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jkf5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這是我的星球笔趣-第一百四十一章 共鳴分享-h6z25


這是我的星球
小說推薦這是我的星球
表面上看,这卦是团结和大度的意思,尤其在狐王想撕天,“我自为之”的前提下,这卦其实算是应景的,也恰好算中了自己的选择。
重生之黑道巨星
但测的不是这方面啊,是小狐狸母女事,那这卦就显得莫名其妙。
夏归玄只能硬着头皮道:“比者,亲也,差不多,卦象的意思确实你要和亲人和睦。”
殷筱如甚喜,揽着他“吧嗒”亲了一下:“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你知道?”夏归玄斜睨着她:“我最后问你那个要不要担责,你决定了?”
“还没有。”殷筱如理直气壮:“为什么要现在决定?说不定很快就能搞定,我可以去做小公举!”
“……”夏归玄抚额:“想得美。直到现在,对方的意思你都不知道,就自己脑补母慈女孝……老实说,这套方案我都暂时不想启动,商祭司设法先沟通了狐王残魂,到时候再议。”
商照夜都已经快无语了,完全不知道怎么说。
但话说回来,殷筱如的表现也让她……有些心软。
寂寞宮花紅
不认识对方之前,那就是个“诞生了意识”的容器,“一场梦境的记忆”,抹去就完事了。
认识对方之后,这样纯粹清澈的赤子之心,只要是个仙道修行者都会不忍,会有好感。
无论是狐王自己,还是商照夜,都非魔道。
真是奇怪,为什么在人类社会的大染缸里,这殷筱如怎么能养得如此纯粹?她还是个“资本家”呢!
Emmmm……就这货到不了资本家的层面,最多就是个快乐的小资,还苦哈哈加班呢。真要成了狐王啊,反而是个老封建君主了,更倒退?
商照夜脑子里闪过这些人类学科概念,自己都有点想笑,终于还是道:“我先回去,设法沟通先王之魂……到时候再向父神禀告。”
夏归玄摆摆手:“去吧。”
商照夜没再多言,化光射向黑夜,如流星消失不见。
夏归玄目送,啧啧有声地叹了口气。
殷筱如在身边赔笑:“这唉声叹气的……我是不是给你添了很大的麻烦……”
夏归玄板着脸道:“你说呢?”
“就光听你那么一说我都觉得会很麻烦,只是……”殷筱如咬着下唇:“我刚才在她面前,也没说完整……其实我……”
壹見鐘情,總裁的心尖寵 暮色秋雨
她犹豫片刻,低声道:“我也希望有个母亲。”
夏归玄可以理解。
—————
殷筱如变成殷家小姐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前因,但很明显是自幼没了爹妈的,在家族一直被欺负排挤,就在自己刚刚出关那时候,她还被家族欺上门的。
她之前隐藏在心中的最大渴望,是寻亲……之前她修行琴心之时,明心便是如此。
一只渴望找妈妈的小狐狸,知道了“妈妈”没死,也许那真不算是母亲,是他夏归玄在找借口忽悠,但何妨这么认呢?
忽悠归忽悠,理由倒还确实说得过去……所以只要自己愿意当那是母亲,那就是母亲。
这只二哈在给自己找小快乐上,一直很可以的。
殷筱如知道夏归玄明白自己的意思,有些不好意思地问:“给你添了这么大的麻烦,我……我给你吃好不好?”
夏归玄面无表情:“事情没解决之前,那就是个活春宫。再说了,我也不希望你拿这种事情做交换,我图你这?”
“不图吗?很甜的哦……”
“……”
殷筱如不卖乖了,小心道:“我能帮上什么吗?”
“难度并不是大,只是有些琐碎,要找一些麻烦的东西。不过现在公孙玖算是成了人类最高权力者,商祭司又统治神裔,那要找些东西相对简单。需要时间倒是真的,这可能会是个水磨功夫……你也不要有什么负担,这个方向的提案是我自己提的,所以也可以说这是我自己想这么做,未必是为了帮你。”
殷筱如直接过滤了,很是感动:“sindy……你对我真好……”
“……我说了是我自己想这么做,因为我也有些私心的。”
“呃?”
“简单把她们列为敌人处理甚至杀了的话……”夏归玄揣手手,远目望天:“你妈是没了,我马也没了。”
殷筱如:“???”
夏归玄转过头,眼里也有了些狐狸的小狡黠:“我被你带坏了,小狐狸。”
傲娇老公,别缠我! 三元
“是是是,都是我的锅,你连喜欢女人都是我带的。”殷筱如也不较真他说的是什么,反而笑嘻嘻地腻了过去:“喂,真的不要吗?她说的共鸣也不是时时刻刻,要有很强烈的想法或者刺激才会引发的吧?”
捉鬼天師
“本来还真可能时时刻刻会,因为你之前已经启动觉醒了,是被我压回去了……”
“哎呀,我就说现在。”
“现在确实必须很强烈的意念或者刺激,才会导致……唔……”
殷筱如已经掂起脚尖,恶狠狠地吻在他的唇上。
夏归玄闭上了嘴。
“起码光是想要亲一亲你,不会被看春宫。”殷筱如含糊不清地嘟囔着:“我上瘾了……”
夏归玄也有点上瘾。
就像是长期绷紧的弦,被她们今天扯一下,明天扯一下,越扯越紧,然后崩断了。
断了之后,好像心里就松掉了,有一种堕落了的快感,和隐隐然的心虚不踏实。
这种堕落和心虚,会导致更想放纵得彻底一点,看看触了底会怎样。
刚才本来就险些触底了,小狐狸那一刹的娇柔,真的触动了心弦。如果不是担心隔绝双方的灵魂共鸣有可能导致损害的话,说不定他会直接隔绝,然后……狐狸交尾。
那种彻彻底底崩断了一切的下坠、下坠……
只是多少还保留着理智,毕竟不是个下半身动物……才终止了行动,把商照夜喊了过来,试图把事情解决清楚再说。
这一刻似乎选择落定,又松了些……小狐狸依恋痴缠,又有什么必要再像以前那样躲着、板着、自以为影响修行?
重生之傻妻 鳳蕓
亲了摸了用手指了,没见修行出问题啊!
殷筱如啃得正爽,慢慢发现不对了……老实挨啃的sindy又开始不老实了。
他的呼吸开始粗重,然后开始卖弄手艺。
“喂喂,不……”小狐狸“不要”还没说出口,就被掌握了。
“……”她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变得软绵绵的靠在阳台上,夏归玄俯身而吻,她就腰如折柳地后仰、后仰。
从甜蜜蜜的踮脚亲吻,又被他霸道地变成了压制和把玩。
果然是不居人下的臭男人,他真的是从来都要主动的啊,从身到心。
小狐狸第一次想阻止他,他好像忘了会被人看春宫,小狐狸自己记得呢。我就贪亲你,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呜呜呜……可小手推着他的胸膛,根本推不动,如山压顶一样的征服和无助。
小小的挣扎扭动,反而看上去像迎合差不多……
然后……他的手……
唔……
小狐狸抖了一下。
终于醒悟到那一天焱姐姐为什么说话都结巴的了……能不结巴吗?
远在数万里外,空中流星难移,在半空中忽然剧烈地抖了一下,流光化作天马,紧急刹车。
商照夜胸膛剧烈起伏,脸颊红透到了耳根。
“昏、君……妖、妃……”商照夜切齿念了一句,也不知道两个词到底分别对应谁。骂着骂着忽然眼睛一直,整匹马栽进了下方的海水里。
“咳咳!”商照夜探出脑袋,悲愤莫名:“这日子没法过了!”
与此同时,殷筱如也接收到了那边的强烈共鸣,终于羞愤地推开夏归玄:“你、你……被人看见了啦!”
说着拉下被撩到上方的小狐狸睡衣,一溜烟跑没了影子。
商照夜落汤鸡一样呆了一阵子,发现没事了……
她愤愤然抹了把脸,出海继续飞向曾经的狐王静修闭关之地。
那里比较容易沟通狐王之魂。
不把这事情解决,以后怎么过啊!
————
PS:咳,又TM失眠了,真是个悲剧。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