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81sk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步步爲途-第160章 這事不簡單-24h7r


步步爲途
小說推薦步步爲途步步为途
在场的不少村民家都有四、五亩鱼塘,钱家兄弟如果不承包垂钓中心,这一千多元可就打水漂了。
这笔账谁都会算,再留下去,岂不是傻子。
看着村民们散去,何志远心里长出一口气。
安盛水产公司和何志远之间的关系非常密切,钱家兄弟如果出事,他也要跟着丢人。
幸亏这事与钱家兄弟无关,是村民们在胡搅蛮缠,否则,他在县长心中的印象一定会大打折扣。
“你们俩还待在这儿干什么?”
副乡长张铭冷声冲王、赵二人,怒声问:
“据我所知,你们俩并无鱼塘,却鼓动村民们拦车,要不要我把派出所的人叫来和你们聊聊!”
王二毛和赵三柱听到这话后,吓得拔腿就跑,连头都不敢回。
一场闹剧就此收场!
何志远见状,出声道:
“钱总,乡里准备加大垂钓中心的扶持力度,将来,垂钓中心的生意若是好了,你们要在第一时间提高马桥村民的鱼塘租金。”
刀切豆腐——两面光!
何志远将村民们打发走之后,立即向钱家兄弟提要求,可谓不偏不倚,公正廉明。
钱荣宏连声表示,只要垂钓中心生意好起来,立即提高租金。
吴广宏将何志远的表现看在眼里,脸上露出几分赞许之色。
牛大山看到这一幕后,脸色阴沉,满脸郁闷之色。
冷眼旁观的常务副乡长刘鹏一脸怨毒的盯着何志远,心中暗道:
“他妈的,这小子运气真好,牛经义本以为志在必得,谁知却被他轻而易举化解掉了,真倒霉!”
根据何志远的事先安排,刘鹏应在乡里留守,但如此精彩的剧目,他如何能错过呢?
得知马桥村民将安盛水产公司的车拦下来后,他就骑着摩托车赶过来了。
吴广宏低声叮嘱了钱家两兄弟和闵昌华两句,转身向着云都二号车走去。
走到车前,吴广宏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转头招呼道:
“志远乡长,你过来一下!”
何志远听到这话后,不敢怠慢,连忙快步走过去。
穿越 東京 當 火影
虽说马桥村民半路拦车纯属无理取闹,但吴广宏对待这事是什么态度,何志远心里没底。
这会听到县长的招呼后,自不敢怠慢,连忙跑过去。
坐在二号车里的吴广宏打开车窗,低声说:
“志远,垂钓中心大有可为,你可以在这事上做点文章。”
“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你直接和小贾联系!”
通过之前的事,吴广宏看出何志远不但有能力,而且也有手段,如果利用好了,将成为他手下的一员猛将。
云都的经济排名在芜州相对较为靠后,吴广宏承受的压力也很大。
“谢谢县长,我一定努力!”
何志远面带微笑道。
“行,好好干!”吴广宏出声道,“安河不安稳,你在工作中多留点心眼!”
吴广宏目光如炬,怎么可能看不出今天这事背后的猫腻呢!
何志远连声向县长道谢,并表示他一定想方设法提升安河的经济。
看着吴广宏和何志远相谈甚欢,乡党委书记心中如同打翻了五味瓶一般,很不是滋味。
二号车刚起动,牛大山便向着他的车走去。
送走县长吴广宏后,何志远并未回乡政.府,而是去了安盛水产公司。
坐定后,钱荣宏见何志远脸色阴沉,急声道:
“乡长,由于我们的工作没做到位,让你跟着受牵连,抱歉!”
钱荣宏心里很清楚,若非何志远从中做工作,一县之长绝不会来参加安盛水产公司的开业庆典。
“钱总,我和你们也算是一家人,不用说两家话。”
何志远沉声道。
钱家两兄弟和闵昌华互相对视了一眼,脸上露出欣喜的神色。
作为商场精英,三人深知和一乡之长搞好关系的重要性。
虽说在安盛水产公司上,何志远鼎力出手相助,但并未像这会明确表示和他们是“一家人”。
“谢谢乡长的信任,我们保证以后绝不会再出现类似事件。”
钱荣宏信誓旦旦的说。
今天差点让何志远在县长面前出丑,钱荣宏等人很是过意不去。
“钱总,以往马桥村的村民和你们提过提高鱼塘租金的事吗?”
何志远蹙着眉头问。
钱荣宏听到问话后,出声道:
“两个月前,马桥村主任庞海领着五位村民代表郑重其事的和我们谈过这事。”
“哦,最终的结果如何?”
何志远追问。
“乡长,您对我们兄弟三人很了解,如果不是被逼无奈,我们绝不会将村民们的租金往下压的。”
钱荣宏急声解释。
“钱总,你别误会,我没责怪你们兄弟的意思。”
何志远沉声说,“庞海和你们商谈的结果如何?”
“我们的答复给今天一样。”钱荣宏沉声说,“我们承包就这个价,否则,一拍两散!”
“他们答应了?”
何志远脸上露出几分迟疑之色。
“答应了!”
钱荣宏笃定的作答。
“他们既然答应了,怎么今天突然闹起来的?”
何志远脸色阴沉,出声发问。
事出反常必有妖!
“今天村民们是在王二毛和赵三柱的鼓动下,才搞这一出的。”
“他们想借助水产公司开业之机,逼我们就范。”
钱荣华沉声说。
“钱总,王二毛和赵三柱是什么人?你刚才说他们两人并无鱼塘?”
何志远继续问。
“他们就是两个泼皮无赖,想要借此机会捞点好处!”
钱荣华不以为然的答道。
何志远听到这话后,眉头蹙的更紧了:
“王、赵两人既是破皮无赖,他们会想这么多?”
一语惊醒梦中人!
“乡长,你说的没错,我之前就觉得这事不对劲,但一下子却想不出问题出在哪儿!”
钱荣宏一脸兴奋的说,“经你这一说,我才回过神来,这两个家伙不对劲!”
“乡长,你是说有人指使王二毛和赵三柱领头闹事?”
闵昌华出声问。
“我怎么没想起这一茬来,这事和两个泼皮一点关系也没有,他们没理由掺和其中。”
钱荣华沉声说。
“乡长,我这就去找王二毛和赵三柱这两个夯货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钱荣宏满脸怒色,沉声道。
“钱总,稍安勿躁,这事也许比你想的更复杂!”
何志远用手指轻轻叩击办公桌,面色凝重。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