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rdwb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我在東京教劍道》-026 山神-oomj1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我在东京教剑道
和马本来以为,砍掉这个不知道啥玩意之后,眼前的场景会消失,然而并没有这样。
也就是说这片彼岸花海的幻境并不是依托对方存在的。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果然这是我的幻觉么……还是说,更酷一点,这是我的固有结界之类的东西?
我变成阴阳师了?
果然穿日本就得会阴阳术么?
和马站在花海里,思考为什么自己会获得这种能力,以及自己该怎么退出这个幻境。
前一个问题稍微一想就能猜个大概。
这个场景是和马跟晴琉死斗的场景,同时也是和马跟那代号山田的克格勃超级战士死斗的场景。
和代号山田的家伙的死斗,让和马在鬼门关前又遛了一圈弯,而且他能感觉到自己在那场战斗之后得到了升华。
那场战斗最后和马也看到了类似幻觉的东西,剑技黑龙也变成了真正的龙。
当然,具体是怎么回事,还得问问玉藻。
至于第二个问题,怎么离开这个幻境,和马估计这东西就跟做梦差不多,只要梦见和水有关的东西,身体马上就会条件反射的醒来。
镇国大将军 南风飞翼
因为梦见水就说明尿急了,再不醒就要尿床了。
对于成年人来说,尿床可是能导致社会性死亡的大事情,必须醒。
和马决定回想一下上次去海边玩的场景,让自己的身体条件反射的醒来。
但下一刻,他发现眼前的场景已经变化,白峰会总部的建筑还有那颗树冠巨大的老树已经消失,视野变得非常开阔。
彼岸花海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清澈的湖水,湖边的绿草地上,点点萤光飞舞。
天上,没有月光,星光与地上的萤火遥相辉映。
这绝美的景色让和马看出了神,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自己并没有见过这个场景,也没有进行过这样的想象。
有别的什么东西侵入了他的幻境。
这样想的当儿,一头身上挂着注连绳,头顶画着不知道什么符咒的巨狼从树林中走出,进入湖边的草地。
“是……山神么。”和马问。
他开口的瞬间巨狼停了下来,隔着那么几十米的距离看着他,眼睛里有绿色的光在闪耀。
狼就这么看着,过了好几秒,才有一个声音顺风飘来。
“人子哟,给你一个忠告。不要觊觎神的权能。”
和马:“为什么我们要觊觎一个马上要从世界上消失的东西的权能?”
巨狼看和马的目光一瞬间充满了杀意,但立刻就恢复了,紧接着轻蔑的语句随风飘来:“人类果然还是和过去一样,不知道天高地厚,妄图用人智掌握一切。
“你们发展出科学,试图用算学和理学把神秘从世界上赶尽杀绝,你们是不会成功的。终有一天,你们创造的科学会反噬你们,你们的世界会在终末的烈焰中毁于一旦,而神秘会再度回归。”
和马正要反驳,跟这巨狼讲讲科学发展观,讲讲星辰大海,也许还能讲讲原力、灵能、伟大远征什么的。
但巨狼没有给和马开口的机会,它的话语继续随风飘来。
“看看眼前你们的罪孽的两大铁证吧。”
两大?
巨狼:“一个是明治到大正之间人造神明计划的牺牲者,一个是人类的科学和邪念结合诞下的怪物。”
人造神明计划?
明治年间搞的?
“等一下。”和马强行开口打断。
但巨狼并不想听,风中继续飘来它的话语:“人类的灵魂扭曲之后,便诞生了……”
和马也不甘示弱,干脆也不管对方说了啥继续问自己的问题,只要声音够大,对方就不可能一直无视:
“人造神明计划又是怎么回事?那白发的小孩,所谓山神的子嗣,是人造的神明吗?”
巨狼还是无视和马,继续叨叨自己那一套,于是和马决定出其不意,说点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东西。
“你为什么是狼的形态,是法力不够没办法化形吗?”
巨狼一瞬间就怒了,张长长的狼嘴,从利齿之间喷出绿色的火焰:“我才不会变形成人类那丑陋的样子!”
和马:“可你在用人类的语言啊。”
“其实没有,是你的大脑擅自把我传递过去的意念,变成了人类的语言!我!从没有说人类的语言!”
咦,怎么感觉这家伙还挺好糊弄的?
启明时的来信
和马再接再厉:“你这么排斥人类,难道是因为你是人造的神明?”
这下巨狼气得毛都倒竖起来了,他像真正的狼那样仰天长嚎,嚎完才瞪着和马宣布:“我乃北陆群山的统治者,人类的邪马台国还没出现的时候,我就统治着群山了!”
和马:“是吗?你这么讨厌人类,为什么身上还有注连绳和咒符?狼形态要怎么给自己戴上注连绳,怎么给额头画符?”
巨狼向和马扑来。
和马用刀架住了锋利的狼爪,同时冷笑道:“说不过了就掀桌子,神明大人哟,先学着有点神明的肚量好不好?”
巨狼咧开嘴,一股热气呼在和马的脸上。
“狂妄的人类小子,我也给你个人一个忠告,就算剑技再强,阴阳术学得再好,也不要得罪比你年长许多的存在。我们要弄死你,并不需要亲自动手。”
和马:“我不懂阴阳术。”
“撒谎!你身上分明有那只狐狸的味道,她肯定教你阴阳术了,毕竟她以前曾经化身男性,开设阴阳寮。”
“等等,男性?”
巨狼听到和马第一反应的质问,嘴角上扬:“是啊,男性。化形的相貌任凭我们选择,自然性别也并不需要和我们的真实性别相同。关于这段经历,她没跟你讲吗?”
吞噬异界
和马摇头:“没有呢。”
“她当然不会讲,因为最后的结果过于凄惨。就算之后那狐狸仍然不知悔改,继续混在人类当中,也绝口不提那段事情。你与其在这里嘴臭我,不如去问问她当年发生了什么。”
和马:“我自然会问。现在你都说了这么多了,干脆跟我讲讲人造神明的事情呗。”
巨狼瞪了他片刻,终于收回利爪,向后退了两步,坐到地上。
说实话它这么一坐,给和马的观感立刻发生了改变,仿佛一下子从威武的狼变成了哈士奇。
或者阿拉斯加。
“人类,你的想法全都体现在脸上了。”
“诶,是吗,那……抱歉?”
巨狼似乎渐渐的习惯了和马的插科打诨,它不理会和马的油腔滑调,抬头看着没有月亮的星空,沉默了片刻才说道:“幕府末期,作为对抗西方自保的备选手段之一,由幕府阴阳寮牵头,组建了军用阴阳术研究部队。
“基地就在这温泉街附近的山中,为了制造人造的妖怪和神明,他们需要大量心智尚未开化的孩童,好在这附近村庄一直都有把养不起的孩子送进深山的传统,那些孩子就被进行这项研究的人带到了基地。
“他们被当作试验品,接受了惨绝人寰的实验,凄惨的死去。然而实验直到大政奉还仍然毫无建树。
“明治时代到来,陆军接管了这附近的基地,继续把这个项目当成应对西方的备选项推进。那个时候谁也不确定靠学习西方能不能自保,这个研究成了像定心丸一样的存在。”
和马忍不住插嘴:“这些事情玉藻不知道吗?”
“哼,她那时候正忙着把玩西方的新奇玩意,整天不是在照着翻译过来的西方理学书做实验,就是在打马球。你还想听我讲,就不要再提那狐狸。”
和马摆了摆手:“好吧好吧。”
“甲午战争结束之后,军方把在朝鲜等地抓到的清军战俘秘密运送到这里来修建了一条铁路。”
甲午之后,这个时间点倒是和神主的爷爷对他爸爸说在山里看到宪兵和修铁路的中国人这件事对得上,顺便这狼居然用“甲午战争”而不是“日清战争”,这狼还是个亲中派?
和马一边内心吐槽一边表面提问:“为什么要用战俘?用普通的民工修铁路不行吗?”
“战俘如果失踪了,没有人会在意。明治政府不在意,清国更不在意。”巨狼轻描淡写的回答,“后来清国派来了大批留学生,其中倒是有人注意到蛛丝马迹,但很快就被特高科阻断了调查的可能性。”
和马压抑着心中的怒火。
看起来那些战俘在修完铁路之后就被屠杀了。
巨狼并没有察觉和马的出离愤怒,它继续讲述道:“然后就如同刚刚所说,为了制造人造的妖怪和神明,他们需要大量心智尚未开化的孩童。
“但明治维新之后,就算是这样的山村,吃不起饭养不起孩子的家庭也基本没有了。
“孩子的来源成了问题,只能单纯的进行理论研究,没办法做实验。
“再后来,日俄战争结束,日本打败了一个传统意义上的西方列强,举国上下一片欢腾,军中知道这个项目存在的大人物,开始觉得这个项目没什么用。
“废了很多钱和人力,却什么都没研究出来。还有人把日俄战争的功劳被海军分去一半的锅怪到了这个项目上,说如果能用人造的妖怪突破旅顺要塞,节省下了时间,从波罗的海过来的俄国舰队可能半路就打道回府了。
“那样海军就打不出对马海战了。”
和马挑了挑眉毛,上辈子日本这边的海陆军矛盾一直是军迷们津津乐道的话题。
在军事论坛上时不时就能看见军迷们用海军马鹿陆军八嘎互相调侃,非常的昭和。
巨狼停下来看着和马:“你笑什么?”
“我笑陆军无谋,海军少智。”和马也不知道自己哪儿冒出来这么一句。
可能是因为刚刚想到了海军马鹿和陆军八嘎的梗?马鹿和八嘎就是“笨蛋”“傻X”的意思。
巨狼用奇怪的目光看着和马。
“这不是三国演义里的台词吗?”它问,“曹操说完这句,可是立刻就遭了伏兵。”
和马:“不必在意,您继续。”
巨狼晃了晃脑袋,这个动作让它更像哈士奇了。
“感受到存续的压力后,研究基地决定‘独走’。
“他们开始秘密抓捕周围山村的儿童。为了不暴露,他们利用了山民愚昧迷信的特性,戴上白色的毛发,打扮成传说中妖狐的模样,趁着夜晚强行进入民家绑架小孩。”
和马:“所以才形成了吃人心肝的妖狐的传说么,我们调查了半天这个传说,没想到是这样。”
“哼,那狐狸可能是觉得自己名誉受损?笑话,她吃雪女解暑的时候……”
“你给我等一下!”和马大声打断巨狼的说法,“那不是她开玩笑的吗?”
巨狼看着和马,表情继续哈士奇化,感觉它在笑。
“我这是个比喻。那狐狸把雪女抓到京都,用作夏天消暑。但是雪女在炎热的天气维持自身存在是要消耗妖力的,或者用个形象点的说法,夏天不呆在雪山上的雪女,是会融化的。
“那狐狸把雪女放在房顶上制冷,任凭她们融化。
“你该不会以为她是什么好妖了吧?那时候谈起她,小妖怪们全都瑟瑟发抖。不过那样的她,唯独没有吃过人,哼,她是我们中的叛徒之一。”
和马:“继续讲人造神的事情吧。这事情后来怎么样了?”
巨狼:“你看到的那孩子,就是在杀死了无数孩子给无数家庭带来悲痛之后,唯一的成功案例。
“生理和心理都固化的半妖,既不能像你这样的人类强者一样使用灵魂和勇气的力量,也不能使用妖术与神术,到头来只能欺负手无寸铁的平头百姓。
“倾尽一切只造出这等可悲存在,项目自然被废止了。那时候正是大正时代,海军刚爆出军备采购丑闻,陆军害怕自己也落到和海军一样的下场,便实施了最严格的信息封锁。”
和马毕竟是考上东大法学院的人,死记硬背了很多历史知识,加上上辈子是军迷,本来就很熟军事历史相关的东西,他知道巨狼这里说的军备采购丑闻,应该是指西门子公司贿赂海军一票大员的丑闻。
顺便,大正时代是从明治维新到之后的令和时代百余年中,日本仅有的一段真正的议会民主制时代。这个时代,民选政客和记者们,能把海军部架在火上烤。
日本近代史上专门有个称呼这个时代的词:大正德谟克拉西,是日本近代史第二个民主运动高潮。
这个高潮也鼓舞了当时正在寻求救国道路的中国人,日本能成为新文化运动的海外主阵地,和这个脱不开干系。
在大政德谟克拉西的背景下,不可一世的陆军部也会害怕社会舆论。可以说这时候的日本,已经看到了成为真正的现代国家、彻底扫清封建残余的曙光,只要这个时代再多持续十几年,二战史说不定都要改写。
只可惜关东大地震和世界性经济萧条摧毁了大正时代,导致了军部的膨胀。
美国有位总统说得很对:“笨蛋,问题在于经济。”
巨狼疑惑的看着和马,它不知道和马刚刚就凭着它一句话,就展开了如此多的联想。
但它知道和马走神了。
“喂,你问我的问题,给我好好听着啊!”它说着咧嘴露出獠牙。
和马猛然从联想中脱出,连连点头:“好好,我听着。陆军决定掩盖一切,然后呢?”
“然后他们就把参与这个项目的所有人,包括研究员、站岗的士兵什么的,骗到了一起,说是项目取消之前搞个聚餐答谢大家的努力和付出。”
和马:“我猜聚餐的食物里下了毒。”
“就是这样,经典的计谋吧。那孩子也被下了毒,因为担心他死不了,他们还用刺刀在他身上扎了几刀。
“然而,他虽然是个半吊子,在人类和妖怪各自的强项上都不咋滴,但的下限也都比妖怪和人类高。
“他的精神力量比妖怪强,而他的生命力——则远比人类强。
“他们把他和其他项目人员的尸体一起扔进同一个大土坑里掩埋,却没想到他之后慢慢的把自己挖了出来。”
巨狼叹了口气。
“他还不如就那样死在尸堆里呢。”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