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e9c精华都市小說 最後的三國2興魏 愛下-第1547章 禁馬令相伴-568mr

最後的三國2興魏
小說推薦最後的三國2興魏
自清代以后,北方的游牧民族突然地没落了,再也无法对中原王朝构成威胁,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枪炮的兴起,让北方游牧民族的骑兵失去了威力,在机关枪的面前,任何凶悍的骑兵都会被杀得片甲不留。
当然因为科技水平的缘故,在这个时代曹亮是造不出机关枪的,但换一个思维考虑,如果胡人没有了战马,没有了骑兵,还能对中原王朝构成威胁吗?
假如草原上没有马的话,北方的游牧民族只能是去骑羊骑牛骑骆驼,而这些牲畜,是永远也无法取代马的地位。
所以曹亮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那就是要在草原上实行禁马令,任何草原上的部落,禁止畜养马匹,只要这条禁令可以推行下去,草原上将不会再有骑兵这个兵种,而没有了骑兵,北方的游牧民族将不会再对中原王朝构成威胁。
就算有朝一日,北方的某一个部落强大了起来,他们依靠步兵,光是长途跋涉到达中原就得需要很长的时间,而中原最不缺乏的就是步兵,根本就不会惧怕胡人的入侵,没有强大的机动能力,他们只能是被困在草原上,世世代代在狭隘的地域内游牧为生,永远不会再有崛起的机会。
除了北方,在西南也有少数民族的存在,但他们从来也没有对中原王朝构成过威胁,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西南少数民族居住地是以山地为主,没有骑兵,他们最多也就只能是守住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与中原王朝历来相安无事。
战马的作用几乎决定了北方游牧民族的命运,曹亮的禁马令,等于是拨掉了毒蛇的獠牙,没有了毒牙,再凶狠的蛇也是温顺无比,没有了战马,再凶猛的胡人也如同绵羊一般。
不过禁马令虽好,但也必须能顺利地推行下去才会起到应有的效果。这次曹亮横扫了整个草原,如果他像卫青霍去病那样凯旋而归,过不了几年,鲜卑人就会卷土重来,就算鲜卑人灭亡了,也有其他的胡人重新的统治这片草……
所以,曹亮并没有对鲜卑人赶尽杀绝,而是尽可能的收降他们,除了鲜卑人之外,还有乌桓人还有匈奴人,还有别的部落,曹亮是海纳百川,只要他们肯归降,统统是来者不拒。
但有一点,所有归降的部落,都必须交出他们的战马,甚至连一匹都不能保留,曹亮可以让他们保留短刀匕首甚至是弓箭之类的武器,但在战马的问题上,曹亮一步也不退让。
留人不马,留马不留人,想要活命,那就必须要交出战马,留下战马也可以,交出人头就行了。
禁马令严格地推行了下去,那些已经投降的部落不得不交出了许有人战马,这才换来了在草原上生存的资格。
虽然马匹对胡人来说十分的重要,但相比起生存来,还是要逊色的许多,盛乐之战后,并州军缴获了大量的牛羊和刚刚宰杀的牛羊肉,曹亮并没有将这些东西据为己有,而是下令分发给鲜卑诸部落,以让他们能够渡过难关。
曹亮将草原分为了十几个部分,每个部落都必须要在指定的区域内放牧,各个部落之间,不得有任何的往来和交流,曹亮在草原上设置了塞北都护府,来管理和监督各个部落,一旦发现他们有养马或越界的行为,立即进行严厉的惩处。
塞北都护府将是草原上唯一合法拥有马匹的机构,他们将负责巡视草原上的各个部落,征收赋税,打击外来入侵的部落,确保草原上的和平和安宁。
禁马令只要能够长期的执行下去,必将会大大地削弱这些游牧民族的战斗能力,由于无马可骑,下一代的胡人也将逐渐失去骑马的能力,那怕真有一匹战马放在他的面前,他们都不知道如何去骑乘,甚至几代人之后,连马为何物都不知道。
没有战马,也不会过多的影响他们的生活,毕竟这些游牧民族一直以来,都是以牛羊为食物,只要允许他们放牧,就能保障他们的最低生活需求。
为了防止胡人从草原上捕获野马来进行驯化,曹亮下令骑兵对草原上的野马群进行大规模的猎杀,根据野马群飘忽不定的特点,曹亮还专门地派人在各个水源地进行投毒,野马群行踪不定,极难捕获,但是任何动物,终归都是要喝水的,而草原上的水源地,往往比较有限,并州军只需要在一些湖泊和河流之中投毒或将因疫病死亡的马或其他的动物的尸体投入水中,便可以将野马群毒死或者令其疫病横行。
在并州军多管齐下的手段之下,草原上的野马群数量已经大为地减少了,只要坚持不懈地打击,这些野马群迟早都会灭绝。
草原上的部落也和中原王朝一样,也是部族更替的,一个部落衰落了,另一个部落就会崛起来,轮换罔替,匈奴之后是鲜卑,鲜卑之后是柔然,接下来的历史长河之中,突厥、回纥、契丹、女真、蒙古、满洲相继粉墨登场,例如蒙古,最初只是一些松散的,互不相连的小部落,受到了女真贵族的压迫和剥削,正是因为一个天才人物铁木真的出现,使得蒙古成为统治了大半个欧亚大陆的强盛帝国。
如果能将这些民族消灭在萌芽状态,不给他们兴起的机会,那么就可以维持草原的稳定与安宁,对中原王朝也构不成任何的威胁。
拓跋力微死后,鲜卑人和匈奴人从北海南下,正式地臣服于曹亮。曹亮将鲜卑部落一分为六,分别由拓跋力微的几个儿子统领一部,和乌桓、匈奴以及鲜卑人的其他部落分别的划出一片区域,成为各部的领地,这些部落只能是在各自的区域之中生活,相互之间不得往来和交流,必须接受塞北都护府的管辖,遵从塞北都护府都督的命令,交纳额定的赋税,同时也受到塞北都护府的保护,免受其他外来的部落的侵扰。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