,不解道:
“我小时候读过《冰雪女皇》这个故事,但和现在这个版本,有很多地方不一样。”
“这很正常,”威廉轻声道:“故事在流传过程中,很容易出现变化。
我询问过双胞胎。
他们听韦斯莱夫人讲的三兄弟故事,时间发生在午夜。
而邓布利多给的《诗翁彼豆故事集》,时间则发生在黄昏。
还有,光是三兄弟的故事,就有多种不同版本。
没有差异,那才是奇怪呢。”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赫敏若有所思,又低声道:“但拉普兰德面积那么大,我们该去找哪个村落呢?”
威廉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微笑道:
“如果要找驯鹿,拉普兰德只有一个村落……是我们的目的地。
那个地方,可是大名鼎鼎,你居然没有想起来?”
赫敏迷惑地望着威廉,歪着脑袋思索着片刻,还是没有想起来。
但威廉也没有说出来的意思,还在可恶地在卖关子。
赫敏瞪着他那张得意的笑脸,转了转眼睛,侧身而坐的她,突然向前靠了靠,胸脯挤了挤他的一条手臂。
威廉起先还没有太在意,只当赫敏坐在他怀里,有些不自在,想换个姿势。
可当手臂愈发清晰感受到,她那份不太安分的挺翘时……威廉开始浑身燥热。
哎呀,肯定是暖气开得太足了!
当然,还有摩擦生热嘛。
赫敏眼看得逞,意料之中地挡住威廉伸过来的爪子,然后跪在地毯上,朝着另一侧躲去。
爬了没几步,她扭头得意笑道:
“让你不告诉我地方!!”
威廉一把抓住赫敏白皙的脚踝,女孩尖叫一声,如毛毛虫一样在毛毯上蠕动。
但威廉只是轻轻一拉,就将她拖回怀里,不许她动弹。
赫敏脑袋后仰,枕在威廉的手臂上,媚眼如丝,仰头望向这个坏家伙,还不忘撒娇问道:
“究竟是哪里啊,快告诉我嘛!”
威廉探出手,滑入她的领口,握住一团滑腻饱满,才心满意足笑道:
“你今晚能打败我,我就告诉你……”
他两只手都探了进去,赫敏呼吸急促,发出一丝娇柔鼻音。
大雪纷飞,
驯鹿拉着马车,平稳地在雪地中奔跑。
嘎吱嘎吱的声音,不间断响起。
也不知道是车轮压过积雪造成的……还是其它什么原因。
马车碾过,地上只有两行清澈车印。
……
……
拉普兰德,
是一片极其广袤的地区。
它位于挪威、瑞典、芬兰三国北部,还含阔俄罗斯西北部在北极圈附近的地区。
它有四分之三,在北极圈内,有着独特的极地风光,和土著民族风情。
由于特殊地理位置,这里还是全世界观看极光,最佳的几个地点之一。
当然,拉普兰德最出名的,可不仅仅是极光,还有——圣诞老人。
圣诞老人的故乡,就在芬兰北部拉普兰德圣诞老人村。
这里也是圣诞老人传说的开始。
其实,关于圣诞老人的故乡,各个国家一直都有争论。
北欧五国就不说了,那真是为争夺正统,打得头破血流。
除此之外,还有德国、荷兰、加拿大等一票国家掺和。
他们都认为,圣诞老人是来自自己国家。
是不是不要紧,反正先争着再说!
这颇有点像是前世大天朝,名人故里的争抢。
黄帝故里,老子故里……就连特么西门庆故里,都在争!
坤宁宫 雪霏若月
不过,圣诞老人故乡争论……几乎算是盖棺定论。
因为就在四个月前,也就是1995年的圣诞节前夕。
联合国秘书长加利,给圣诞老人写信致以节日问候。
而这封信,寄给了拉普兰德地区的圣诞老人村。
这算是联合国官方盖戳,正式承认:芬兰是圣诞老人的故乡。
为什么说是几乎呢?
因为为了应对这种官方“不道德”行为,今年第四十届世界圣诞老人大会,发起一场投票。
投票选出的圣诞老人故乡是格陵兰岛。
格陵兰岛当选的原因,也很简单:
该大会的主办方,一直是丹麦,而大会的主席也是……丹麦人。
那肯定要选自己国家喽。
当然,为了维持正统身份,芬兰的圣诞老人,是拒绝参加这种大会的。
他们声称对方是山寨老人!
无论如何争论,不可否认的一点是:
在拉普兰德地区,如果要找驯鹿,找冰雪女皇宫殿的线索,肯定得来圣诞老人村。
而格林德沃的位置,就在冰雪女皇宫殿……也就是北海以北!
爹地给钱,妈咪借你生娃 阿铃
……
……
清晨,
嘎吱了一夜的黑色马车,终于停止了声响,在半空中停住。
马车已经施展了幻身咒,倒也不用担心,被麻瓜看见。
身体仿佛被掏空的威廉,打开窗户,扶着老腰,就站在马车上观望,寻找巫师的痕迹。
昨晚自然是他输了,只好老实将地址告诉赫敏。
而他们现在就在圣诞老人村的外围。
巫师一般都喜欢和麻瓜混居,像霍格莫德那样纯粹的巫师村落,反而并不多见。
所以,这个村子里肯定有巫师或者……魔法生物。
比如冰雪皇后故事里的雪人和雪宝。
没准,能在这里找到格林德沃呢。
不过明明已经是白天了,但天色依旧很暗,能见度并不高。
原因很简单:
情深如旧
拉普兰德位于北极圈内,还处在极夜月份,三月底到四月初时,就会再次回归极昼。
复活节的假期,正好也在这个交替节点,因此极夜持续不了几天,就能享受极昼了。
就在威廉搜索的时候,他突然听到村子里传来歌声。
那声音空灵且优美,仿佛透着魔力,吸引别人前去。
威廉愣了好几秒,他突然想起什么,从安全表里,取出一个青色海螺。
他将海螺放在耳朵中,带着魔法的歌声响起。
这个海螺是芙蓉送的圣诞礼物,里面有着媚娃的歌声……有助于睡眠。
村子里歌声,和海螺里的旋律虽然不一样,但那种魔法……感受起来,仿佛同根同源。
赫敏从马车中探出头,还没有从疲惫中恢复、本想睡个懒觉的她,兴奋道:
“威廉,这把魔杖在发热,村子里有媚娃!”
威廉扭头看向赫敏,只见她握着一根魔杖。
这把魔杖是芙蓉更早之前,送给威廉的圣诞礼物。
杖芯是芙蓉的头发……作为混血媚娃的她,头发也存在魔力,可以制作魔杖。
但太过于敏感,威廉用着不顺手。
赫敏却意外的完美契合,她就一直拿着,当做第二把魔杖使用。
显然,魔杖也感受到了媚娃歌声里的魔法。
这是完全可能的。
用奥利凡德的话来说:
“魔杖选择巫师,它们也在向巫师学习。”
格里戈维奇也认为:
“魔杖近乎具有感知力,尽管无法像人类一样思考或者交流,但它们仍旧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展现某些行为。”
此刻,这把媚娃杖芯魔杖就在自主的感知媚娃。
“走,我们去村子里看看。”
威廉挥动缰绳,让驯鹿们落在地面。
他突然想起了芭布玲教授……这位混血媚娃,可就是来自北欧啊。
……
……
(求推荐票和月票各位大佬。)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