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藥神贅婿笔趣-第四百三十五章 施相之女讀書


藥神贅婿
小說推薦藥神贅婿药神赘婿
“你太瘦弱,不行。”
桃运小村医 平山子
“这几个也不行,一个个跟饿了几天的一样,跑都跑不快……”
严老板眉头紧锁,有些犯难了。
眼前的这些人档次实在是太差,远远达不到他内心的期望。要知道,今日这份差事可是邹家公子亲自吩咐的,当然不能有半点的马虎。
“咦?”
这时,严老板眼前一亮,蓦然在人群中看到了一个面容清秀,身材精壮的年轻男子。以他老到的眼力,一看便知此人的身体肯定差不了,若是放在猎场中肯定是逃得最快的那批。
这不正是他想要找的人吗?
“你!那个穿白色衣服的小子,算你一个!”
听到严老板的指派,林陨故作出一副欣喜若狂的神态,连忙凑了上来,心里却是在冷笑着。没错,他想要混进这个所谓的春闱猎场,至于他的目的倒是也很简单。
无非就是进去闹上一场,给这个看上去安详平和的苍狼国都来点小风浪,谁让来这春闱猎场的人都是那些国都里数得上名号的王公贵族呢?他只要在里面随便杀几个人,肯定能引起一些动荡,到那时掌控天下情报的天机阁之人自然会有所动作。只要天机阁的人寻到了他,那他也就能顺势打听一下这里的情报了。
反正这些王公贵族只是一群披着人皮的畜生,就算死了也是活该。至少他们现在的死,还能给林陨带来一点价值,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差不多十个了!”
看着眼前这十个包括林陨在内的年轻男子们,严老板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虽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那多少也算是凑合了。
在他的带领下,林陨几人就这么被带到了一处广阔的猎场之中。此处平原环绕,甚至连山坡都没有几座,可谓是根本没有什么遮掩的东西。别说是那些修为不凡的王公贵族们了,就算是一般的武者,手持弓箭也能轻易射杀四处逃窜的凡人们。
“这帮人,死不足惜。”
林陨眼中不禁带上了几分寒意。
这个严老板嘴上说着活下来的人能得到十两银子,可实际上只要是进入了这座猎场的人,恐怕根本就不存在什么生存下去的概率。
在将他们带入猎场之后,严老板便是直接离去了。按他的话,只要再过半个时辰左右,那些贵族公子小姐们就会进入猎场。他们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拼了命地逃跑,如此才能让那些公子小姐们感受到围猎的乐趣。如果有人消极赴死的话,严老板甚至不会支付半文钱的抚恤金。
“你们就这么放心那个严老板?”
看了一眼旁边这些目露绝望的人们,林陨忍不住问道:“万一我们死在这里,他却故意不给钱怎么办?人都死了,难道我们还能找他讨债不成?”
“小兄弟,一看你就是太年轻。”
“就算他不给,我们这些生活在最底层的穷苦人又能怎么办呢?”
此话一出,所有人皆是露出了苦涩的神情,叹气道:“最起码,严老板的信誉还是比较好的。我们也是走上了绝路,只希望能够用这条贱命赌一把,给自己的家人换点救命钱。”
林陨沉默了。
出现在这猎场的起码有三四十人,几乎每一个都是面黄肌瘦,最少也是饿了两三天的。如果他们不是真的走投无路,又怎么可能会来这里拿命来赌一次呢?
对于他们的选择,林陨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个世上绝望的人实在是太多。他不是圣人,也不想成为圣人,自然不可能救助得了整个天下的穷苦之人。
他唯一能做的,那就是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这些人一把,仅此而已。
“听我的,你们现在就拿着这些银两尽快离开,以后都不要来这里了。”
林陨眼中带着一丝异样的光芒,缓缓道。
他的声音中仿佛带着某种神奇的魔力,让这些人神色呆滞,情不自禁地听从于他。以他那庞大的精神力量,只需要动上一点小手段,这些凡人的心智自然会受到一些影响。
只见他在原地扔下了一大袋银两,旋即便是消失在了众人面前。
这次的春闱猎场,有他一个就足够了。
原来没如果 兰台公爵
……
猎场大门之外。
一匹匹神骏的良驹伫立于此,而在马背之上的则是一个个腰佩璞玉,看上去贵气十足的青年男女们。这五六人可谓是男的俊朗,女的貌美,脚踏如意云羽靴,脸上带着几分倨傲之色。
这几人,便是参与此次春闱猎场的贵族公子小姐们。
“邹兄,听说你这次可是花了大价钱,不惜请翰林院的章学士替你对出了那施小姐给出的上联,今日才能有幸邀请施小姐与你一同游玩这猎场。”
“邹兄如此用心良苦,若是施小姐知道了,一定会大为感动的。”
有两名青年男子接连笑道。
“两位说笑了,邹某也只是运气好而已。”
龙道苍穹
听到这话,那其中一名面目俊朗,神态自傲的白衣男子有些自得地道:“如果不是施小姐肯赏脸抬爱的话,恐怕就算是对上了那道上联,人家也未必肯来啊!”
言下之意,无非是在显摆着那位施小姐是对他有意思,才愿意跟他一起游玩。
“国都内有谁不知道施相之女才华横溢,琴棋书画之道皆为世上大家,自身又是倾国倾城,温婉动人。”
其中一名身穿白色劲装,英姿飒爽的女子不禁轻笑道:“苍狼国上下不知道有多少青年才俊倾慕于她,就连任轩和吕建那样的绝世天才都要为她大打出手,可她一心追求圣贤之道,不愿出门。为了婉拒任轩二人,她还特地出了一道惊世上联,只有对出此联的人才有资格邀请她。”
“谁又能想到,就在任轩二人前往冰沧峰参加那天神祭之时,邹公子却是提前拔得头筹,把这道上联给解了!小女子倒是颇为好奇,如果此事让任轩他们知道了的话,邹公子你会不会有麻烦呢?”
话音刚落,那个邹公子脸上的得意之色一下子就消失了,他不禁瞪了一眼说话的女子。
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任轩和吕建这两人哪个不是苍狼国顶尖的青年才俊?他邹正虽然在家世上未必会输给这两人,但其他方面简直就是被碾压,根本没有什么可比性。
而且,听说那苍狼国的第一天才方晗,其实也对那位施相之女颇有情意。只是他的性格使然,始终都并没有表现得那么明显罢了!诸如此类的强大情敌,邹正根本都不敢去想,他也只是抱着万一的心态,奢望那位施小姐能够对自己另眼相看而已。
“男女之事,终究还是看两情相悦,那任轩和吕建纵使厉害,难道还能霸道到拆散有情人不成?”
邹正硬着头皮说道。
“是吗?”
那劲装女子冷笑道:“邹公子还真是好大的口气,不知道的人听了还以为施小姐早就对你情根深种了呢?如此玷污女儿家的名声,难道你就不怕施相找你的麻烦吗?”
“雨菡郡主,你到底什么意思!”
邹正再也听不下去了,怒道:“我好心邀请你来春闱猎场,你却如此咄咄相逼,莫非真以为我邹家好欺负不成?”
“邹公子误会了。”
赖上流氓校草帮
雨菡郡主淡淡道:“我只是看不惯有人拿婉儿妹妹的名声当谈资来吹牛,毕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配得上婉儿妹妹的!不要说你邹正了,就算是方晗他站在我面前,我也是这个说法!”
“你!”
邹正瞪大了眼睛,却是不知该怎么反驳。
人家说的还真没错,论身份,施婉儿不仅是当朝宰相之女,而且还是国主的外甥女,皇亲国戚。论美貌,纵观整个苍狼国若是有人敢说施婉儿第二,那肯定没人敢认第一。论才华,施婉儿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圣人之道更是娴熟于心,就连大秦天朝德高望重的翰林院老院长都曾亲自点评过施婉儿的文章!
后生可畏,女子亦可当大家之称。
如此惊才艳绝的女子,可谓是世上罕见,绝不是什么凡俗货色能够配得上的。
“再说了,你那道下联,又不是你自己对出来的。找人代笔还这么得瑟,真拿自己当根葱了?难道你以为婉儿妹妹真不知道你几斤几两吗?只是没有戳穿你罢了!”
雨菡郡主冷笑道:“如此精妙的上联,又岂是你这种酒囊饭袋能够对得出来的?婉儿妹妹之所以答应跟你出来,完全是看在了那位翰林院学士的面子上。”
妙人儿倪家少女。
据说此联出世之后,可谓是难倒了整个苍狼国的文人才子们,有些人甚至废寝忘食地想要对出下联,却是沉陷其中无法自拔。
寻师有计出师表 执剑问情
此联看似平凡,实际上却是一个拆字对,“人儿”合成“倪”,“妙”字分开则是“少女”。
顺带一提,那位翰林院学士对出的下联乃是“信言者诸信人言”。虽然在字面上足以跟上联匹敌,但是解释起来终归是有些牵强。
“雨菡姐姐,因何事如此动怒呢?”
蓦然间,一个轻柔动人的声音婉转传来,如那三月春风般拂过在场几人的心扉,令人情不自禁地融入了那姹紫千红的春景之中。
女子面容绝美,说是倾城倾国绝不为过,冰肌玉骨。明眸皓齿,柔美的鹅蛋脸上总是带着一抹浅浅的笑意,一身朴素而不失优雅的轻纱黄裙随风摇曳,温婉娴静的姿态犹如从画中走出来的书香女子。
她很美,却不仅仅是美在外貌,更是美在气质。
尤其是那一双睫毛微颤的眸子,充斥着知性温柔的味道,让人难以忘怀。
她,就是施婉儿。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