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言情小說 《峽谷正能量》-第八百九十一章 不裝了,攤牌了


峽谷正能量
小說推薦峽谷正能量峡谷正能量
一声峰哥!
全场峰哥!
现场的观众也都激动了起来。
谁也没想到平时路人局里孤儿索难得的高光集锦,居然在这场比赛中上演,不是亲眼看到你恐怕都不会信。
帝 凰 神醫 棄 妃
“峰哥牛逼啊!”
“这大龙是家养的?”
“大龙:摊牌了,不装了。”
“……”
“难道这波就没人给七酱刷个6吗?”
“有一说一,厂长这一脚踢四个也是秀的飞起啊。”
“哈哈,厂长的黑粉呢?就问你这把厂长的表现,谁黑得动?”
“我也不装了!今天我就是猪崽!”
直播间的弹幕各种刷屏,水友们一方面感慨李秀峰亚索这一波造化钟神秀的狂风绝息斩,另一发面对于厂长的这一脚很多人也啧啧称奇。
盲僧这种英雄,哪怕不是花里胡哨,飞来飞去的操作。
光是这朴实无华串糖葫芦般的一脚R闪,就很让人赏心悦目了。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赏心悦目,EDE的众人这会儿就没这份心思。
如果说李秀峰亚索这个大招是让他们怀疑世界的话,那厂长这一脚就让EDE的众人有点怀疑人生了。
厂长和他们可以说是朝夕相处了那么长时间,彼此之间你懂我的把柄,我懂你的漏洞,他们很清楚厂长的盲僧是什么风格。
就是那种贴脸,QRQ,稳稳的拿下人头。
说没用,倒也有用。
可要说有用的话,
每次一到后期就成了OBC。
但这场比赛厂长的盲僧,却是从头到尾,完完全全地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大哥,你要这么强你早说啊,那哥几个砸锅卖铁也要把你留下啊。
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
EDE五人打大龙,没想到却成了背景板,打了一半大龙这会儿却被KG接盘。
甚至到最后KG还稍微等了一下,没错,等队友复活,大家一起沐浴龙血。
小花生看着这一幕,身体不由微微一阵颤抖。
无论是盲僧也好,大龙也好,明明都是我先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仔细想想,他这场比赛似乎也没有什么问题。
哪怕野区被厂长七进七出,但小花生也找到了对策,现学现卖厂长上一场的打法。
情况却南辕北辙,天上地下。
那么控制变量一下,假如厂长上一场的打法没问题,他学的也没问题…
口袋妖怪之少年老矣
那谁有问题不用多说了吧?
这么一想,小花生的的心里也舒服了不少。
可不知道为啥想着想着,不争气地眼泪就从心底宛如泉水般汩汩冒了出来。
……
杀戮之祖 奉谦
此时的游戏比赛中,KG拿了大龙,在大龙buff的增益下一行众人如虎添翼,三路外塔一座接一座的推。
EDE吸收了上一场比赛的教训,和KG打比赛不能一昧的放弃,需要尝试守一守,然而厂长的一脚却踢碎了他们的幻想。
那是在中路一塔前,EDE五人汇聚,严阵以待。
然而厂长的盲僧却宛如天外飞僧,一段Q天音波踢中小花生,半空摸眼W躲腕豪和皇子的打断,旋即一脚踢在了中路小学弟身上。
这一脚,小学弟被踢出来当场暴毙,同时也踢碎了EDE守住高地外塔的幻想。
还守个锤子!
赶紧回高地上去吧。
而KG打得却不急。甚至比上一场比赛更有耐心。
他们中路外塔拿了,转头推下路,下路外塔推完就回头再去推上路。
完了!
EDE还等着KG上头呢。
如果对面强上高地的话,腕豪能海克斯闪现下去背一个回来,或者皇子带着发条的魔偶进场大四五,开一波完美团,那他们还有的打。
可KG这浪都不浪,一点机会都不给,那就让人有点难受了。
“上路上路,对面要推上路了。”语音里MK提醒道。
“希望对面能冲动一下吧。”圣枪哥祈祷了起来。
比赛中,上路二塔很快被推完。
“这波怕是没希望,对面大龙buff快没了,这波要撤了估计。”MK摇了摇头。
而就在大家都以为KG推完二塔就要回家的时候,李秀峰那个在兵线上E来E去的亚索冷不防在高地塔前来了个EQ闪。
这一下子,想过来收兵的皇子和腕豪两人顿时全被击飞了起来,李秀峰回头一个EQ攒双风跟着大招接上!
这时,更让人错愕的是,皇子和腕豪明明在塔下,李秀峰接起来的这个大招,人居然是在塔外。
塔一下都没打他。
“卧槽!这是什么卡位?”
感情的戏,我没演技 苏七
“不对劲,为啥我每次击飞,人就嗖一下冲塔里去了。”
“峰狗这亚索有问题啊!建议严查。”
“……”
但此时,对面高地上的圣枪哥却反应了过来,作为上单亚索老玩家的他当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简单来说,就是“半边定理”。
防御塔的攻击范围是以防御塔为中心的一个圆,人在塔下,假如目标被击飞时和防御塔的距离少于攻击范围也就是半径的一半,那么亚索就会冲进塔下。
反之,亚索则是就会像此刻一样,神乎其技地来个“塔前大招”。
此时此刻,显然不是圣枪哥解释这些的时候。
小学弟的发条在中路收兵,上路高地塔下只有他和EZ,腕豪和皇子被亚索卷起来真就连个给控的人都没。
等到中路小学弟的匆忙之下赶过来的时候,KG众人一看峰哥开团了,剩下的人都鱼贯而上,Kake直接扛塔背人。
但小学弟看了却眼睛一亮。
对面乌泱泱一起冲塔,这是发条最乐于看见的情况。
一个大招给过去一拉,亚索就是没在塔下,那也能给你拉进塔下。
小学弟兴冲冲地走过去,不料人还没到,一个飘逸的光头盲僧冷不防从高地墙下飘了上来,抬腿就是一脚抽出——厂长前面用了的大招CD刚好转完。
小学弟顿时就被半路一脚踢下了高地,旁边的左手飞快一个EWQ,击飞嘲讽顺便召唤两道罡风一条龙。
……
“峰哥这波开的太好了!”
解说台上,夕桐语带激动地喊道。
“嗯,厂长这一脚也很关键,要是不将小学弟踢下来,被他拉出大招,KG这波越塔怕是要遭重。”说到这,猫神看了眼比赛画面,“至于现在嘛…”
“现在炸了啊!EDE太不小心了….”解说台上,元泽忍不住摇头叹息了一声。
不小心?
EDE的人听了估计得吐血。
这尼玛咱们外塔都放光了,
还要怎么小心?
谁能想到对面推完最后一路,对面身上大龙buff都快没了,那个亚索一言不合就直接骑脸上来了?
很快,发条最先阵亡。
接下来是死前扣了个大招下来的皇子,再接下来就是MK的腕豪了。
残血的他把李秀峰抱回去,结果发现队友飞的飞,死的死,然后被李秀峰追着手中快剑连砍,人还没跑到门牙塔就没了。
最后,EDE这波只跑了个小黄毛。
一波了…
Hope,EDE的替补ADC。
写作希望!读作绝望!
……
比赛时间二十六分十五秒,在KG直捣黄龙的攻势下,EDE的基地主水晶轰然爆炸,纷飞成无数漩涡的碎片。
KG二比零,拿下了今天夏季赛揭幕战对战EDE的开门红。
霎时间,现场无数KG的粉丝纷纷振臂欢呼尖叫了起来,无数猪仔更是喊起了厂长的名字。
下午进场看比赛的时候,大伙互相之间聊起来,猪崽们都藏着掖着自己的身份。
可现在,不装了,摊牌了。
爷就是猪崽!!!
舞台两侧的比赛席上,KG一行人也笑着起身,由李秀峰带头走向了EDE那一边。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大家最爱的握手环节到来了。
小花生目光复杂的看着李秀峰,他搞不懂,这个男人为何有如此这般的魔力。
赛季更替,版本变迁以及队友的流动,仿佛对他没有任何影响。
李秀峰走过,下一刻,小花生的目光落在了厂长身上。
视线相交,仿佛凝结成了永远。
明先生,
你终究是我逃不过的梦魇吗?
事实上,别说是小花生,EDE的众人这会儿也满脸幽怨的看着厂长。
那情景简直宛如一个深闺怨妇,瞪着自家老公:你个死鬼,在家萎靡不振,到了外面就生龙活虎了?
厂长笑了笑,没有解释什么。
今天第二场比赛忽然来了状态,这解释也解释不了的,只能说都是命吧。
握完手,打完揭幕战的KG一行人就回去收拾外设准备下台了。
此时的后台,这场比赛的MVP出现了分歧。
有些人觉得该给李秀峰,亚索的表现刷新了众人的认知。
但也有些人觉得该给厂长,不说别的,就那波野区隔墙踢发条一打二,妥妥这周的TOP10预定。
最后大家讨论了一下,觉得如果这周明后两天的比赛没有更逆天的操作,TOP1应该会给到李秀峰那个打爆炸果实水银大五个的亚索。
所以最后还是决定MVP也给到了李秀峰,大屏幕很快呈现双方的赛后数据。
李秀峰的参团率,伤害转化率以及KDA,拿下这个MVP都实至名归。
只是在伤害对比的图表中,这场比赛EDE打野小花生那3496的伤害,一度被认为是玩数字排列致敬厂长…
……
比赛席上,于霜阿姨已经面带笑容,穿着晚礼服走上了台。
“好的各位观众朋友们,接下来即将进入的是我们的赛后采访环节,今天我们要采访的选手是分别是KG的上野峰哥和厂长。”
话音刚落,李秀峰和厂长走上舞台,现场顿时一片欢呼尖叫不绝于耳。
没办法,虽然现场来的是两个队的粉丝,但李秀峰和厂长站在舞台上,这俩人的粉丝就在台下占了九成还多。
不少人看了比赛还没离场,等的就是个采访呢。
“好的,先给我们现场和直播间的观众水友们打个招呼吧。”
“大家好,我是KG的菲尼克斯。”
“我是E..KG的厂长。”厂长说一半有些尴尬,转头看了眼李老板。
李秀峰笑着摇头表示没啥。
于霜阿姨也笑了笑,她倒是没揪着这个不放,笑容满面地说道,“感谢峰哥和厂长接受我们的采访,那么第一个问题是关于厂长的,时隔那么长时间再次重返我们LPL的现场,厂长今天感觉怎么样?”
于霜之所以这么问,指的倒不是转会期到今天。
事实上,厂长在EDE的时候上个赛季下半段就没怎么上场了。
当时EDE队伍打野一直上的是jiejie,到今天都差不多快小半年了。
厂长闻言握紧了话筒,“有点激动吧,其实我平时也会看其他队伍的比赛,一直都有上场的冲动,然后今天在KG上场,而且赢了,感觉就…很爽。”
“简单有力的回答呢。”
于霜笑着,拿起手中的台本,转头看向了李秀峰,问道,“那么今天是厂长在KG的第一次亮相,峰哥作为EDE的老板,对厂长的表现怎么评价呢?”
李秀峰想了想,嘴角含笑道,“嗯,如果俱乐部有十佳员工的奖项,我会建议发给厂长。”
“那K哥呢?”于霜揶揄追问。
李秀峰迟疑了下,补充道,“K哥应该不太看重这些虚名。”
现场顿时一阵哄笑。
于霜问完李秀峰,两边轮着来,再次对厂长问道,“这么长的时间没看到厂长上场,很多粉丝都比较关心,那厂长这个赛季又选择了加入KG,当时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呢?”
“被老板卖了。”
厂长实话实说,说完又笑着说道,“开个玩笑,正经一点回答的话,就是我打职业那么久,想要做出一些改变吧。”
“嗯,目前感觉还不错。”
他补充了一句。
于霜听完也笑了,继续采访道,“看来厂长的确找回了手感啊,今天的两场比赛,我们有很明显的感觉到第一场你的状态稍微差一点,第二场却忽然一下子爆表了,有网友调侃说这是暗凯模式,你自己怎么看?”
厂长闻言沉吟了几秒,斟酌着回答道,“我觉得暗凯模式,或许可以说是我状态比较好的时候吧,今天应该是第一场上来的时候还有点手生,然后我慢慢地第二场就找回了感觉。”
场下有人听了这个回答心中吐槽。
找回手感?!
那你这也不能一下子就找回了五六年前的感觉啊!
说到这,厂长自己也顿了顿,脸上展露出笑容。
“如果非要找个直接原因的话,那我只能说是营养快线了,建议大家累了喝一喝,我个人感觉喝完还蛮顶的。”
……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