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獵魔烹飪手冊 線上看-第六十二章 紛爭!分享


獵魔烹飪手冊
小說推薦獵魔烹飪手冊猎魔烹饪手册
辣条教……
不对!
是往生教!
顿时,杰森食欲大振。
虽然不知道往生教在这次事件中扮演的是什么角色,但是杰森知道自己又一次有了额外的‘食物’。
‘果然,外卖不到的时候,就是要自取!’
杰森心底想着,脚步越发的轻盈了。
甚至,可以说是诡异了。
哪怕眼前庄园内外武者众多,且都是尽心尽力的巡逻,但当杰森从这些人身边走过时,大部分的人都是毫无察觉,有所察觉的一两个人,也看不到任何人影,只会以为这是一阵风。
超凡之上的【潜行】,在这个时候体现的淋漓极致。
杰森可以说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了庄园内部。
四周都是黑漆漆的。
唯有正中间的房间亮着灯。
同时,也是‘造化丹’最为浓郁的位置。
还夹杂着不少炙烤辣条的味道。
毫无疑问,这里就是此行的目标所在了。
杰森悄无声息的靠了上去。
此刻,房间中四个人正围坐在一张方桌前。
四人都是男子,有老有少,身材或瘦小或壮硕。
坐在南南的是一个年轻人,面容带着几分英俊,一身白衣,一柄长剑横握在手中,放在膝盖处。
坐在北面的是一个中年人,留着一缕长髯,头戴秀才方巾,手里拿着一柄折扇,一脸书生气,坐在那就如同是一个教书先生般。
坐在西面的却是一个壮汉,满脸的络腮胡子,根根分立,面容黝黑,双手支撑在膝盖上,那双手不仅手掌大,骨节更是粗大,十分惹人注意。
坐在东面的是最老的一个,身材瘦小不说,面颊也是干瘦,双眼中带着一丝浑浊,手里拿着一根烟袋,烟嘴是玉制的,烟杆不是一般木质而是完全金属制成的,这个时候在烛光下正散发着异样的光辉。
年龄不一,相貌不同的四个人在此刻,没有任何一个人开口说话,他们都盯着桌子上的那个四四方方的实木盒子。
房间中的气氛极为压抑。
甚至,让人感到窒息。
最终,坐在南面的年轻人忍不住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造化丹’?能够功参造化,逆天改命的‘造化丹’?”
一边说着,年轻人的手掌就微微颤抖起来,那不是自然的抖动,而是强忍着、克制的想要拿起实木盒子的冲动。
女神的极品神卫 逸风一名
“是啊!
这就是那传说中的‘造化丹’!”
坐在年轻人对面的中年人点了点头,看向桌上实木盒子的目光也带着浓浓的贪婪。
宛如实质。
繼 女
以至于,他在说话的时候,彷如梦呓。
东西两边的人虽然没有说话,但他们的身躯却是不停的前倾,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两句话语声后,整个房间再次恢复了寂静。
但仅仅一秒钟后,坐在南面的年轻人就再次开口了。
“加入‘往生教’的我们是为了什么?”
既像是自语,又像是询问。
剩余的三人则是一愣。
随后坐在对面的中年人就笑了起来。
“你年纪轻轻就闯出了‘白衣快剑’的名号,自然是心高气傲,但是我不同,我年轻的时候籍籍无名,多亏了教主,我才能够有今日凝聚‘气血’,洗炼‘脏腑’的成就,所以,你说的我都懂,但是我不会去做。”
中年人说着,缓缓打开了自己的折扇,微微摇动。
“如果你‘毒秀士’在年轻的时候,都籍籍无名的话,那我‘奔雷手’又算得了什么?”
坐在西面的壮汉终于开口了。
话语看似调侃,但语气中却多有提防。
“是啊,大家都是知根知底的人,就不要用这样的话语来麻痹人了。”
坐在东面的瘦小老者冷哼了一声。
接着,这位瘦小老者先看了看对面,又看了看左右,继续说道:“‘造化丹’功参造化不假,但是只有一颗,我们却有四个人!
我年纪已大,江湖心淡了,也不愿意继续参与到教主所谓的大事中!
我现在就只想要找个没人认识我的地方度过余生。
所以,‘造化丹’我不要,但你们得用其他东西补偿我。”
“可以!”
在瘦小老者的话音刚落下,有着‘白衣快剑’名号的年轻人马上就应承下来。
‘毒秀士’与‘奔雷手’,后者犹豫了一下,也点了点头。
前者却是沉默不语。
“教主待我不薄,我不能……”
锵!
话语还没有说完,房间中就闪过了一道剑光。
‘毒秀士’捂着脖颈,瞪大了双眼看着‘白衣快剑’,眼中满是不可置信,就这么缓缓的倒下了。
“好了,碍事的人没了,我们能够正式的谈一谈了。”
看着地上‘毒秀士’的尸体,‘白衣快剑’这样说道。
瘦小的老者和那壮硕的汉子忌惮的看着年轻人,不自觉地带着凳子,拉开了与对方的距离。
年轻人看到了这一幕,但却不在意。
或者说,这就是他想要的。
学会隐藏是一件好事。
但有的时候,必须要锋芒毕露。
例如:这个时候。
“我这有金票五百,够吗?”
年轻人询问着瘦小的老者,手不自觉的搭在了剑柄上。
“够了。”
扫了一眼对方手中的剑,瘦小的老者点了点头。
然后,目光看向了壮汉。
“我也出五百金票。”
壮汉一咬牙道。
很明显,这个数字对于眼前的壮汉来说,不是一个小数目,但是为了能够少一个竞争对手,那该出还得出。
“好。”
就这么定了。
你们拿出金票,老头子我就走人。
以后我们永不相见。”
瘦小的老者再次一点头,十分痛快地说道。
接着,就这么抬手将烟杆拿起,从烟袋中倒出了一点烟丝,放入烟锅内,就这么就着烛火点燃。
有着‘白衣快剑’称号的年轻人没有犹豫,径直从怀中掏出了金票。
壮汉则是弯腰从鞋里面掏出来。
瘦小的老者看着后者略带酸臭味的金票,眉头一皱。
深深地吸了口烟,这才用指尖拿了起来。
“钱货两清。
剩下的,就是你们的事了。
老头子我告辞了。”
说完,瘦小的老者起身就向外走去,嘴中则是吧嗒吧嗒地抽着烟袋。
烟雾随着开门而吹动,氤氲缥缈间,瘦小的老者消失不见。
顿时,房间中就只剩下了年轻人和壮汉。
两人相互对视着,呼吸从悠长变得急促。
眼中的寒芒不断浮现。
‘造化丹’就一颗。
现在,他们还有两个人。
自然是要抖个你死我活。
一息。
两息。
三息。
两人既盯着装有‘造化丹’的盒子,又相互提防着,身上的气势越来越强烈,就连桌子上的蜡烛都受到了影响。
烛火一下又一下地跳动着。
突然,蜡烛熄灭了。
房间中,一片漆黑。
与此同时——
锵!
长剑出鞘的声音响起。
同时响起的还有一声闷响。
下一刻,房间中的蜡烛再次亮起。
‘奔雷手’的喉咙被割开了,气管、大动脉都被割裂的对方,带着不甘倒在了地上。
但‘白衣快剑’也不好受。
没有握剑的左臂呈现出一个诡异的角度不说,胸腹之间还多出了一掌印,此刻,鲜血正顺着他的嘴角不停的往外淌着。
但是,‘白衣快剑’根本没有理会这些。
他双眼紧紧盯着桌上的盒子。
‘造化丹’!
只要服下了‘造化丹’,他就能够跨过重塑‘骨髓’的最后一步。
甚至,触摸到‘穴窍’也不一定。
毕竟,他年轻!
他有着大把时间进行尝试!
只要触摸到了‘穴窍’,那天下间,他大可去得。
就算是现在的教主,也奈何不了他。
或者说,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信心,他才敢背叛那位。
这并不是妄自菲薄!
因为,他的家传剑谱,就是一本‘真功’!
虽然是残缺不全的!
但以他现在的眼力,他能够确认,这是一本‘真功’无疑。
他相信,他只要参悟透了这本残缺的家传剑谱,就一定能够触摸到‘穴窍’。
到了那个时候——
“天下最终会是我的!
你,只不过是一个躲藏在暗处,利用阴谋诡计的老鼠罢了。
终究,你是见不得光的!”
年轻人说着,就要抬手拿起桌上的盒子。
而这个时候,抽烟的声音再次在房间中响起。
吧嗒、吧嗒。
瘦小的老者不知道什么时候去而复返,正笑眯眯的看着年轻人。
“你想反悔?”
年轻人冷着脸问道。
“不、不。
这可不是反悔。
这是随机应变。”
瘦小的老者笑嘻嘻地说道,那干瘦的面容,让此刻笑起来的对方就如同是一只黄鼠狼,还是那种刚刚偷了小鸡仔的黄鼠狼。
误惹帝少:豪门鲜妻萌萌哒
“你不讲武德!”
年轻人冷哼道。
“年轻人竟然和我讲武德?
那你可要好自为之了!
就让我这个老前辈告诉你,真正的江湖是什么吧!”
瘦小的老者得意地说道。
在他看来一切都尘埃落定了。
胜利者就是他。
钱,他拿了。
‘造化丹’,他也要了。
简直就是双赢。
什么找个没人的地方度过余生?
那就是个借口。
‘造化丹’就在眼前,他怎么可能放弃,他要服下‘造化丹’,他要功参造化。
不为什么名头,也不为什么利益。
最简单的就是,因为只要触碰到了‘穴窍’,他就还有百多年可活。
人世间太美好了。
他还想再活五百年!
嗖!
噗!
正在幻想着未来,将全部注意力放在年轻人身上的瘦小老者根本没有注意其它。
‘白衣快剑’的名头,他是知道,还不止一次见到对方出手。
尤其是刚刚那一剑。
太快了。
哪怕对方受了伤,瘦小老者也不敢大意。
所以,他没有看到最先死去的‘毒秀士’睁开了眼,手中的折扇对准了他。
等到劲风出现,瘦小老者才发现不对。
但,完了。
十余根蓝汪汪,细如牛毛的针,就这么的扎在了他的脸上。
“唐门‘金风细雨针’!”
瘦小老者带着这样地惊呼声,抽出倒地,没有了气息。
双眼瞪得老大,显然是死不瞑目。
而‘毒秀士’则是施施然的站起来,喉咙处没有一丁点儿的伤痕,他看着瘦小老者的尸体,忍不住的叹息着:“我和‘白衣快剑’早已经联盟了,这点都没有看出来,活该你死得冤枉。”
说完,转过身。
‘毒秀士’看向了‘白衣快剑’,脸上的表情收敛,变得一本正经。
“你说你有‘双绝’的下落。
现在能够说了吧?”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剑指天下
‘毒秀士’问道。
“先离开这里,等我服下‘造化丹’,我就告诉你。”
‘白衣快剑’说道。
“好。”
‘毒秀士’一点头,没有阻拦‘白衣快剑’去拿盒子,而是向后退了一步,以示诚意。
相较于一颗‘造化丹’,他更在乎‘双绝’的消息。
‘造化丹’难能可贵,但不是绝无仅有。
只要他能够将‘双绝’的消息带回去,他的奖励绝对只会比一颗‘造化丹’更高。
毕竟,那可是蜀都唐门。
‘白衣快剑’收起了长剑,用完好的右手,拿起了盒子。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快走!”
‘白衣快剑’这样说道。
‘毒秀士’没有反对。
那位‘往生教’的教主可不是好惹的人,他们不但背叛了对方,还拿走了对方看重的‘造化丹’,一旦被发现,那真的是不死不休。
所以,‘毒秀士’立刻跟了上去。
‘白衣快剑’用脚勾开了门,但就在门开的刹那,他脸色突变。
“教主!”
‘白衣快剑’惊呼出声。
“什么?!”
‘毒秀士’一惊。
就在这刹那,一抹剑光闪过。
‘毒秀士’不可置信的看着左手持剑的‘白衣快剑’。
‘白衣快剑’的左手不仅没事,而且这一剑,比他之前的右手剑更快。
‘毒秀士’死了。
和那瘦小老者一样,死得不明不白。
“呵。”
带着一声冷笑,‘白衣快剑’抖手将剑刃上的鲜血甩出后,归鞘。
他是天生的左撇子。
左手剑更快。
但为了伪装,他一直右手出剑。
刚刚和‘奔雷手’一战,他确实是受伤了,但更多的是‘故意’撞上去的,中了他必杀一剑的‘奔雷手’本来就没有什么力气了,那一拳也就是看上去骇人。
至于左手?
自然也是伪装的。
为的就是刚刚一剑。
“一切如同我所……”
噗!
‘白衣快剑’低声自语着,可话语还没有说完,他就觉得胸口发疼。
低头看去,一截刀身穿胸而过。
他愣愣的站在那。
当刀身抽走时,他径直摔倒在地。
他眼中的最后一幕,就是一个戴着面具的壮汉,正拿起了装有‘造化丹’的实木盒子。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