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okkr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這靈氣要命 起點-第782章 邏輯鑒賞-ixqki


這靈氣要命
小說推薦這靈氣要命
墙外的怪物捏着徐静拽出大楼,带走一大片破碎的玻璃和石块,徐静被它攥在手里,就像是儿童手里的一个芭比娃娃。
怨灵实录
可能意识到楼里还有一个人,那个怪物低头朝里头看了看,和陈克三目相对,没错,它只有一颗紫色的大眼珠子,就像是一个巨型的探照灯,陈克看向它的眼睛,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要被吸出去。
怪物发出鸣叫,另一只手臂朝着16层横扫,只看见一根细长但坚硬的白色臂膀探进楼里,朝这陈克扫过来,沿途的办公桌、电脑和承重柱都稀里哗啦的破碎倾倒。
陈克立刻张开时间立场,很显然的,这怪物也是超越时间的东西,此举并不是为了尝试控制住怪物,而是要将它困住。
下一秒,这栋楼的16层上下都被停止,在时间停止范围内变得无坚不摧,怪物也察觉到了这个现象,想要把手抽出来,但整条胳膊都卡在楼里。
徐静还在怪物的另一只手里,而且被捏的越来越紧,她试着放电让怪物松手,但于事无补,看来这东西并不怕雷电的伤害。
陈克掏出加特林,架在断层的边沿朝着怪物的大头开火,纷飞的子弹有一半都打到了天上,还有部分射中怪物的眼睛。
子弹在怪物的眼睛表层没留下任何痕迹,神血子弹无法伤害它,它和那些血红色的超人不一样。
虽然不怕陈克的子弹,却不想怪物这下急了,一脚把16层下面的楼层踹塌了,被时间停止的几层楼没了下面的支撑,直挺挺的倒下去。
网恋骗个帅男友
这已经是莱斯科特大厦今天第二次解体。
陈克坐在地板上,抓着边沿,在一秒内解除了时间暂停,并再次张开立场,倒塌的大楼悬停在半空,飞扬的灰尘和掉落的玻璃渣、家具等等,都停滞在空中,并把怪物的一只手死死卡在里头。
陈克往下跳,踩在半空的灰尘和玻璃渣上,像是在走空中台阶,超怪物的方向跑。
他这下才看清楚怪物的全貌,那是个灰色皮肤,紫色大眼的瘦高怪人,身上有一层一层的纹路,仿佛可以把它一层一层剥开,煞是恶心。
陈克右手凝结灵能力量,并将一年份的寿命灌注其中,准备给他来个透心凉,就在此时,怪物的大眼睛看向陈克,从眼珠子里射出来一道淡紫色的光。
这光打在陈克身上,什么感觉都没有,他突然脚下一沉,玻璃渣和灰尘随着大楼的崩塌又开始往下坠去。
“这东西……解开了时间暂停?!”陈克一惊,开始做自由落体,同时失手把灵能结晶枪朝着上面抛了出去。
巨大的灵能洪流炸碎了头顶的高楼,那十几层残骸被炸得四分五裂,朝着四面八方散开,陈克只觉得天地间一篇红黄相间,蒙蒙一片。
妖孽王爷太难驯
“陈克!”
一只机械手把陈克抓住,并以极快的速度拽向上空。
一个2米多高的铁灰色铁人拎着陈克的胳膊把他带到高空,这盔甲比之前见过的要更紧凑一些,但还是很大,胳膊上有着编号:MK-50。
陈克脚下是一团灰雾,崩塌的大楼砸塌了附近的街道和小楼,那怪物还站在那里。
“徐静还在他手上。”陈克道。
“我知道。我从右边上。”李墨阳的声音从头盔的扬声器传出来,伴着机械质感。
“那就这样做。”陈克双眼泛红,肌肉开始鼓胀起来。
李墨阳松开手,陈克朝着怪物的头顶坠下,半空中变成了带角的魔人,一拳打在那怪物的眼珠子上,发出了一阵古怪的巨响。
他感觉自己的手并没有触碰到怪物本身,而是打在了某层看不见的膜上。
我的極品男友 緋雨閑
这怪物是个啥呀……?陈克想看清楚,但什么都看不到,没有任何信息,令他费解。
被怪物捏手里的徐静被大拇指摁在肚子上,喷出口胃液,怪物挣扎着,手里的力道没轻没重,李墨阳飞到怪物的侧边,双手张开,掌心居然镶嵌了两颗橙色的圣钻……
李墨阳射出两道橙色的能量波束,想要切断怪物的手,却也碰到了和陈克一样的问题。
这怪物周身,有着某种能量护罩,所有攻击都无法真正的触及到它的本体。
“用……用HCP0001……唔……”徐静用力叫道。
陈克何尝不想用,但是这玩意自从被白物借过去开了一枪之后,就再也没有上过线。
“没办法……我们需要更强的力量!”李墨阳也道。
陈克看到怪物的另一只手准备抓自己,他猛地一跃,跳到几十米开外的楼顶,砸穿了地面,落到下一层里。
周围的街区死伤惨重,很多居民躲在家里不敢出门,街上居然连一个管理局的人都没有,连军方、郡警的人也看不到。
这里被抛弃了,除非李墨阳挂掉,不然它们不会停手,哪怕街头被投放了一只如此危险的生物,合众联邦也不作出任何反应。
李墨阳飞离怪物,在不同的角度对着它进行能量照射,依然没有什么作用。
此时,戴安娜和卢西娜也杀出重围,辛苦的赶来支援,但在她们背后,那些被打翻在地的超人们,正在缓缓自愈。
“有一个办法,我想到一个办法……”陈克自言自语。
卢西娜跳到半空,六条绿色的能量手臂攥紧拳头,准备来一发大的,但刚刚跳起来,就被怪物一巴掌扇飞,整个人砸进附近的大楼里面,砸出个大窟窿。
穿越异世的妖神之恋
錦衣山河
戴安娜趁着这个间隙,迅速飞到捏着徐静的那只手上,想要把那只怪物的手融掉。
“没用……”徐静摇摇头。
就在此时,一道巨大的白色身影从灰尘中站起来,下半身看不真切,它要比怪物更加巨大。
白物双手抓着怪物的头,六只眼睛盯着它瞧,陈克则站在白物的肩膀上。
“这是……一种逻辑。”白物像陈克传来讯息。
“逻辑……”陈克不解。
白物试图把怪物的头剥开,那紫色的眼珠子滴溜溜转着,淡紫色光芒不停的闪烁,似乎很恐惧。
“叫醒老朋友。”白物又传来讯息。
陈克感觉身子一空,黑枪出现在白物的手上。
“它不是一直……”陈克捂着胸口。
“它不高兴。”白物拿着黑枪,插在怪物的眼珠子上,准备来一发。
“等一下!等一下!不要对着地面射!”陈克赶紧阻拦。
快穿之我的失忆爱人
黑枪在白物手里的威力太过于巨大,这一枪打下去,地球怕不是要穿孔。
白物单手拎起怪物,拖到半空,枪口朝上,那怪物松了徐静,双手紧紧抓住白物的胳膊,紫色的大眼珠子不停的闪烁,似乎在求饶,这么看反倒有些萌。
“最后一次,然后物归原主。”白物好像是在跟黑枪交流。
只听恐怖的能量爆炸声在耳边响起,粗壮的赤红色能量脉冲涤荡天际,即便天空依然深红,但也能看到黑枪打出的更为深沉的光柱。
那些复活的超人看到这个情形,也都撤退了,这次袭击行动宣告失败。
那怪物的头瞬间成了虚无,身子也松软下来,一片一片的剥落,化成黑灰。白物手中的枪消失不见,又回到了陈克的身体里,然后,它的身影逐渐虚化。
陈克连再见都没时间说,脚下一空,就朝下面坠落。
不过李墨阳又接住了他,与此同时,戴安娜也抱着徐静降落到地上。
在地面上,死去的怪物留下了一个旋涡状的光斑,陈克走上前,伸手一抓,从里面扯出来一把剑型的圣物。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