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大奉打更人-第四章 更待何時


大奉打更人
小說推薦大奉打更人大奉打更人
“门派中的叛徒,通常是由楼主和长老们提审,视情节轻重裁定处罚方式。不过柳红棉此事参与了袭击总部事件,此事得由总部和万花楼共同商议。”
萧月奴嗓音柔媚,字正腔圆,没有剑州口音。
在时代,官话能说的字正腔圆的,要么是读书人里的学霸,要么是刻意苦练过。
许七安听完,直指核心:“你想保她一命。”
不等萧月奴回应,柳红棉大笑起来,眼神和表情满满都是嘲讽:
“萧月奴,少装模作样。
“十几年了,你的伪善和做作还是一点都没变。。
“以前是做给师父看,现在是做给外人、弟子看。只有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
“许七安,要杀就杀,姑奶奶死也不受她恩惠。”
有故事啊……..许七安最喜欢看漂亮女人撕逼,自家鱼塘除外,说道:
“就这么不肯接受萧楼主的善意?”
李灵素和许七安的想法是一样的,笑吟吟的说:
“蝼蚁尚且偷生呢,柳姑娘三思呀。”
其实就是在套话,想八卦一番万花楼两位美人之间的恩恩怨怨。
柳红棉“呸”了一口,冷笑道:
豪门专宠:小叔,别来无恙
“她明知我恨她入骨,偏要这时候站出来装好人,救我性命,打的什么主意,你们难道看不出来?
“她在诛心。”
萧月奴微微摇头,淡淡道:
“柳红棉,不要一错再错。你若是诚心悔改,我能替师父做主,让你重归万花楼。”
“重归万花楼?”
柳红棉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咯咯咯”的笑起来:
“行啊,你把楼主之位还给我,我便重归万花楼,与你冰释前嫌。”
萧月奴默然不语。
柳红棉死死盯着她,长达十几秒,语气嘲讽:
“看吧,这就是你的伪善和做作,当年你为了楼主之位,伙同外面的男人,说我不知廉耻,与男人私通。师父信以为真,收回了我竞逐楼主的资格。我一气之下才叛出万花楼。
“萧月奴,你就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贱人,想在跟我装什么?别人不知道你真面目,我还不清楚?你装给谁看呢。”
她妙目流转,落在许七安身上,恍然大悟:
“哦,明白了,我的价值就是让你在许银锣面前刷好感呗。你执掌万花楼多年,未曾嫁人,可见眼光有多高。想来只有许银锣才能入你的眼。
“啧啧,傍上这么个金龟婿,飞黄腾达指日可待。小小剑州,都容不下你这尊女菩萨了。”
啊这,别说还有点小期待呢……..许七安自我调侃。
慕南栀和李妙真轻飘飘的看一眼萧月奴。
李灵素兴致勃勃的插嘴:
“你有没有私通,可不是萧楼主说了算,你师父难道没有验身吗。”
柳红棉冷笑道:
“这就是她的高明之处,谁说私通就一定要破身?她模仿我的笔迹,伪造了情书,通过信中内容把我塑造成人尽可夫,且愚蠢的浪荡女子。
“而那所谓的情夫,自然也不是什么正派人士,没记错的话,是个名声极为狼藉的浪荡子。
“此事传扬出去,门派中的同门都是女子,会怎么看我,还会继续拥戴我?外人又会怎么看我,万花楼的未来楼主是个委身浪荡子的荡妇,整个门派形象又会如何?
“可笑我当时年轻天真,竟还想着与你公平竞争,靠本事赢你。”
众人齐刷刷的看向萧月奴,看她怎么解释。
岂料萧月奴的回应,出乎所有人预料。
有一个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以领红包和点币,先到先得!
“没错,当年的事,确实是我叫人做的。你并没有与外面的男人私通,是我抹黑你,诬告你,让师父顾忌门派颜面,取消了你竞争楼主的资格。”
柳红棉表情有些呆滞,似是没想到她如此坦然的承认。
萧月奴淡淡道:
“你还记得,师父当年怎么与我们说的?
“楼主之位关乎门派传承和兴旺,尔等各凭本事。”
柳红棉深吸一口气,驱散脸庞的呆滞,针锋相对道:
“这就是你使下三滥手段的原因?”
萧月奴目光平静,缓缓道:
“我所作的一切,都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
“楼主之位关乎门派兴旺和传承,这是师父在提醒我们,手段不够的人,是没资格成为楼主的。
“尔等各凭本事,意思就是没有规则,没有底线,只要能赢。”
企业及理解……..许七安震惊了。
柳红棉大怒,尖叫道:
“这可不能,师父常常教导我们,万花楼是女子组成的门派,想要不受欺凌,于外,要狠辣果断;于内,要团结友爱。
“你休要颠倒黑白,为自己的黑心肠找借口。”
萧月奴神态一直很稳,看着她:
“你当师父不知道我蹩脚的栽赃陷害?她给过你机会的,可你又是怎么做的?
“一哭二闹三上吊,辩解的语气苍白无力。你完全可以还击,可以用更肮脏的手段反击我。你可除了闹,什么都没做。
“师父才对你失望至极,认为你不适合执掌万花楼。愚蠢不是你的错,但不要毁了祖宗百年基业,不要连累了众多同门。
“我本打算继承楼主之位后,再与你坦白这一切,谁知你偏激自傲,一怒之下叛出万花楼。直到今日,我们姐妹俩才重逢。”
柳红棉呆呆的站在那里,被刀傻了。
显然,她内心其实认可了萧月奴的话。准确的说,她被说服了。
萧月奴不再看她,望向许七安,柔声道:
“我会把她关押在武林盟,许银锣不必担忧后患的问题。”
“罢了,你把她带走吧。”
许七安颔首。
有些女人,看着是妩媚勾人的妖精,其实内心是个傻白甜。
有些女人,看着端庄矜持一本正经,其实茶艺是王者段位。
精彩!他心里嘀咕一声。
目送萧月奴封禁柳红棉丹田,将她带走,李灵素收回目光,感慨道:
“我果然还是比较喜欢天真一些的女子。”
这一次,许七安没有嘲讽,感同身受。
天真一些的……..楚元缜恒远和李妙真三人,脑海里浮现的是丽娜和褚采薇。
不过,这两姑娘情窦未开,就连许宁宴都搞不定,何况圣子。
许七安突然起身,道:
“我出去一趟。”
………..
他离开军镇,往南御空而行半刻钟,看见黑色岩石上,雄赳赳气昂昂的站着一只毛茸茸的,两只巴掌那么大的小白狐。
那姿态,就像小萌宠在模仿雄狮啸傲山林。
但许七安从它体内感应到了一股内敛的,强横的意志。
“娘娘?”
他在不远处停下来,保持礼貌的距离。
白姬吐出悦耳磁性的嗓音:
“我听白姬说了剑州战事,一战击杀两名金刚,啧啧,佛门这次要跳脚了。”
她语气慵懒中,带着惬意和欢快,可以想象心情很不错。
“娘娘何事找我?”
许七安问道。
她的意志没有散去,在此地等候,明显是有事要与他说。
九州缥缈录·蛮荒 江南
“确实有件事。”九尾天狐轻笑一声:
“还记得你的老情人浮香吗,嗯,她真实的名字叫夜姬。”
…….许七安没料到她会突然提及浮香,没好气道:“娘娘又要给我画大饼?”
九尾天狐娇笑道:
“你难道不想知道夜姬现在的状况?
“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你不花银子睡了她那么多次,想来是情比金坚的。”
你特么还好意思说!!!
老子是大奉打更人不是大奉赶尸人……..许七安心里破口大骂,淡淡道:
“娘娘有话直说。”
九尾天狐没有继续调侃,说道:
“她回我身边复命后,我将她派去了南疆万妖国的旧土谋划一件事。如今掐指算来,万事俱备,只欠一股东风了。
“说起来,此事与你有关。”
不等许七安发问,她直言了当的说:
“解印神殊的残肢。”
神殊残肢………许七安摸了摸下巴:“神殊的残肢有部分封印在万妖国旧土?娘娘是想让我去当打手?”
九尾天狐没有正面回答,徐徐说道:
“神殊之所以被分尸封印,是因为他肉身过于强大,世上没有什么封印能困住他。所以只能分尸。
恶魔总裁的禁忌新娘 潇湘十
“可就算这样,想封印他的肉身,也需要特殊的封印之法。一种方法是利用“封印型”法宝作为基石,配合强大的法阵。
“另一种方法是利用气运加以封印。前者是浮屠宝塔,后者是桑泊。”
许七安缓缓点头。
五百年前,佛门帮助武宗皇帝叛乱,除了传教中原之外,还有一个条件,就是帮忙封印神殊的断臂。
本质上,佛门是在借助大奉的气运封印神殊。
“南疆十万大山,生灵无数,是我们这一脉妖族的起源之地,本身就凝聚了气运。神殊的部分身躯,就封印在那里。
“南疆原本是琉璃菩萨的地盘,她被监正打伤后,那边就超凡力量暂时空虚。而今度难和度凡又殒落在剑州。
“我想趁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夺回神殊的残肢。
“之所以拜托你出手相助,一来是本座身在海外,分身降临,能发挥的实力有限。二来,万妖国除我之外,只有一位超凡。但他最近闹脾气,不听我调令。”
除了九尾天狐外,万妖国果然还有超凡境的高手,我就说嘛,只靠九尾天狐一人,怎么可能推翻佛门,复兴万妖国………许七安对此并不意外。
“闹脾气?”
“三来,我想试探一番佛门是否还有隐藏不出的高手。”
九尾天狐自动忽略了他的问题,自说自话道:
“佛门的罗汉果位终生不变,想要突破成为菩萨,就必须转世重修。历史上涅槃重修的罗汉不在少数,指不定现在就有哪位罗汉归位了。
“呵呵,以眼下九州大陆的风起云涌,罗汉应运而归的可能性极大。”
许七安道:“我能拿到什么好处?”
九尾天狐笑道:
“神殊残肢意味着封魔钉的封印之法,再加上我承诺你的两根…….如果这样你还不动心,那么,夜姬还等着你的雨露之恩呢。”
许七安沉声道:“此事我帮定了,雨露之恩什么的无所谓,主要是想知道浮香过的好不好。”
顿了顿,他试探道:
“娘娘在海外找到同族了?”
九尾天狐摇头:“大海捞针,谈何容易,过阵子我便动身返回大陆。”
记得要做核酸检测啊……..许七安心里吐槽。
………..
云州。
山巅的观星楼里,盘坐不动的许平峰睁开眼。
“剑州事了,度难和度凡陨落。”他说。
站在瞭望台的伽罗树菩萨,久久未动。
隔了一阵,伽罗树菩萨缓缓道:
“此时不起事,更待何时?”
……….
PS:今天卡文,卡的我欲仙欲死。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