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撿到一隻始皇帝-第四百三十七章 最後的頑強閲讀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捡到一只始皇帝
楚国的贵族极多,坐镇各地,拥有的权力也比较大,这对楚国而言,是阻碍他与秦国争霸的一个重要因素,因为内部不够统一,杂乱无章,就连军队都做不到统一,这是非常糟糕的事情,可是换个角度来说,这样的内部情况,也并非是完全没用,最重要的就是楚王不必担心钱粮的问题。
各地的诸侯有在战时为楚王效力的义务,粮食军械,也是要自己来承担,故而楚国能征召出几十万士卒来,却不会直接让楚国的国库崩溃,而且,这些乡土情怀非常强烈的大小贵族们,会自发的带着自己的私卒和门客们参与战斗,他们在某些时候,会趁着秦国军队对地形的不熟悉,对秦国占领乡里的军队进行袭击,骚扰后勤粮道。
而楚国这次也知道自己面临的是什么,诸多贵族上下一心,保卫楚国,这些来自楚国的蛮夷,发起狠来,倒是很有血性,几乎没有几个贵族投降或者被俘虏,要么战死,要么战败自杀。而作为主将的项燕,在此刻也是愁怀了,赵括击溃了他的左翼防线,使得九江,长沙等地区与自己失去联系。
面对庞大的楚国,赵括选择了切割运动战,就是从两个方向上来将楚国分成四个部分,徐徐吞并,这样一来,就能有效的阻止项燕的战略纵深,事实上,像这样的战略,王翦和李牧都未必能用的出来,因为这样的指挥需要太多东西,赵括有这样的经验,可是其余人的经验还差了些。
赵括自己带着军队,一路攻破居巢等地,领着军队杀到了庐山附近,直接将楚国沿着直线切开,而李牧的迅猛突进,则是从长沙一带直接冲到了钱塘附近,将楚国横向又切开了一次,如此一来,楚国无法整合在一起,四个部分各自为战,赵康又迅速攻占巨巢以北的全部楚地,楚国岌岌可危。
项燕的边打边退,似乎也不太可行,因为楚地战场被赵括切成了四块,项燕只能选择打通这些地区之间的联系,不至于让他们迅速就被秦国所吞并,而楚王则是要继续跑,因为李牧已经杀到了这里。这场战争也就此进入最为焦灼的状态,不愿意看到国家覆灭的楚人,发挥出了最强大的战斗力,在广陵等地,甚至一度开始了反攻。
楚国的年轻人,不断的被官吏们调往站场,他们没有武器,没有粮食,甚至要拿着农具,或者是淘汰下来的破旧装备来参与到战争里,这些年轻的性命就不断的在战场中被终结,赵括也变得越来越忙,秦国绝对不能陷入泥潭,必须要尽快的解决楚国,而楚国各地的文化风俗差异太大。
很多已经被攻占的地区,还会出现叛乱,动荡不已,赵括必须要万分的小心,秦国的实力的确强的可怕,可是他要做的是以最小的代价来结束战争,这些年轻的士卒们,跟他儿子一个年纪,他不能看着他们无意义的战死在这里,哪怕是死掉一个士卒,他都非常的心疼。
当赵括靠近了南海的时候,他已经是直直的将楚国凿穿了,接下来,就是各部配合,歼灭四个战场上的楚国军队的有生力量,赵括坐在营帐内,迅速的安排战略,王翦所遇到的阻碍是最大的,这里也是项燕主力所在的地方,故而这里是不能冒然进攻的,现在要拿下的就是西南这边的楚地,然后大军聚集,直接拔掉东南。
赵括正在忙碌着,有斥候急匆匆的走了进来,说道:“武成侯,有咸阳的信件。”
赵括有些惊讶,抬起头来,看了斥候一眼,让斥候将书信放在一旁,就继续跟几个将军说起了接下来的进攻方向,赵括说道:“让王翦拖住项燕的主力军队,不求他能歼灭,只要他能打通与曲阳的联系就好!”
“让李牧不要轻易的靠近钱塘,在钱塘两侧,都有楚国的大量军队,以他现在的军队数量,冒然进攻,可能会被堵截在这里,让他做好北上支援王翦的准备,早些与王翦取得联系,让赵康继续推进,沿水平定北部诸县,告诉他,不许屠杀县城,不许杀害俘虏!!”
“李信,你去帮我读个书信…”,赵括对李信叫着,又看向了其余几个将军,继续说道:“羌瘣,你领着战车部队,攻打南野等地区,拿下之后,就不要轻举妄动,等待我的军令,肆,你负责前往湘水,李牧将军的主力前往钱塘方向,这里又被叛军所占领了,你要夺回这周围的县城,同时,要排查那些躲藏起来的叛军,但是不要误伤百姓!”
“唯!”
后来的我与他无关
“武成侯,李牧将军送来战报,他的先锋部队遭遇楚国的王军,王军人数大概有六万多人,李牧将军说这些人都是楚王临时召集起来的,都是些老弱,没有像样的武器装备…这支军队正在北上准备增援项燕部,同时,从庐陵调出一支军队,目标似乎是乌伤一带….李牧将军在等待您的命令。”
赵括正在忙碌着,而暂时不必出征的李信拿起了书信,他低着头,看了片刻,正要读,却是忽然愣住了,他脸色大变,说不出话来,迟疑了许久,他忍不住的看向了赵括,低声打断了他,“武成侯…这…您的家书。”,正在下达命令的赵括停了下来,看着李信那不自然的脸色,从他手里接过了书信。
赵括接过书信,低头看了几眼。
忽然,他愣住了。
他看着手中的书信,整个人一动不动。
納 妾 記
周围的将军们还在说着接下来的战争,谈论着楚国军队的动向,而赵括却什么都听不到了,只觉得耳边嗡嗡作响,天旋地转,李信担忧的看着他,他看着赵括那愈发苍白的脸色,想要说些什么,张开了嘴,却不知该如何安慰,那一刻,赵括的面色变得极其难看,双手都在颤抖着。
“武成侯…李牧将军还在等待您的命令…武成侯?武成侯??您无碍??”
“啊…我…我无碍。”,赵括将书信折叠起来,放进了怀里,他看向了将军们,将军们此刻也停了下来,盯着他,完全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赵括低下头,看着面前的舆图,他开口说道:“所谓王军是不可能增援项燕的,项燕自己都想要撤退,他怎么会召集援军呢,而庐陵又同时出兵,这支援军是吸引李牧去追击的,这支庐陵的军队想要打通被李牧切断的道路,迎回项燕。”
赵括认真的分析着,他一边说,眼泪却是一边掉。
眼泪掉落在他面前的木案上,赵括却没有停下来,他说道:“让李牧不要理会这支王军,让他回身迎击这支庐陵军队,告诉赵康,让他…让他派出一支两万人的军队进驻曲阳,若是楚国王军靠近北部战场,让他就前往击溃…如果没有靠近,就不要理会他们。”
“还有别的情况吗?”,赵括抬起头来问道。
将军们安静的看着赵括,看着他满脸的泪痕,却不知该说些什么,他们心里忽然明白,武成侯家里是出事了,他们摇了摇头,说道:“我们这就去执行。”
“好,那就去吧。”
将军们都离开了,脸上满是困惑,却有些心疼,看到赵括如此悲伤的模样,他们心里也实在不好受。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当将军离开的时候,李信却没有跟着走,李信看到面前那笔直的将军在一时间就佝偻了下来,他弯着腰,缓缓坐下来,大概就是在一瞬间,他就变得有些苍老了,浑身都在微微颤抖着,他一句话也不说话,就坐在那里,坐了很久很久…李信开口说道:“君侯,大王让您返回咸阳…您什么时候要启程?”
“君侯?”
赵括抬起头来,茫然的看着面前的李信,他看了片刻,“我还不能回去。”
特工 狂 妃 腹 黑 邪 王 我 不 嫁
“可是…”
“到目前,所有的战略都是我自己制定的,若是我离开了,各地都会短暂的陷入混乱之中,王翦他在广陵,也没有办法接手….楚国各地的抵抗十分强烈,楚地又辽阔,跟燕国的情况截然不同,这里的百姓都是仇视我们的,楚王还在不断的征召士卒,稍不注意,这场战争就要变成持久战,到时候,五十多万人在这里耗着,影响该有多大啊。”
“可是您…”
“我无碍,今天这件事,不许你告诉任何人,若是泄露,我会按着军法来处置你的。”
“唯!”
“那赵康将军那里….”
“我会告诉他的,你先出去吧,有事再来找我…”
李信也走出了营帐,赵括独自坐在这里,他这才颤抖着从怀里拿出了书信,看着手里的信,他终于是忍不住,无声的哭泣了起来,赵括几乎崩溃,可是,他却不能回去,也无法回去,战争还没有结束,几十万人的性命在自己的手里,几百万百姓的未来在自己的手里,他有必须要做的事情。
次日,赵括走出营帐,将军们惊讶的发现,赵括老了。
他身形佝偻,脸色苍白,就连发须也参杂了无数银白色,这让人有些无法接受,赵括召集将军们,做好准备,坐上戎车,继续前进。赵括依旧指挥着军队,可是他的变化还是很大,他不再像从前那样开玩笑,他总是在发呆,愣神,常常能看到他擦拭着眼泪的模样,在赵括的指挥下,秦国军队再次取得一个重大胜利。
那支王师果然就是诱饵,李牧放弃追击,直接回身迎击庐陵的军队,全歼了这支五万多人的精锐,而那诱饵,也是掉落在了赵康的手里。赵括将自己的军队四处分开,自己与李牧的军队配合,在两个月的时日内拿下了全部的西南地区,到这个时候,楚国的军队被完全挤压在东南角落,瑟瑟发抖。
赵括开始了全面的组织进攻,各地的军队纷纷朝着东南方向聚集,一时间,楚国各地都是过境的秦国士卒,这些士卒们神色肃穆,目视前方,整齐有序的朝着东南前进,这架势,吓得楚人不敢出门,而各地的贵族,也都被沿路的秦国士卒所追击,四处逃亡,有的逃亡了更南方。
在这个时候,赵括却已经来到了庐陵,这里前不久被李牧所攻下,这里也成为了赵括对楚国的临时指挥部,王翦的攻势愈发的迅猛,项燕有些无法坚持,而李牧则是在他的背后,虎视眈眈,至于楚王,此刻就躲在钱塘,看着从四面八方将自己包围起来的秦国军队,终于是重病不起,虽然没有一命呜呼,可大概也是不远了。
楚国的所有重担,都落在了项燕的身上。
这位世代为楚国死战的将军,此刻陷入绝境,赵括并没有怜悯他,反而是趁着他最虚弱的时候,发动了全面的进攻,秦国的军队,在那些名将们的带领下,从各地发动了进攻,只是在几天之内,楚国接连惨败,项燕先是败给了王翦,随后在突破李牧防线准备返回钱塘的时候又被李牧所击溃。
当他准备绕道袭击庐陵的时候又遭遇到了赵康的军队,双方大战,项燕再次战败。
楚国的几十万军队被赵括切割成了四块,然后轻易的被歼灭,如今项燕身边的十几万军队,却被围困在狭小的疆域内,四面受困,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也无法支援钱塘等地,在一个月后,秦国的主力军队攻破了钱塘等地区,楚国的东南方,真的是蛮荒之地,就是燕国的辽东都比这里要好上很多。
当初赵括在看某个名著的电视剧的时候,曾看到那种瘴气横生,士卒们喝口水能都被毒死的场景,他以为这只是戏剧化的处理,可是当他来到楚国的这片土地时,他终于明白,原来那是真的,这里就有很多活人都不能靠近的地区,有着有毒的水源,到处都是猛兽,别说开发这里,就是想要活在这里,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同月,楚王病逝,秦国军队攻破钱塘等东南县城,整个楚国,只剩下项燕领着不到十万的军队苦苦坚持。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