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ppj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186 閆旭警告喬涵兒相伴-ikw2o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
乔墨儿见乔涵儿这么畏惧闫旭,突然就对他来了兴趣,趁乔涵儿像掉了魂一样的跑出了耿王府,她就开始向闫旭讨要镇住乔涵儿的方法。
“太师,为何她那么怕你?”
“呵呵,你叫我太师,有点儿不太适应你这么正经的样子,我还是喜欢听你叫我闫旭。”
闫旭确实不习惯乔墨儿喊他太师,以前在一起玩耍聊天的时候,她总是直呼他其名,现在重新相遇,他倒反怀念起乔墨儿喊自己全名的样子。
“还是算了吧,太师。我和你不是很熟,直呼其名有枉礼法。”
乔墨儿可不敢造次,虽然她有耿逸怀庇护,却不能目无王法,闫旭贵为太师,能到耿王府看看她,已经算是给她面子了,再直呼其名,简直是在作死的边缘渐行渐远。
“太师,你还是教教我怎么镇住那个侧妃乔涵儿吧!”
乔墨儿拜托他传授点经验给她,以免以后又会被乔涵儿给欺负了。
“你还怕她吗?”
闫旭问。
“我不是怕她,我是不希望她因为欺负不到我,而欺负到我嫂嫂头上。”
“乔涵儿敢欺负三公主?”
“是啊,乔涵儿什么都敢,我听说嫂嫂的母亲曾经是皇后,因为某些事情,现在被废成了才人,如今嫂嫂在皇宫里没有了人撑腰,才总是被乔涵儿给欺负了。”
乔墨儿用手背遮挡着自己的嘴巴,小声的告诉闫旭。
“而我就是看不惯她欺负嫂嫂,所以总是同她在府里三天一大吵,两天一小吵。”
“哈哈哈,你不逆来顺受的样子,还真是同以前一样啊!”
“以前?太师以前就认识墨儿了吗?上次在太师府对墨儿说的话,也是让墨儿一头雾水。”
闫旭想耿逸怀不想让她见外人,也不告诉她真实的身份,是不希望她想起过去,尤其是她父母双亡的事情,对她打击应该很大,不然她怎么会忘了过去的一切。
“别多想,我们上次在太师府第一次见,你只是同我的老友长得很像。”
闫旭转移话题,“我陪你喝点儿即墨烧吧!”
“好啊,你快告诉我怎么用气场镇那个侧妃啊!”
乔墨儿给闫旭斟酒,继续追问她如何镇住乔涵儿。
“一个字,冷。”
“冷?”
“你同她不熟就少同她废话,然后用眼睛一直瞪着她,即使她笑脸相迎,你也不能输了气势,一定要忍住,别她一服软,你就心软了!”
闫旭教乔墨儿的方法,完全是当初看乔墨儿镇住别人,稳重自己时偷学到的;现在教她这些,只不过是班门弄斧,把自己学到的还给了她。
回到北宋當大佬
乔墨儿听闫旭教的,模仿了一遍给他看看,“咳咳咳,你看看,是不是这样…”
乔墨儿一本正经的把衣裳整整,然后耷拉着个脸瞪着闫旭,开始了各种模仿。
“对对对。”
闫旭拍手给乔墨儿点赞,“孺子可教也。”
“那你看看,我这样模仿的是谁?”
乔墨儿又整了整衣服,模仿着耿逸怀臭着一张脸,各种不想理人的样子。
“墨儿,你把耿兄模仿的可是淋漓尽致啊!”
“世子哥哥喜欢臭着一张脸,好像全世界都欠了他一样的,不过好在嫂嫂喜欢他,那个乔涵儿也喜欢他,才不至于让他以后孤独终老。”
“那你知道你世子哥哥喜欢谁吗?”
乔墨儿拿起即墨烧对着闫旭干杯,肯定的回答道,“除了我,还有谁!”
“墨儿果真聪明至极啊!”
乔墨儿同闫旭聊得开心,乔涵儿差人送了膳食过来,自己怂了不敢进柴火房,若是里面的是别人,乔涵儿定有一万种法子,要把乔墨儿发卖出去,可里面的人是闫旭,她就算有通天的本领,也不敢在太岁身上动土啊。
三年前,闫旭来过一趟耿王府,说什么也不允许耿逸怀留下乔涵儿这个祸害。
耿逸怀不同意,他有私心,想利用乔涵儿,恶心三公主,让三公主主动提出和离,可三公主无动于衷,哪怕耿逸怀各种对乔涵儿示好,三公主还是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吞视而不见。
乔涵儿也是因为那段时间被耿逸怀利用过,才能在耿王府有一足之地,不然看在闫旭是耿逸怀的好友份上,想将她扫出耿王府,绝对是九牛一毛,不值一提的事情。
闫旭怎么同耿逸怀说都没有用,他就自己找到乔涵儿,“第一次你杀了鹿婵,第二次你险些将婉娘也杀了,你这毒妇,总有一天,我拿到我该有的权利,第一个就杀了你,即使是耿逸怀要护你,我也要你死无葬身之地!现在的你,最好给我安分守己,别到时候被耿逸怀知道真相,你要杀他母亲,那就不是我闫旭要杀你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修成神仙好私奔
“你想干嘛?”
“劝你离我远一点,别在我的视线附近出现,否则就算是在耿王府,我也会亲手杀了你。”
闫旭轻拍乔涵儿的肩膀,轻挑了下眉毛肆意的笑着离开了耿王府。
而现在,闫旭和乔墨儿有说有笑的在柴火房,乔涵儿的心又开始不淡定了,要是闫旭让乔墨儿恢复了记忆,那岂不是会助闫旭一臂之力,杀了自己怎么办?
天才劍 楓吟紫
木叶之井上千叶
乔涵儿也不知道为什么,人越长大,就越害怕死去,她可以看着别人死在自己面前,但绝对不可以让自己受一点儿伤害。
大概过了几个时辰,太师府传来信说有人登门拜访,闫旭才不舍得的起身要离开耿王府。
“我明日再看你。”
“嗯嗯,记得多带几瓶即墨烧过来。”
“没问题。”
闫旭说完拂袖离开了柴火房,路过乔涵儿院前的时候,他停下脚步,撇了一眼乔涵儿的房门,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巫战天下 劳燕
乔涵儿知道闫旭猜到自己在看他,在那停留片刻是想警告自己不要再动乔墨儿了。
待闫旭离开之后,乔涵儿才把紧闭的大门打开了。
她长舒一口气,怕是这几日也是动不了乔墨儿了。
“该死的乔墨儿,如今这样落魄这样都有人相助,我就看看到最后是你命硬,还是我下手快。”
乔墨儿见闫旭走了,还剩下点儿即墨烧,便想着今晚那个韩云熙要是来了,就分点儿给他尝尝,要是不来,就只有她自己有这个口福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