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mtqg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再起-第九百六十八章江豬展示-69xdu


大唐再起
小說推薦大唐再起大唐再起
无论何时,皇帝出行都是一趟极为麻烦的是,为了体现军国大事,他甚至没有带妃嫔。
当然,那些年轻貌美,肤白翘臀的宫娥,只是服侍皇帝的起居,偶尔帮助皇帝暖床罢了,毕竟梅雨季节,被子很湿。
为了安全考虑,皇帝的銮驾,并没有走陆路,而是走湘江而上长江,再逆流而上。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湘江的贡献实在太大,但又宽窄不一,每年的夏粮、秋粮,都需要排队入长沙,将湘江挤地满满当当。
而且,梅雨季节,湘江又容易泛滥成灾,威胁长沙,朝野上下都在议论疏通湘江的,李嘉以战事频繁为由,制止了这项提议。
疏通湘江,太耗费人力,一边打仗一边弄大工程,而且人又聚拢太多,一个不好,就容易出事。
不过,待近千艘船,浩浩荡荡,排成数十里的长队时,李嘉震惊了。
甚至许多的商船无奈地靠边,乃至于被迫拉上岸,为船队让行时,皇帝才真切的意识到,湘江的确不合时宜了。
全国十几个府,上百州,数百县,运送夏粮、秋粮,成百上千万石,湘江不足以承受这般的货运。
当然,陆运也行,只是成本耗费太高,得不偿失。
亦或者说,长沙达到了极限,再也无法满足作为国都的功能,迁都需要提上日程表了。
海中游
“可是,迁都需要钱啊!”李嘉陷入了沉思:“朝廷打完这仗,怕是府库得空,搬迁都城,是一项极大的工程。”
“管他呢!”李嘉回想过来,反正自己内库有钱,朝廷缺钱头痛的是那些宰相。
波涛起伏的湘江,随着细细的毛雨不断地落下,似乎已经降服在人类手下,颤颤发抖,不敢有丝毫的耍威风。
两岸的堤坝,足足比江水高上一丈有余,但仍旧显得有些低矮,从船上居高临下,能够望见堤坝下的村落。
皇帝的龙船,位于船队中间,左右护卫,所以动作极慢,走了大半天,哪怕是顺流而下,也不过两百里,湘江还未过一半。
越是这般,他对于迁都的念头,越发的强烈。
长沙府优点他抛之脑后,只记得其皇宫逼仄,屋舍低矮,宫殿也少,虽然富丽堂皇,但却不壮美,不符合他这个皇帝的身份。
打下开封后,肯定得暂居开封,作为行在。
然后,就得思考国都长久的所在。
开封只是暂居,肯定不会考虑的,无险可守,只是输送钱粮方便,历史可鉴,作为穿越者,他肯定不会去犯这样的错误。
况且,其皇宫大内比长沙大不了多少,住的憋屈。
御驾红尘 潜心的豌豆
幽州太远,还在契丹人手里,而且,元明清时代证明,幽州养活不了国都,没有大运河就是玩完。
金陵更不会考虑,帝王气太短,不吉利。
所以,只有长安和洛阳可以考虑。
“长安不行!”李嘉瞬间就否决:“且不说长安宫殿都被拆毁,城池都缩减了九成,就言关中的藩镇,耕地残破,根本就养不活百万人口的国都,到时候又赴安史后尘。”
“所以,只能去神都洛阳了。”
洛阳好啊,后唐时期的宫殿还保留不少,而且,只需要疏通运河,就能重新让其焕发生机。
经济上给力外,政治上也毫不逊色,其本来就是前唐时期的东都,神都,再次充任都城,简直顺理成章。
而是,其位于天下之中,距离长沙荆南府很近,而且通过长江,可以与西川,巴东联系,有通过运河与江南联系,钱粮不缺的。
况且,河南本来就是产粮大省,日后开发湖广地区,更不会缺粮。
地利上,其北枕黄河,隔河遥峙太行、王屋等山,又有北面的邙山作天然屏障;南有险峻的伊阙,再南遥峙熊耳、少室诸山。
向西,触手可及贫瘠且残破的关中,也可伸手入西域,向东,大运河就就可直达淮南,江南。
这里真是一个好地方。
心中打定主意,李嘉又发现,自己恐怕得创建个迁都记录,历史上也是颇有几分名声,比汉光武肯定要强。
从广州,在到长沙,然后开封,再到洛阳,来回折腾,以南统北,打破历史记录。
心中想着,在昏昏沉沉地气氛中,吃了晚膳,不知不觉李嘉就头枕着美貌丰腴宫娥的大腿缓缓睡去。
到了第二天醒来,船队就到了洞庭湖。
宽广平静地洞庭湖,让船队的速度陡然加快,不过一日功夫,就到达了长江。
从江陵到扬州,这一段的长江极好,江中礁石很少,水流又不怎么湍急,哪怕是逆流,也速度极快。
这是李嘉第一次来到长江,这一世。
宽广,波涛汹涌,长。
这是长江留给李嘉的第一印象,水流比后世强太多了,也宽。
长江水师甚至打了几筐大江鱼,献给皇帝。
“这是什么鱼,那么大?”李嘉诧异,这鱼怎么感觉那么眼熟呢?
“陛下,民间俗称此鱼为江猪,个大,肉少,肥多,与家猪一般,江中甚多,活泼的很,渔夫们偶尔捕捉,味道只能偿鲜。”
“江猪,猪,豚,江豚?”李嘉诧异。
“陛下赐名,此乃江豚鸿福!”田福笑着奉承道。
豚就是猪的意思,这般江豚就是江猪,原来这般来的。
“放了吧!”李嘉摇摇头,说道:“昔日我从海上走船,经常见海豚,与其类似,极为聪慧,又与人亲善,类为孩童,是灵性之物,就不要吃它了。”
“诺!”田福连忙拿下去放生:“陛下爱怜之心,就连江豚也有恻隐之心,果真是百姓的福气。”
李嘉摆摆手,这么拍,就显得刻意了。
他思量,江豚古代之所以不稀奇,一来捕鱼技术落后,捕捞反而有助于淘汰老弱病残,二来,古代没有保鲜技术,卖不远,自然吃的人少,捕获的也不多。
“与我熬些鱼汤吧,暖暖身子!”
“诺!”田福一看皇帝的脸色,就知道马屁没拍好,索性就说道:“船上正好有一位擅长做鱼的厨子,是岳州献上的,听闻其去往岳州微服私访时,就赞过,您尝尝?”
夜晚属于恋人
“嗯。”李嘉点头,岳州做鱼的了不少。
月末,求票,求订阅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