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txt-第279章 被算作推倒了閲讀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我靠反转系统吃定仙君
“苏师弟,仙君这回真生气了。”
“算哥哥求你,少气他一回行不行?”
“真搞不懂你脑子咋长的?撇下仙君跟你表哥走?”
李野戳了戳苏青之的脑袋没好气地说道。
“少烦我,我不是有要紧事嘛。”
苏青之踢着地上的小石子委委屈屈地说道。
“要我说,还是他平日太纵着你了。”
“你就仗着他在意你可劲作吧。”
李野招呼着兄弟们四处看了看沉声说:“收工回客栈。”
“小野鸭,帮帮我。”
苏青之抱着李野的大腿鼻涕眼泪胡乱地蹭,活像是被人抛弃的小可怜。
这情势怎么有点不对,我成了爱情导师?
李野自信心爆棚,拍着胸脯说:“交给我吧,兄弟!”
“喝点酒,啥都有,把你最性感的寝衣穿上!”
“苏师弟,闭上眼睛,我给你画个惊艳的妆美死他!”
客栈里,李野难得过一回爱情导师的瘾好好打扮了一番苏师弟。
一盏茶后,睁开眼的苏青之很想一脚踹死他。
亲爱的小野鸭主持人,粉色配荧光绿是什么鬼?
你给我涂俩黑脸蛋又是在干啥?
你的审美是丧尸教的吗?
我的逆天颜值瞬间下降一万个百分比!
“给我滚!”
怒不可遏的苏青之最终还是没忍住将人踹出了房间。
半个时辰后,屋里的苏青之坐不住了。
“仙君去哪了,怎么还没回来?”
“他怎么还不回来?”
“谁知道。”
被踹出房间的李野狠狠地撕咬着手里的烤馒头鼻孔哼了一声。
表哥的事还没解决,仙君又跟自己杠上了真是叫人捉急。
赶紧出去找吧。
苏青之单脚点地穿上靴子迎着狂风出了门。
你一定在某个角落暗暗偷窥着我。
我就不信逼不出来你。
“喝酒!”
苏青之拎着酒壶不要命地惯着,呢喃道:“一杯敬明月,一杯敬千杨。”
远出屋檐上吹冷风的冷千杨心里一痛,她这又是何苦。
小宝是女子。
“别喝了。”
冷千杨飞身跃下夺过她手里的酒壶说:“听话。”
苏青之吃力地瞪大眼睛,看着眼前出现无数个仙君脑袋粲然一笑。
自己这酒量真是越来越差了,一喝就醉。
“你的脑袋好肥好圆,好可爱,嘻嘻。”
“千杨,红豆给你!”
红豆?
冷千杨神色一滞才看清她一直紧捏在手心的东西是什么。
一把带着余温的红豆?
他冷掉的那颗心回暖了几分,喉头滚了滚。
“你追着我跑,就是为了这个?”
苏青之嘿嘿一笑拼命点头,拽着他的衣袖贪婪地闻着漾开了小酒窝。
熟悉的七子香,令人安心的味道。
看吧,仙君还是舍不下小宝的。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
苏青之眼神迷离地抬起手指晃了晃哈哈一笑:“笨蛋,懂了吗?”
“带你回家。”
冷千杨将她背起,迈着沉稳有力的步伐回了客栈。
“还没为你把红豆熬成缠绵的伤口,然后一起分享会更明白相思的哀愁..”
苏青之趴在他温暖的背上低低吟唱着小曲,忽然抽噎起来。
“千杨,是我不好。”
“我很坏,配不上你的好。”
她的泪珠顺着脸颊滑落滴到仙君的颈窝里透心的凉,却烧的他心里无比滚烫。
她心里到底藏了多少事?
不能言说的痛楚,不能坦诚的苦衷?
“来人,取热水来!”
踏进厢房后,他轻柔地抱起哭作一团的小可怜放在床榻上。
眼前的小弟子胸膛剧烈起伏着,一遍遍重复地说:“千杨,是我不好。”
这委屈巴巴的小模样好像一柄寒光闪闪的利剑将冷千杨伪装的冷漠彻底击溃,溃不成军。
“别哭。”
冷千杨轻柔地用面巾擦去她脸庞的泪珠,吹了吹。
你一哭我就心软,心一软就顾不得跟你置气。
真是我的克星。
谁曾想,他越是温言细语,眼前的小可怜哭的越凶。
“只你一人。”
“只你一人。”
“小宝心中只你一人。”
小可怜伏在他的肩头委屈地说:“为何不信我,呜呜。”
“我信,我都信。”
冷千杨细细的将她指甲缝里的污泥清洗干净,重复道:“信你。”
小可怜苏青之哭累了沉沉睡去,手里还紧攥着仙君的一截衣袖不肯放。
她晕晕沉沉中做了一个甜蜜的梦。
梦里的仙君好乖好软,任由自己胡作非为。
在他坚实有力的胸膛上画圈圈?
揪着他的耳朵胡乱吹气?
对了,还有将手悄咪咪在他腰上捏两把?
他竟然都没恼,果然是在做梦哎。
冷千杨眼底翻滚着火山恨不得将人就地正法。
你到底闹够了没有?
“说,是不是故意的,嗯?”
他侧身捏着苏青之的脸扯了扯审问道。
国安局里的阴阳师:凶煞
眼前的小弟子恬不知耻的用指甲开始刮脖子了!
“来人,我要沐浴,水再冷些!”
冷千杨暴躁地跳下床榻厉声喝道。
一晚上叫了五次冷水澡!
李野打着哈欠暗暗惊叹:仙君的战斗力果然彪悍,嘿嘿嘿。
翌日醒来的苏青之一脸茫然,这是仙君的房间?
自己昨夜喝断片了,好像一直在说红豆。
红豆相思入骨,这算是哄好了吧?
不过仙君人呐?
难道还是没哄好?
“千杨!”
苏青之心里大急跳下床榻转过屏风都呆住了。
仙君怎么泡在水里睡着了?
“千杨,你糊涂了吗,怎么能在水里睡觉,这么刺骨的水!
苏青之伸手扒拉着眼前人,跟看傻瓜一样。
你还问,昨夜你都干了多少坏事!
还不都是因为你。
“阿嚏!”
冷千杨打着喷嚏不悦地瞪了苏青之一眼。
大佬还在生气中,赶紧哄。
“姜汤马上来,是爱心姜汤哦!”
苏青之露出狗腿子一般的笑容准备溜出屋。
“姜汤没有你甜。”
冷千杨拦腰抱起昨夜捣乱的小贼子将她“吧唧”扔上了床。
“你干什么,哈哈,痒!”
“你别过来!”
“喂,你可是仙君,无耻!”
窗外的李野露出老母亲一般慈爱的眼神兴奋地搓了搓手。
我的杨宝CP稳了,哈哈。
“里面的动静好大哦,啧啧。”
“行了,仙君在上那是绝对的。”
“昨晚五次冷水澡,这又得加一回了吧!”
围观的弟子们窃窃私语着,自觉后退了三百米。
被子大战告一段落,苏青之揉着酸痛的腰出了房门就对上李野猥琐的小眼神。
“这个药消肿止痛极好的,哥哥对你好吧?”
“这个火爆腰花,鹿茸酒都是大补,吃了腰就不酸了。”
“这盒蜜香听说非常美妙,苏师弟,咱自己人甭客气。”
围观的师兄弟们忽然好贴心,温柔的叫人害怕。
美妙个辣子,我被你家仙君捂在被子里是挠痒痒好吗?
“小野鸭,我弄死你。”
爆炸的苏青之照着李野的屁股就是一脚,悲催地发现自己劈叉了?
“嘶嘶!”
好久没练这个舞蹈基本动作,突然的劈叉好疼,撕裂的疼。
“小宝,动作轻点。”
身后的仙君很没眼色地扶起她补了一句。
“哦噢!”
众弟子们瞬间秒懂,默契散场留下一片狼藉的瓜子皮和花生壳。
这堆了半米高的瓜子皮和花生壳?
苏青之欲哭无泪,落荒而逃。
我莫名就被算作是被推倒了,是..是吗?嘤嘤。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