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jt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我在精靈世界當飼育屋老闆 起點-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錯失暴鯉龍分享-n2l3f


我在精靈世界當飼育屋老闆
小說推薦我在精靈世界當飼育屋老闆
小瞬的身边跟着一只含羞苞,应该是他新收服的精灵,一人一精灵正聚精会神的盯着浮在水面的浮标,看上去很认真。
优迦并没有过去打扰小瞬,正当他准备离开的时候,又一个熟人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这次来的是纱织。
纱织走到小瞬身边,两个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纱织就在小瞬不远处找了个地方甩出了自己的鱼竿。
看来美纳斯还真是吸引人啊!优迦笑着摇了摇头转身去了其他地方。
很快赛场就陆陆续续传来了好消息,来参加比赛的很多都是钓鱼高手。此刻他们都铆足了劲想要获得优胜。
两个小时转眼过去,赛场的工作人员对参赛选手进行了第一次分数统计,分数最高的已经高达30分,而0分的人比比皆是,比如分送部部长君莎南。
君莎南是个脾气火爆的人,耐心本来就不是很好,钓了半天一只精灵没上钩,她气得直接就想把钓竿扔水里。
和她一起的铃叶运气就好多了,她虽然也不会钓鱼,但胜在耐心十足,目前已经有了10分。
当然,10分的成绩相当于君莎南是不错的,但比起其他高分选手还略有不如。
现阶段大部分选手钓到的精灵都是一段和二段形态,铃叶的10分里就有一只二段形态和五只一段形态的精灵。
目前只有分数最高的那位选手钓到了一只最终阶段的白海狮,他的30分里有20分都来自这只白海狮。(注:二段形态是指有三段进化精灵的中间形态,只有两段进化的精灵最终形态得分和三段一样同为20分,不存在二段形态。只有一段的精灵得分同样是20分。)
正因为钓到最终形态精灵的人少,所以选手间的分数差距目前还不明显。
最让优迦刮目相看的还是立花静,他的成绩是28分,目前仅次于钓到白海狮的那位最高分得主,而且他钓到的精灵中并没有最终形态,也就是说在数量上他完胜那位最高分得主。
小瞬和纱织的表现同样平平,分数在众多参赛选手里算是中游。
小瞬因为钓了两只二段形态,所以目前得分12,也就是说其实他只钓到了四只精灵;纱织情况好一点,得分15,同样是钓到两只二段,但一段却有五只。
再次将钓线拉出水面,看着空空如也地鱼钩,铃叶微微叹了一口气,她没想到钓鱼竟然这么难,看来这次优胜是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了。
看着不远处立花静身边摆放的一堆精灵球,铃叶羡慕死了,每一颗精灵球都代表着一只精灵,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见铃叶一脸羡慕地看着立花静,君莎南无奈地说道:“那家伙从小就擅长这些,我跟你说,我的那只玛力露丽就是小时候他给我钓的。”
九星 果味喵
铃叶:。。。她记得南部长的那只玛力露丽好像是青色资质吧!这都是什么运气!
君莎南的话刚说完,她钓线上的浮标就动了。
“哈,有动静了!”君莎南低声惊呼,她也顾不得什么,直接握着钓竿猛的一拉,没想到这毫无技巧的一拉还真让她拉上来一只精灵,一只活蹦乱跳的角金鱼。
君莎南正要感叹自己时来运转,突然就听到附近传来另一道惊呼:“看,有人钓到了一只水精灵!”
君莎南和铃叶闻声望过去,正好看到一只水精灵挣扎着被立花静甩到岸上。
铃叶:。。。嫉妒使我面目全非。
君莎南:。。。角金鱼突然间好像没那么香了。
“看吧,我就说我们跟他不能比。”君莎南将自己钓到的角金鱼收进精灵球后无奈说道。
立花静钓到的水精灵很快就被他身边跟着的一只月桂叶击败,接着被收进精灵球。
立花静虽然不是训练家,但这只月桂叶却是从小就跟着他的精灵,应付一下普通精灵还是没问题的。
新钓到的水精灵让立花静的分数一跃超过了之前的那位最高分。
除了立花静,赛场里还有很多其他钓鱼高手,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陆陆续续开始发力。
没多久,一位胡子和头发花白的老大爷笑呵呵地将一只毒刺水母拉出水面,一只大嘴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其击败;接着一个穿着潮流的年轻人兴奋地钓到一只宝石海星,完了还不忘给立花静一个挑衅的眼神;还有一位着装朴实的大妈淡定地将一只太阳珊瑚收入囊中……
时间转眼又过了两个小时,第二次分数统计的时间到了。
随着陆陆续续有人钓到最终形态精灵,分数的差距渐渐拉开,最高分已经到了80,得主正是那位钓到毒刺水母的大爷。
除了那只毒刺水母,他之后还钓到了一只哥达鸭和一只电灯怪,可谓是后来居上。
立花静的分数紧随其后,他后来又钓到了一只沼王,目前得分78,在精灵的数量上他其实是领先大爷的。不过设置高分精灵的目的就是为了拉开参赛者之间的差距,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君莎南的分数依旧垫底,只有可怜的6分。她总共就钓到两只精灵,除了之前的角金鱼,后来又钓到了一只玛丽露。
铃叶后来情况倒是好了不少,不仅钓到了一只巨牙鲨,二段精灵也钓到了好几只,目前分数已经开始排到前面,要看就要到70分了。
纱织和小瞬的表现依旧没有起色,一个48,一个36,中等和中等偏下的成绩,怎么看都都没有反超的希望,除非直接钓到暴鲤龙或美纳斯。
但暴鲤龙和美纳斯是那么好钓的吗?显然不是,没见整个上半场比赛都结束了,除了开始的时候美纳斯露了条尾巴,之后连影子都没再出现过。
第二次分数统计结束后,比赛进入中场休息,选手们该去吃饭的吃饭,该去上厕所的去上厕所,等到下午两点的时候,下半场比赛才会再次开始。
赛场的角落里,纱织一边啃着刚买来的面包,一边惨淡地说道:“哎,本来还想着碰碰运气,没想到成绩这么差。”
小瞬则淡定地说道:“还有机会的,说不定我们就运气好钓到了美纳斯或者暴鲤龙了呢!不是还有一个特别优胜吗,那个也是机会。”
纱织气馁地摆了摆手道:“我是不抱什么希望了,参赛的人这么多,美纳斯和暴鲤龙哪那么容易就上我们的钩。上半场运气那么差,下半场也不定会好。”
小瞬闻言没说话,反正他是不会轻易放弃的,别人有机会,他也有。
中场休息很快结束,比赛进入下半场。下半场比赛和上半场一样,都会有两次的分数统计,时间共计四小时。
比赛一开始,纱织就百无聊赖地把鱼钩甩进水里,哪成想才过了一小会儿,她的浮标就开始剧烈抖动起来。
看到这一幕的纱织眼睛一亮:难道是来了个大家伙?她拉起钓竿,水下的精灵顿时开始剧烈挣扎,奋力带着鱼线想要朝远处游去,力气之大差点把纱织直接带进水里。
“难道是暴鲤龙?”纱织惊喜地想到,手上猛一出力,将水底的精灵整个拉出水面。
狐妞牙尖尖 翳雪
这只精灵一跃出水面,深蓝色的鳞片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尾巴带着晶莹的水珠用力甩了两下后,张嘴对着纱织就是一道水枪。
七夕月渡 憶淺唱
纱织:。。。这特么不是鲶鱼王嘛!亏她还以为是暴鲤龙。
不过鲶鱼王代表着20分,聊胜于无!
纱织的大比鸟早就在一旁蓄势待发,见鲶鱼王用水枪攻击纱织,瞬时挡在了纱织的前方,收拢着翅膀用钢翼将鲶鱼王射来的水枪弹飞。
“唳!!!”大比鸟发出一声清鸣,猛的扑向鲶鱼王,两只爪子抓着鲶鱼王的尾巴将它甩到了岸上。
这只鲶鱼王非常凶悍,刚一落地就像弹珠一样高高弹起,使用意念头锤撞向空中的大比鸟,大比鸟一招不慎竟然被撞飞出去。
看到这一幕纱织瞪大了眼睛,按理说钓鱼大赛的精灵等级都是很低的,它的大比鸟不应该吃亏才是。
此时纱织想到了赛方在开始前说过,河里留着少量的野生精灵,要参赛者们注意,这难道就是野生精灵?
说道野生精灵,纱织立刻就想到了小林先生说的那只隐藏的野生绿色资质精灵,说不定就是这只呢!
想到这里,纱织对着大比鸟喊道:“大比鸟!使用暴风技能,给我把这只鲶鱼王抓起来!”
与此同时,真正的暴鲤龙咬上了别人的钩。
立花静和纱织的感觉一样,突然就感到手里的鱼竿被剧烈扯动起来,不过他没像纱织那样立刻就拉起鱼竿,而是等猎物咬紧鱼钩后才将其拉出水面。
“看,是暴鲤龙,有人钓到暴鲤龙了!”
立花静的精灵刚被拉出水面就引起了其他参赛者的惊呼声。
————
“吼!!!”
长相凶恶的暴鲤龙半个身子直直立在水面上,对着将自己拉出水面的立花静一阵狂吼,然后发动了攻击。
月桂叶见主人有危险,立马使用藤鞭将立花静拉到一边,一道水刃顿时将立花静原本站着的石头劈成了两半。
刚站稳的立花静扶了扶鼻梁上的金边眼睛:这只暴鲤龙是不是太强了点?刚刚他要是被那道水流尾劈中还不得一分为二?
月桂叶也看着气势汹汹的暴鲤龙瑟瑟发抖:惹不起啊,惹不起!主人,我们还是撤吧!
立花静也觉得自己打不过这只暴鲤龙,于是只得认怂:“那……那个……我们无意打扰,你自便。”他心里虽然慌,但面上一派镇定,丝毫不让人觉得他是在从心。
其实也不怪立花静打不过暴鲤龙,赛方举办这次活动原本是给训练家参与的,哪想到会有普通人,这只暴鲤龙虽然对普通人来说等级略高,但训练家们应付起来其实是没多大问题的。
好在警局和优迦都有安排,普通人就算收服不了钓到的精灵也不会出现安全问题。
看着暴鲤龙重新钻进水里,周围的参赛者一片唏嘘,谁能想到有人钓到了暴鲤龙却没实力将它收进精灵球呢?
有了这次经历,想要暴鲤龙再次上钩恐怕是难上加难了!想到这里,部分参赛者看向立花静的眼神非常不善,立花静当然也注意到了,只是丝毫没放在心上。
君莎南也注意到了那些人不善的眼神,她狠狠瞪了其中一人:“看什么看,小心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无情郡主有情郎
那人被君莎南凶悍的眼神吓了一跳,连忙收回目光,又见瞪自己的是君莎小姐,一时间敢怒不敢言。
聖獸戰神 滿江紅夜
被君莎南瞪的这个人正是之前钓到宝石海星的年轻人。
见众人收回目光,君莎南不满地小声嘟囔道:“这都什么人啊,有本事你们自己先把暴鲤龙钓到啊!”
“啊啊啊!!!阿静也太没用了!早就让他把月桂叶给我带几天,他非不干,现在好了,到手的亚军飞了!可能是冠军也说不定呢!”骂完其他人,君莎南自己也开始抱怨立花静。
因为之前的成绩太过惨烈,君莎南已经对自己已经破罐子破摔,现在把所有一样都寄托在了立花静身上,哪成想……
虽然她也不是那么在乎一只绿色资质的暴鲤龙,但参加比赛不就是为了争个胜负!
哎……都是命啊!
一旁的铃叶笑着摇摇头,的确很可惜,可种事强求不来。
此刻许多参赛者已经把暴鲤龙从自己的目标上挪开,精灵是智慧生物,上了一次当就很难再上第二次。
裂冥破天
刚收服了鲶鱼王的纱织在得到暴鲤龙的消息后,更加气馁了:哎……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混个前十,前十好像也有奖励。
惋惜了一阵飞走的肥肉后,君莎南更加破罐子破摔,她把鱼竿插在河边,自己翘着二郎腿躺在草地上,一边晒太阳,一边闭着眼睛哼着小曲儿。
别说,还挺惬意!
然而就在这时她的浮标动了。
“南部长,你的钓竿有反应了!”旁边的铃叶出声提醒道。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