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xq3b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極夜玩家 txt-022 降臨·永眠·甦醒熱推-iwaq3

極夜玩家
小說推薦極夜玩家
吞天翼王四肢颀长,背后还有一对不断扇动的肉翅,不过和他的那些族人不同,他的身上到处洋溢着金色的光芒,一滴滴金色血液顺着肉翅的纹理落下,触碰到大地便升腾起一丝又一丝氤氲的雾气。
他给人的感觉如同一只沐浴在炽烈阳光之中的凤凰,全身上下都带着难以言喻的热浪,一阵又一阵,将人的肉体和精神同时点燃。
“能引动我出手,你们整个计划确实完美无缺,如果我不来这儿,恐怕真能让你逃回海陆。”吞天翼王的气势十足,语音语调却很温和,仿佛一个长辈正在教导年幼无知的后辈,“连白冬雪都是你们这边的人,究竟还有多少人站在你们这儿呢?可惜再如何精妙的布置,再如何完美的计划,在绝对力量面前,终究是空。”
“可你还是让他逃走了。”鸣绪抬头看着他,语气平淡,称述着事实。
吞天翼王的嘴角抽搐了下。
确实,白冬雪和他的人已经乘坐浮空艇离去,要追上他很难,只要离开这片区域,他应该能找到很多白家的人,一些半只脚跨进9级门槛的玩家虽然不是吞天翼王的对手,但是保住白冬雪却是绰绰有余了。
如果那些9级真的不会再出现,他自然不会在乎,可他知道,新世界的围困只是暂时的,没有白莉莉的手下留情,他们两人也出不来。
要是等白王回归,发现许多白家重要玩家死在他手里,那恐怕就要不死不休了。
吞天翼王对自己的实力很有自信心,但没有自信到认为可以挡住七大陆第一玩家。
不知何时,四周忽然出现十几个鸟人,将鸣绪团团包围在内。他们都是吞天翼王家族的玩家,这样的鸟人,她和李想曾经杀过一个,也因此,李想被放逐到了灾厄长城。
从吞天翼王联手双月领主和黑王入侵灯塔学院的那一刻起,双方的矛盾就没停歇过。
这些鸟人全是玩家,气息都十分强大,即便她在全盛时期,面对这种包围也难以脱身。
“听说冬零家的大小姐还是处子之身,既然白冬雪逃走了,我想我们有的是时间好好聊聊,也许多聊几天,他就会带着人回来了,不是吗?”
吞天翼王的声音慢慢变冷,
“我的族人们需要一个强大的容器不断孕育后代,无上的神血虽然给予了他们新的身躯和力量,但却限制了他们的繁殖能力,我想你会是一个很不错的容器。”
他有的是办法让鸣绪死不掉,然后就这么活成一个rbq被他无数族人侵犯,生下后代。
正像白准对待这件事的态度一样,所有9级心里也有底线和基准,如果出手对付五大王座家族,那必然会惹恼五王,但只是对付其中一个,还并不是最重要的人,就算最后冬零王暴怒,也不至于到不死不休的地步。
走到他们这一步,眼中大多只有利益,哪里还有什么感情。
后裔没了,那么多岁月可活,总还能再创造一个,反正他们是人类,不是那些难以孕育后代的虚空生命体。
“你做梦。”鸣绪忽然抓紧月影白霜,周围的十几只鸟人立即做出戒备姿势。
吞天翼王脸色的笑容忽然一滞,从鸣绪漆黑的双瞳中,他清晰看到了自己身体的倒影!
刹那间,一阵如同战鼓般的声音在耳畔炸裂,那些包围的鸟人一个个脸上涌起不正常的潮红,心脏疯狂跳动着。
实力最弱的几人双眼慢慢突出,两只手猛地扼住自己的喉咙,脸上是极度惊恐和痛苦之色,仿佛看到了什么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的恐怖景象。
噗!
几人嘴里猛地射出夹杂着无数内脏的鲜血,背后的双翅像是被无形的巨手给抓住了一般,然后撕拉一声,硬生生扯成了两截!
【万物之母神,森之黑山羊】
【莎布·尼古拉丝】
【Shub-Niggurath】
一句又一句仿佛低语般的呢喃在鸣绪的嘴里吟唱而出,她的身体渐渐被一团又一团黑雾笼罩,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孕育,在被召唤。
“永恒存在?!你竟然想让永恒存在附身?!”吞天翼王没有去过永恒之门,但对那些门后的存在们如雷贯耳,那是只有达到9级才有资格接触的世界,只有超脱9级,才能涉及前往的领域!
听说费钰景就是召唤了永恒存在的幻影才将李想杀死,那股威能,足以轰杀无数低阶玩家。
而现在,这个少女更加疯狂,她在祈求,在祷告,在引诱永恒存在附身。
无论能否成功,一旦她口中那位永恒存在注意到这里,那但凡听闻过她的真名而非眷者的人都将被拉走,彻底抹杀!
9级也绝不例外。
那群鸟人发出撕心裂肺般的叫声,看着自己家族里最精锐的一批后裔被一个个撕碎,当作血肉祭品奉献给一个不可名状的存在,吞天翼王只觉得头脑发麻。
因为强大,所以他能比其他人更早感知到脚下大地传来的震动感,那是什么东西在苏醒,那位永恒存在在七大陆也有分身残留?
鸣绪的眼瞳中渐渐泛起白色,黑白双色里映照着一个只有毁灭的世界,她的身体在微微颤抖,这种祈祷已经超过了她身体能承受的极限,通过掌心的暗杀刺青和这些日子消化的至高气息,她早就是那位存在的眷者。
而且和李想一样,她并不是普通的眷属,是带有化身意味,代替永恒存在行走在七大陆的执行体。
这代表她拥有很多莎布·尼古拉丝的权能,也极有可能真的被作为载体降临。
莎布·尼古拉丝是一团不断翻滚溃烂的巨大云雾。有时云雾可能会聚合在一起,形成骇人的身体器官,黏滑的黑色触手,滴着粘液的嘴,或扭曲的短腿,腿末端是勉强可以被称为“羊”蹄的黑色蹄子。在她降临时,会裂生出黑山羊幼崽。
而那些黑山羊幼崽实际上是无数各个等级灾厄的聚合体,它们嘶吼,鸣叫,粘合在一起,然后降临在大地,代替母神传播福音,吞噬不敬之人。
吞天翼王知道一些这位永恒存在的事迹,但只限于很表层的认知,他们作为低阶生命是无法真正认知这些存在的,这是一种认知障碍,源于生命等级的差距,除非达到9级之上,否则他们也没有诵念这些存在名字的资格。
除非是他们钦定的眷者。
他只依稀记得,莎布·尼古拉丝是三原柱神之一,仅次于传说中的阿撒托斯。
这个疯女人,难道不怕成为降临体形神俱灭,连灵魂都不剩下吗?
吞天翼王将身上燃烧的炽烈光芒猛地往大地一沉,勉强抵挡住莎布·尼古拉丝的力量,然后忽然闪烁到鸣绪的背后,一截灿烂的金色羽毛破开黑色雾气,狠狠扎进了她的后心!
“必须封住她,不能她继续进行降临仪式。”此刻吞天翼王的心里哪里还有什么9级之上的秘密,难以言喻的恐惧感迫使着他快速使用力量封锁鸣绪。
又是好几根金色羽毛扎进她的身体,将气息最重的几处封锁住,然后他猛地挥动背后的肉翅,无数炽热光柱落下,如同铁钉般将鸣绪的四肢贯穿,将她钉在了后方一个虚幻的金色十字架上。
这些光钉刺入鸣绪的肌肤后能有效遏制住灾厄气息的蔓延,在她的手腕脚踝处不断冒出金色的烟火,和黑色的雾气缭绕在一起,将它们驱散。
那种钻入身心的痛苦令一向没有感情的鸣绪都发出了难以忍受的呻吟,只有疼痛到极点,她才会这样。
可即便是这样,她都没有停止降临仪式,这么下去,就算真的成功,她自身一定会灰飞烟灭,万劫不复。
这是最炽烈的能量,足以贯穿任何9级之下玩家的灵魂。
吞天翼王像见了鬼一般看着她,她在执着什么?为了什么要和自己这么死磕到底?
她的降临仪式不一定真的能杀了他,但却一定会粉碎自己。
看着鸣绪眼瞳中流露的杀意,他忽然感觉到了什么。
“难道只是为了一个伴侣?你不惜用生命的代价对付我?有这种力量,你明明可以有机会逃脱,就非要和我鱼死网破不可?”
她是在等自己。
或者说从一开始,这个少女就清楚离开新世界后自己的命运,她有无数选择可以走出不一样的路,幸运的话,执掌着这份力量,她完全可以逃离追捕,将东西带到新极夜,自己也安然无事。
可她作出了最可怕,也最让人难以预料的决定,她选择用这种方式等待自己,然后同归于尽?
吞天翼王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快气炸了。
就为了一个区区的伴侣,她居然打算这样同归于尽!
就因为有那么一丁点的可能?
“你就一辈子以这种形态被钉在圣十字下,遭受我炽烈之光的炙烤,无法死去,也无法活着!”
吞天翼王猛地射出无数金色羽毛,仿佛天空也被他的金色血液染上了一层帷幕,随后鸣绪猛地一颤,整个人被光钉锁住四肢,牢牢固定在了后面的金色十字架上。
而地上姚葵的尸体就这么低着头半跪着,依旧保持着挡在她身前的姿态。
两人在金色光雨下渐渐模糊了身影。
眼看黑色的雾气和大地的鼓动就要穿透光雨迸发而出,天空中忽然降下一颗绿色的种子,种子坠地,立即扎根发芽,长成参天巨树,翠绿透明,鸣绪和姚葵以及金色十字架就这么被吸收到了里面。
碧绿色的超级古树横亘在天地间,无数根茎将地下的震动隔绝,巨大的树干透明碧绿,能清晰看到里面被封印,沉眠过去的鸣绪。
她被钉在十字架上,身上缭绕着黑色雾气,慢慢合上了眼睛。
姚葵则像是忠心的骑士守护在十字架前,单膝跪地,同样被黑气包围。
几百次的脉动后,地底深处传来的仿佛要苏醒的生物终于沉睡了过去。
“呼,多亏你来了,否则降临仪式是阻止不了了。”吞天翼王看着天空中两轮月牙下拥簇的身影,“不是说你和冬零爱两败俱伤了吗?”
“确实受了伤,不过她比我严重多了,不在血池里泡个五年十年,她是好不了的,感受到这里有永恒存在的气息,我就赶过来了,还好赶上了。这颗大地种子,你记得以后还给我。”
双月领主的脸色有些苍白,深深看了眼被封印的鸣绪,
“这个女孩,疯的不要命了啊,毕竟年轻,居然敢让永恒存在降临肉身的方式过来,那种痛苦,比死不知道可怕多少倍。”
“疯子。”吞天翼王隐隐后怕,“该死的,东西也没拿到,你说,白莉莉是不是早就料到这一步了?否则她为什么不在新世界就把东西给我们?她一定猜到了我们和兰斯洛的交易。”
“没有密不透风的墙,我们这个级数,做什么事情,都骗不了其他人,只是我们想不到她会让这么棘手的小家伙来运送东西。不过我很好奇,李想的死也和她有关,她现在又不惜用永恒之水救他,这么搞来搞去是为了什么?”
双月领主皱眉。
“听说李想,并不承认这对父母。”
“就为了逼他服用永恒之水,她就用这么多的手段?”
“也许,还有更加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两人对视,然后将视线投向了翠绿巨树。
……
魏琳琳双手抱紧金属盒子,做梦都没想到她会代替其他人来虚空世界,亲手救李想!
回想起白冬雪看自己的眼神,她有些迷茫。
不过现在可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
她将手里的金属盒子打开,里面是一个小小的药剂瓶,里面的液体是蔚蓝色的,仔细看似乎还带着金属的光泽,里面有机械在运作,有齿轮在转动,甜美的气息就勾引着她,诱惑着她,喝下去,她就能有无数人梦寐以求的机械天赋!
啪!
背后被人重重一拍。
一丝不挂,身材火辣,脸色有些疲倦和慵懒的艾莉看着这个小女孩,轻轻一笑:“小家伙,那是永恒之水,会幻化成你想要的任何东西,你看到的是什么?我看到了无数虚空生命体都渴求的虚空结晶,最本源的那种。”
“我、我看到里面有机械和齿轮。”魏琳琳脸色绯红,不敢看她,这个女人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就这样和李想赤裸抱着!
艾莉摸了摸肚子,有些满足的长长呻吟了下,忽然身体猛地颤抖!
一股撕心裂肺的痛楚在她的身体里蔓延开。
“不、不会吧……她死了?”
艾莉接过永恒之水,饮用的欲望被突如其来断裂的灵魂锁链给浇灭了。
鸣绪死了!
她没有犹豫,立即将永恒之水嘴对嘴喂给李想,如果直接给他饮用,他无法吞咽,而她可以用舌头一点点送进去。
魏琳琳看呆了,等艾莉喂完之后,她才愕然发现那个虚空少女一扫刚才的慵懒,将李想穿戴整齐,丢给了她。
“他马上就会醒过来,带他离开,我会切断虚空联络,暂时,呃,只和你联系,等他什么时候平复了,我再见他。”
说完一堆魏琳琳不明白的话,他们已经被莫名其妙送出了虚空世界。
而就在离开的刹那,李想的眼睛慢慢睁开了。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