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花緣


优美玄幻小說 偷香竊玉 txt-第865章:熱淚盈眶鑒賞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张辉的话,说的已经很明显了。
贪靓鬼
他说,男人的决斗,就应该纯碎点,这代表什么?
他不会让我的女人跟孩子成为我的负累,也不会让这些人,成为他阿爸依仗的筹码。
我看着张辉,他那双眼睛里充满了决绝。
我知道他一定会按照他想的去做。
我很自私,我很希望他能帮我找到我的女人跟孩子。
但是,我也很清楚,一旦他失败,将要面临的结果是什么。
他死,或者……我的女人跟孩子死。
我摇了摇头,我说:“你阿爸,是你一辈子崇拜的人,你曾经发誓,要把你阿爸推向最高的位置,你把他当做偶像,你现在做的事,其实,是在背叛他,你很清楚,这代表着什么,你更清楚,你阿爸,会要了你的命。”
张辉笑起来,笑的很悲惨,他站起来,拿着酒瓶疯狂的灌自己酒,喝了一瓶之后,他狠狠的把酒瓶摔在地上。
他看着我说:“是啊,我崇拜他,把他当我的偶像,但是他从来都没觉得我是个有用的人,他觉得我做的任何事,都是在他的光环之下做的,确实,我从来没有自己的想法,没有自己的决定能力,我做的任何事,都是按照他安排的,但是……”
张辉说出来但是这两个字,让我的血,都沸腾起来了。
早已看清人间世态冷暖的人,血,其实已经凉了很多,但是,张辉这句但是,让我的血又热腾起来了。
张辉咬着牙说:“但是……今天,我要做我自己,我不要再做一个枭雄的儿子,也不要再做一个身不由己的人,他一直都希望我成长,一直都希望我能作为一个男人顶天立地,一直都希望我作为一个像他一样六亲不认以成功为唯一目标的人,今天我要做这个人,我要为我自己想要的东西而努力,但是,我不想做他认为那样的人,我想做我自己。”
我看着张辉真挚的眼神,我深吸一口气,我说:“你会死……”
张辉哈哈笑着说:“死了又怎么样?士为知己者死,你我兄弟拜把子的时候,就定了,同生共死,我为了你死,是我的光荣,我履行了我的诺言,死而无憾。”
张辉的话,让我热泪盈眶,我跟张辉之间的情义,我以为是掺杂了很多杂质的,我曾经利用过他,甚至,我们两个拜把子的动机,都是不纯的。
但是张辉是个纯净的人,很纯净,为了义气,他真的可以不要命,为了我们的道义,他真的可以舍弃一切。
好一句,士为知己者死。
我哭的稀里哗啦的,我已经很少感动了,可是这一次,我感动的稀里糊涂的。
张辉说:“我会找到你的女人跟孩子,我会让你跟我阿爸公平的决斗,不管最后谁输谁赢,我都没有遗憾,至少,我做了我自己想做的事。”
张辉说完,就踉跄着走出去,他打开门之后,站在门口站立了良久,我听着眼泪滴答的掉落声,我缓缓的站起来,我什么都没说,男人之间的情义,无声而沉着,需要用心去感受。
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似的,张辉扭头就走。
看着他离开,我闭上眼睛。
但愿,张辉真的能找到陈雅媛跟我的孩子。
突然,我猛然睁开眼睛,虽然,我信他会努力的帮我找,但是,游戏就是游戏,不能把所有的筹码,都压在一个人身上。
我走出去之后,拿着手机给图玛打电话。
很快电话就通了。
我说:“喂,是我,金矿的股权,被张北辰用手段夺走了,之前,我本来打算让你们介入的,但是现在事态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整个局面,都脱离了我的控制,我现在已经掉入一个巨大的旋涡之中了,说不定,我会被旋涡撕扯的粉身碎骨。”
图玛立马担心地说:“那……你来密城吧,以我们在密城的根基,我可以保证,谁都不会动你。”
我笑了起来,我说:“不行,我的女人跟孩子,现在消失了,被张北辰控制了,我得把她们救回来啊,我爱他们,如爱你一样,我不会舍弃任何一个爱我的女人……”
图玛深呼吸着说:“你要我做什么?”
我说:“如果我死了,你们就占领金矿,不要给张北辰留一粒沙子,如果我死了,你要你阿爸,用尽一切力量,反对张北辰扩张,如给我死了……”
图玛立马说:“你不会死,你不会死的,你绝对不会死,也不能死……”
我听到图玛哭泣的声音,我笑着说:“别哭,你要坚强,你得像是之前跟当局斗争时一样坚强,答应我,如果我死了,我的家人,我的女人,我的孩子,帮我好好照顾他们,待他们如待我……”
图玛哭着说:“嗯,我答应你,但是你也答应我,不要死……”
我闭上眼睛,热泪滚滚落下来,我爱的女人,爱我的女人,我觉得,我这辈子,很值了。
能有这么多红颜知己真心相待。
我说:“好,我答应你……”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我离开包厢,冷眼扫视着这里,如果我赌不赢,我一定会同归于尽,我不会给张北辰留下来任何东西,哪怕一粒沙子,他都得不到。
腰 比而尔盖子
他为枭雄,我亦是如此。
我拄着拐杖走出去,现在,我不单单要找陈雅媛跟我的孩子,我还得找另外一个人,那就是陈英名。
我相信他一定活着,当初陈英龙被救出来的时候,我就应该想到这个问题,不可能只有陈英龙一个人活着而陈英名死了。
张北辰一定控制了陈英名,控制了他的势力,我现在必须的找到陈英名,找到他,我就能知道到底是他们联手,还是张北辰控制他。
这个点,非常关键,如果他们联手,我死定了,以陈英名的能力,加上张北辰的势力,我插翅难逃。
如果是被控制了,那么,我还有一线生机。
我悄悄的拿出来手机,给独眼发了个短信。
“情况有变,改变计划……全力查找陈英名的下落……”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偷香竊玉討論-第860章: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熱推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车子开到了天涯地角,我下车之后,一瘸一拐的朝着山上走。
蛇亲
每一步都很艰辛。
我没有再继续找陈雅媛,我知道我找不到她。
我爬到山顶上,看着即将到来的日出,这是我跟陈雅媛第一次看日出的地方。
这是我们最美好回忆的地方。
我坐在山顶上,等待着日出的到来。
我很久没有一个人安安静静的静心对待这个世界了。
从大金塔回来之后,我整个人都冷静下来了。
我把我手腕上的手表拿下来,我狠狠的上劲,看着转动起来的手表,我微笑了一下。
我找独眼调查是谁在搞我,独眼一直调查不出来,张北辰也洗脱了嫌疑,而我身边的所有人,看上去都很有嫌疑,也都没有嫌疑。
之前,我是不懂,但是现在我懂了。
如果,那个人,已经死了,是一个不存在的人,那么,我怎么可能调查的到呢?
陈英龙没有死。
那么,陈英名呢?
如果陈英名也没有死,整件事,都是他做的,那么,整个局面,就非常的合理了。
打扫废墟的是,是张北辰做的,他能把陈英龙救出来,那么陈英名还活着的事,也不是不可能。
一开始,我没有怀疑,但是,陈雅媛消失之后,我心里就开始起疑心了。
陈雅媛是悄无声息消失的,整个医院,没有任何一个人发现,虽然陈雅媛生完孩子,很虚弱,但是,只要她吭一声,那么,医院里都不会让她不明不白的消失了。
那么,整件事,只有一个可能,陈雅媛,是心甘情愿走的。
能让她心甘情愿离开的,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陈英名带她走的。
我深吸一口气,静静的等待着日出的到来。
如果陈英名还活着,那么,一切就非常好解释了。
张北辰控制着陈英名的力量,用尽手段,悄无声息的把我们都杀了,这样,他就可以顺利应当的得到一切。
那天,我去到大金塔请佛的事,只有少数人知道,一个是吴千钰,另外一个就是陈雅媛,所以,那个车祸,很有可能是陈雅媛泄露了我的路线导致的。
陈雅媛是个好女孩,但是,有些事,是很恐怖的,有些事,也由不得她做主控制。
在资本跟野心面前,个人的善良,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
我不知道陈雅媛在这里面扮演着什么角色,但是,我不会怪她。
因为,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是我把这条路给走到了眼前的局面。
但是,我不会任由背后的那些人,操控结局。
我让吴灰去杀掉张北辰,他不可能做到的,所以,只会有两个结果,张北辰干掉吴灰,其次,我众叛亲离,吴灰倒戈,跟张北辰联手干掉我。
在我对人性的理解来看,吴灰应该选择跟张北辰联手干掉我。
我也不会怪吴灰,因为,是我逼他去送死的,结果,我早就想到了。
我为什么要走这个极端?
嫡女庶 易洋
我要的,就是从这个局里面抽身出来,我要成为一个局外人,只有等我死了,让他们得逞了,背后的那个人才会浮出水面。
突然,我的手机响了。
我看着,是张北辰打来的电话,我相信,已经有结果了。
我接了电话,我说:“张北辰……”
我淡淡的说了张北辰的名字。
他哈哈笑着说:“阿峰,你的人,真是太猛了,带着百十号人,来我的酒店,大杀四方,弄的我的酒店,血染当场啊。”
秦国大业 尾中戒
吴灰,选择了跟张北辰硬钢。
我说:“很可惜,没能杀掉你。”
张北辰笑着说:“阿峰,何必呢?玩硬的,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如果,你像是以前那样偷偷摸摸的在背后下手,说不定,还真能干掉我。”
我微笑了一下,我说:“张北辰,我比谁都了解你,其实,陈英名死的时候,你就已经开始对我下手了,你给了我一个希望,把陈英龙救回来,支走啊姐,就是等于砍掉我的左膀右臂……”
魔手仙 牛肉炖豌豆
张北辰哈哈大笑着说:“你,可以把凌芳叫回来。”
我摇了摇头,我说:“叫她回来,只是多一具尸体罢了。”
张北辰哈哈大笑着说:“阿峰,你真的很聪明,我说过了,人太聪明,会遭天谴的。”
我摇了摇头,看着即将出来的日出,我深吸一口气,我不觉得,我会遭天谴。
张北辰笑着说:“阿峰,你没有胜算的,我非常了解你,我已经给你最大的面子了,放走凌芳,是解决了你心头最大的忌讳,你现在,可以全力放手一搏,跟我好好的斗一斗,我张北辰,一辈子,没有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但是你林峰,算是一个,把你所有的本事,都拿出来吧,让我看看你的本事。”
我笑着说:“张北辰,如果我投降,你会放了我的女人孩子吗?如果我投降,你会放了我的家人吗?如果我投降,你会给我一条生路吗?”
张北辰哈哈笑着说:“林峰,你还是那么天真?我曾经很欣赏陈汉生,但是,那又怎么样?再欣赏,那也是敌人,既然你要跟我做敌人,我一定会斩草除根。”
我说:“那我退一步,我死,其他人活。”
张北辰问我:“你相信我吗?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
我站起来,看着天上的太阳,我们都已经对彼此失去了任何信任。
我深吸一口气,这就是枭雄,斩草除根,绝对不会给自己留后手。
我说:“我到底要怎么投降,你才肯,放过我的孩子家人呢?我可以死,死在你面前,都可以。”
张北辰哈哈笑着说:“看来,你是斗志全无了,你啊,太恋家,我早就说过,女人是你的绊脚石,家庭是你的软肋,一戳你就完了,你现在,让我兴致全无啊,哼,现在的你,就跟你这个早产的孩子一样,孱弱无力,要活,活不了,想死,也难,真是无趣啊。”
我听到张北辰的话,我就眯起眼睛。
果然,我猜的没错,陈雅媛跟孩子,真的在张北辰那里。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说条件……”
张北辰冷声说:“吴总长要召开公盘大会,既然,你那么不想斗,那么,怎么把我拿下的,就怎么把我捧上去,记住,你只有一次机会,这是我张北辰这一辈子唯一一次仁慈,送给比我亲儿子还要亲的你。”
电话挂了。
太阳当头,我看着刺眼的眼光。
我微微一笑。
对敌人仁慈。
就是对自己残忍。
阿叔。
你输了。


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偷香竊玉-第848章:沒人性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黑夜过去,黎明到来,我坐在车里,看着高高升起的太阳,身上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
冷俊山疯了,一个疯子,我想,应该做不出来这么缜密而又富有成效的事。
所以,背后的黑手到底是谁?
我再一次的陷入了迷茫,整个人都有一种被黑雾缠绕地感觉。
我的手机响了,我看着是余安顺的电话,我立马接了电话。
余安顺说:“我已经打通了那边的法律问题,尸体已经通过空运运送回来了,中午就会到,现在去机场接机吧。”
我说:“知道了。”
我挂了电话,赶紧开着车赶回蓝海。
回到蓝海之后,我直接下车,到了大厅,我看着陈雅媛坐在客厅里,整个人失魂落魄的,龚菲在搂着她,所有人都死气沉沉地。
我的这个家,有些乱了,先是吴千钰肚子里的孩子,现在又是陈雅媛的母亲出事,整个家都充满了一股悲伤的氛围。
看到我回来了,陈雅媛立马站起来抱着我,她哭着说:“我没有妈妈了,阿峰,我没有妈妈了……”
陈雅媛哭的很伤心,她的妈妈对她意味着什么我比谁都清楚,他们母女两很命苦,真的,好不容易活出一点点的生活的滋味,但是却阴阳两隔。
我搂着陈雅媛,我说:“你还有我……”
陈雅媛嗯了一声,就不在吱声了,身体不停的抽泣,我怕会影响到孩子,我立马说:“尸体,我已经安排人运送回来了,我去接机……你,就不要去了。”
陈雅媛立马说:“不,我要去,我要去,阿峰,我一定要去接他们回家。”
我看着陈雅媛坚持地样子,我就知道,劝不动她,我说:“你不能情绪波动太大,对孩子不好的。”
陈雅媛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她伸手摸着肚子,哭着说:“阿峰,为什么会这样呢?”
我立马搂着陈雅媛,我说:“不要胡思乱想,天有不测风云,人有祸兮旦福,我不知道该怎么劝你,但是,务必要冷静,为了孩子。”
陈雅媛嗯了一声,我拍拍她的后背,随后就回头看着那尊送过来的送子观音。
我走到佛像前,拿起来香烛点燃了,对着他拜了拜,我不求你保佑我,但求,你别为难我的孩子。
我希望我的孩子们,都顺顺利利的降生到这个世界上。
还是那句话,有什么冲我来就行了。
我拜了拜,将香烛插进去,我看着虚弱的陈雅媛,我说:“走吧。”
我说着,就出去,几个人扶着陈雅媛出门上车。
到了车上,我皱起了眉头,冷俊峰那个臭小子为什么一点动静都没有?他父母都死了,这么大的事,连个声响也不说?
我深吸一口,我直接给马妍打电话,很快电话就通了,我说:“冷天佑夫妇的事,你知道了吗?”
主宰蛮荒 恋上五指山
马妍说:“知道了,余小姐已经通知了,并且准备召开股东大会,我们正在安排相应的事宜。”
我立马说:“冷俊峰那个小子在那?”
天運
马妍有些无奈地说:“不是很清楚,最近听说,跟一个女人打的火热,经常夜不归宿,而且,对于工作的事,也不是很上心。”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我说:“他妈的,他父母死了,他一点都不关心吗?把他给我找出来,给我拖到机场,王八蛋……”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心里的火气直冲脑门,这个废物,妈的,真是让我火大。
我直接开车去机场。
很快车子就到了机场,我下车之后,就看到了刀保民,还有马帮的一些人,冷天佑怎么说也算是云泰祥最大的股东,拥有百分之四十的股份,身家过千亿了,他的死亡,对于整个马帮还有瑞城,都是惊天动地的。
“阿峰,你来了……”
众人跟我打招呼,我也只是点点头,我说:“刀爷,麻烦你了。”
刀保民说:“分内的事。”
我点了点头,这个时候,我看着马妍的车来了,她的车停下来之后,我就看着几个人下车,将冷俊峰从车上抓下来。
冷俊峰衣衫不整,他有些烦躁地跑到我面前,跟我抱怨着说:“大哥,你有没有搞错啊?才八点钟啊,还有半个小时才上班啊,我在床上睡觉啊,你把我抓到这个地方来干什么啊?”
我看着他那张满不在乎的脸,我心里就十分恼火,拿里拐杖,朝着他的腿就狠狠地抽了一棍,疼的他立马跪在地上。
冷俊峰害怕地说:“大哥,你别打,你别打,我错了,我错了……”
我看着他认错地样子,我就愤怒地说:“你错了?你错那了?”
冷俊峰委屈地说:“我那都错了……”
我摇了摇头,我很心痛地说:“你爸死了啊,在国外坠海了,夫妇双双溺亡,你他妈的,到现在还在女人窝里,你什么都不知道,你错了,你怎么不去死啊。”
听到我的话,冷俊峰十分震惊,他双眼不可思议地看着我,他足足楞了十几秒。
但是很快,他就偷偷地笑起来了,他笑着说:“也就是说,我可以继承他们的股份了?”
我看着他那张兴奋地脸,他刻意的想要压制,但是根本压制不了。
我闭上眼睛,确实,马上就要身家上千亿了,那种感觉,是谁,他也抑制不了的。
冷俊峰立马站起来,他说:“那个,余小姐,我是不是马上就能继承我父母的遗产了?我能继承多少?我弟弟疯了,没有行为能力的,所以,是不是应该都由我继承?”
所有人对于冷俊峰的问题,都不屑地摇头,这就是豪门的悲剧,人都死了,他不管不问,反而问自己有多少遗产可以继承。
余安顺说:“按照道理说,你可以继承三分之一……”
冷俊峰立马生气地说:“为什么是三分之一?不应该是一半吗?”
余安顺说:“除了你,还有陈雅媛小姐以及你弟弟的份额。”
冷俊峰立马可憎地看着陈雅媛,我看到他那双厌恨地眼神,我上去就是一棍,直接打的他抱头哀嚎起来。
我指着他说:“你他妈的,要是敢不老实,我有一万种方法让你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冷俊峰吓的赶紧说:“我知道了知道了,大哥,我不敢的……”
我没有搭理冷俊峰,搂着陈雅媛走进机场。
只要有我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欺负陈雅媛。
王八蛋,你没人性,我就不把你当人。


精品都市异能 偷香竊玉 起點-第844章:如果,我不給呢?鑒賞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问题出现了,我知道,这里面的事,不是那么简单的。
我立马问:“怎么回事?”
张辉不爽地说:“见面谈,电话里说不清,我在酒店等你。”
我说:“很晚了,下次再谈吧。”
张辉立马说:“你有没有搞错啊?我们兄弟两同舟共济,血路一起杀过来的,你让你小弟上位,我可以理解,你想陪你老婆孩子,可以,但是,你也得教会你小弟做事啊,现在他搞不定,只有你能搞定,你却要下次?怎么?真的觉得自己可以退出江湖?上次的教训,还没够吗?权利,要握在自己手里的,不会真的要全部交给你小弟吧?他胡来的。”
我听着就很不爽,我说:“你想怎么样?”
张辉立马生气地说:“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我想怎么样?搞的我在欺负你一样,你是我弟弟,但是你知道,我跟阿爸最尊重你了,我现在就是想你过来,把这件事给我摆平了,是你小弟不会做人啊,我总不能替你教他吧?这对你很不尊重啊。”
天元至尊 南宫下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我马上到。”
张辉立马说:“这才对啊,我准备好酒等你啊。”
我挂了电话,没搭理他,我悄悄地看着窗户外面。
外面人非常多,都是来玩石头的。
我深吸一口气,立马了房间,龚菲在门口等着我呢,她看到我出来,就问我:“你到底怎么了?”
我说:“边境的生意出了点问题,我要过去一趟。”
龚菲立马说:“天都黑了,下次吧。”
我立马说:“我也想下次,但是人家不允许啊,我能怎么办啊?”
龚菲有些奇怪地看着我,我立马闭上眼睛,我现在的情绪有些紧绷,不知不觉就会发脾气。
我说:“是我的问题,你别生气。”
龚菲立马说:“孩子的问题,让你太紧张了,我能理解。”
你别咬我 咬定青山
龚菲说完就下楼去,我看着她的背影,我心里很暴躁,妈的,有人想害我,让我心里没办法安静下来。
我直接下楼去,我看着吴千钰又在大口大口的喝水,我立马说:“你别喝了……”
吴千钰立马说:“你不用管我啊,我不喝孩子会有问题的,我不想我的孩子受到诅咒……”
我摇了摇头,心情十分烦躁,妈的,真是没有一件事顺心的。
篮球兄弟与人生 醉无迹
陈雅媛立马说:“好了好了,阿峰,我们女人的事,我们女人最了解了,你别管了,你要出去是吗?”
我说:“出去办点事。”
我说完就走出去。
到了外面,我心里越想越不舒服,我也不敢就这么走了,我害怕。
我现在十分烦躁,我一个人,又没办法去查,我也不敢查,深怕对方发现了什么。
但是,我又不能放任不管。
我现在能信任谁?
我皱起了眉头,我突然想起来一个人。
我立马走进黑暗的巷子里,朝着外面看了一眼,整个世界都是漆黑的,确定没有人之后,我立马拿出来手机。
“喂,独眼叔,是我,阿峰……”
独眼笑着说:“好久不见了,听说你现在也退出江湖了,有时间了,怎么不找大哥一起打牌呢?”
我笑着说:“我也想,但是敌人不允许。”
听到我的话,独眼立马就沉默了,他问我:“你从来不联系我。”
我说:“对。”
帶 著 空間 回 六 零
独眼这个人,很厉害,我跟他有过一次血雨腥风的经历,虽然他不说话,只有一只眼睛,但是,他是个杀手中的杀手,办事也非常的利落。
我能相信的人不多,独眼,是一个。
因为,他曾经为了啊姐,放我一条活路,所以,我相信他不会害我。
这个世界上,我能无条件相信的人,只有啊姐。
独眼问我:“你想要我做什么?”
我说:“现在有一只鬼在暗中要害我,就在我身边,我现在没办法抽出来身对付他,我也不能让他知道,我起了疑心,所以,得有一个局外人帮我查到这个人是谁。”
独眼说:“交给我吧。”
我立马说:“还有我的家人。”
独眼说:“明白。”
电话挂了,我朝着外面看了一眼,然后悄悄的出去,直接到车库,开着之前我们一直开的别克车。
我一个人开着车,朝着小勐拉去。
黑暗的夜路,让我内心十分紧张,因为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从这黑暗的道路上,杀出来一辆车,把我碾压死。
我能做的,就是小心。
幸而,这一路都很平安。
不过,我也十分佩服对方没有故技重施,如果,再一次有人开车来撞死我的话,那么,傻子也会知道,这肯定不是意外,就是蓄意谋杀,那时候,我肯定会起疑心。
所以,这个人很聪明。
车子到了小勐拉,我直接停在了东方大酒店,我下车之后,就看到门口站着很多人,有马帮的人,也有张辉的人,双方剑拔弩张的,感觉气氛很不好。
“大哥……少爷……”
双方的人都跟我打招呼,我挥挥手,我看着张辉跟三猫走过来,两个人都穿着西装,换了一身派头。
吴灰抱歉地说:“对不起大哥,这么晚了,还把你叫过来,是我没办好事……”
三猫立马说:“妈的,是他们要求太过分了,草,不给我们矿区自由进出的权利,还想要我们一半金矿的股份,是兄弟也不能这么算账吧?”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我还没说话呢,就看着张辉走出来了。
他手里拎着酒瓶,看到我之后,就不爽地说:“你小弟很不懂规矩啊,告我状啊?”
两个人立马不舒服地看着张辉,我说:“道歉……”
两个人看了看我,虽然很不服气,但是还是低着头,跟张辉说:“对不起,辉哥……”
张辉立马哈哈笑着说:“这还差不多,兄弟,我们两个谈才对等嘛,你找个小弟来谈,算什么啊?他能做主吗?有我们的交情深吗?叽叽歪歪的,这也不肯让,那也不肯让的,咱们兄弟,过命地交情,有什么不能让的,是不是?走吧,喝酒去。”
他说着就搂着我进去。
但是我却推开他的手。
我说:“我戒酒了,有什么在外面说吧。”
张辉很不爽,他说:“你真没劲。”
我立马说:“有话就说,我很忙。”
张辉立马深吸一口气,他说:“阿爸为了更进一步,想要在内阁有一个席位,所以,想发展一下经济,现在你们金矿那么赚钱,阿爸想你分一点股份给他。”
我皱起了眉头,我试探性地问张辉一句:“如果,我不给呢?”


有口皆碑的小說 偷香竊玉討論-第829章:你敢閲讀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我真的要把陈英名给恨死了。
真的,他真是让我觉得愤怒。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但是没想到,现在他居然来找黑八。
我握紧了拳头,看着这两个阴险毒辣的人。
不管是黑八也好,又或者是陈英名。
如果这件事,我解释不清楚,我必死无疑。
皓月剑仙
我解开领口的扣子,我看着吴千钰。
我说:“我告诉过你,我有女人,有孩子,你也说过,不介意我有其他的女人,我会跟你结婚,我也会娶陈雅媛。”
陈英名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愤怒地说:“荒唐,我是不可能允许你一脚踏两船的,你这个混账东西,我告诉你,你只能二选一。”
我眯起眼睛,我立马咬着牙说:“你有什么资格让我二选一?你有为你的女儿做过任何事情吗?你有爱过他吗?你懂她吗?少在这里装什么慈父了,你根本就不配,我告诉你,陈雅媛是心甘情愿的跟我在一起的,在我跟他在一起之前,她已经知道我有其他的女人,这是她的选择,你没有权利干涉。”
陈英名不屑地说:“但是现在,我就是想要干涉,你能怎么样呢?毕竟他是我的女儿,我是他的父亲,我干涉他的婚姻,是理所当然的,现在,我就让你选。”
我真的很愤怒,我深吸一口气。
我说:“我选她们两个,我周峰这辈子,错过一个女人,当万绮雯死的时候,我就发誓,任何一个爱我的女人,我都不会辜负他们,现在,我也不会放弃任何一个,陈雅媛,吴千钰,我都要。”
陈英名哈哈大笑起来,他嘲讽地说:“八爷,你看看这小子,是不是猖狂的有点摸不到东南西北了,他居然大言不惭地说,你的女儿,我的女儿,他都要,可笑,八爷,这小子,你觉得,该怎么收拾他呢?”
我看着黑八,他冷着脸看着我,那双眼睛很吓人,像是吃人的老虎一样,虎视眈眈盯着我的样子,让我心脏狂跳。
我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但是我握紧了拳头,如果,这就是命运最终的结局,那么,我也能接受。
但是,我还是下意识的把手按在腰上。
突然,黑八笑着说:“好小子,我很欣赏你,在面对我的时候,你都敢大言不惭的说要两个女人,我的女儿,他的女儿,我与他,都是缅国鬼见愁的角色,你小子,敢同时挑战我们两个,不错,作为我黑八的女婿,我觉得,够格。”
我听着就十分震撼,我没想到,黑八居然会这么说。
陈英名冷着脸问:“八爷,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就心甘情愿的让这小子占这么大的便宜?”
黑八笑着说:“那,要看看我女儿的意思了,千钰,你能接受吗?”
吴千钰看着我,她笑着说:“当然能接受,他带我去见了他的家人,他的女人,还有他的孩子,我早就知道,他有其他的女人,他不是个撒谎的人,相比于他多情,我更痛恨撒谎,他的诚实,值得我托付,而你的女儿,愿意跟他在一起,并且给他生孩子,我觉得,你女儿也很爱他,我也相信,你女儿,也一定能接受啊。”
陈英名眯起眼睛,愤怒地握起拳头,他愤怒地说:“荒唐,你们父女实在是太荒唐了,真是可恶至极,哼,黑八,我现在还要告诉你一个秘密,就是这小子,在密谋对付你,你可不要小瞧了这小子,这小子狼子野心,在他手里,不知道害了多少人,陈光胜,马龙贵,我,还有诸多商人,都被他害的倾家荡产,他现在密谋对付你,你一定会死的很惨。”
我心里十分紧张,我早就知道陈英名是个祸害,他闻到气味找过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他会坏事。
但是,我没想到,他居然能在最关键的时刻来坏我的事。
听到陈英名的话,黑八冷声问我:“林峰,告诉我,他说的,是真的吗?”
我说:“商业行为,不做解释,金融的本质,就是互相吞噬壮大自己,在你抓我的时候,我就告诉过你,我是做金融的,你,对于我来说,也只是池子里的一条鱼,我大,我吃你,你大,你吃我,就这么简单。”
我当然不会告诉他我要害他,即便我现在已经是他的女婿了,但是,我也不能说。
这种授人把柄,包藏祸心的事,我是不可能做的。
吴千钰说:“爸爸,我相信,林峰已经解释的够清楚了,你抓他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他在对付你了,所以,陈先生的告状,并没有新意,我觉得,他现在是恼羞成怒的,想要挑拨我们的关系,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陈英名眯起眼睛,他咬着牙说:“黑八,你要小心这个小子,千万别被他咬一口,一旦被他咬一口,你就死定了。”
我没有说话,我看着黑八,他只是很随意的笑了笑。
他说:“陈英名,相比于你,我并不怕他,我从你的眼神里,对林峰充满了恨意,那恨意中,又带着一丝恐惧,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并不害怕他,因为,我女儿怀了他的孩子,如果他敢对付我,我就杀了他的孩子,我敢这么做,就不知道,你敢不敢这么做了,如果你不满意,你现在可以打掉他的孩子。”
陈英名立马咬着牙看着黑八,他说:“果然是黑鱼精,凶狠的连自己的外孙都要杀,黑八你厉害。”
我听到这句话,我心里就松了一口气,黑八笃定了,我不会无视我的孩子,但是可惜,吴千钰并没有怀孕,她只是假怀孕罢了,所以,我不用担心婚礼那天会发生什么。
陈英名立马指着我,他说:“如果你想要雅媛留着你们的孩子,给我足够的股份,还有银行的控制权……”
我嘲讽地说:“我一毛钱都不会给你,你这个混蛋,你根本就不爱你的女儿,我告诉你,马上把马币给卖了,从我们的家族生意滚出去,现在你卖了,你可以赚点,要不然,我让你血本无归。”
陈英名指着我,他咬着牙说:“你敢。”
我不屑的打开他的手。
我告诉他:“敢不敢,你试试就知道了。”


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偷香竊玉討論-第821章:同意推薦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我陷入了巨大的矛盾之中。
仇恨与良知在折磨着我。
苍茫戮 书中镜
我把一切都交给命运,其实是不公平的。
但是,在这折磨中,我也只能交给命运。
我睁开眼睛,看着震动的手机,我立马爬起来,看着是吴千钰打来的电话。
她已经走了。
我接了电话,我说:“为什么不留下来?”
吴千钰说:“我需要回去告诉我阿爸我举办婚礼的消息,你知道,他是个很固执的人,想劝说他,是很困难的一件事。”
超級 神 相
我笑着说:“其实,真的没必要他一定参加的。”
吴千钰笑着说:“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但是你放心,他虽然恶名昭彰,但是,他也是个父亲,他会出席他父亲都婚礼,并且祝福我们,那一天,一定会平平安安的度过的,把你的彩礼准备好,我会带着嫁妆嫁给你的。”
我说:“好,我等你。”
吴千钰挂了电话,我丢掉手机,靠在床头,这个时候,门被敲响了,我下床去开门,我看着是龚菲。
她一进来就拥抱着我。
我说:“别这样。”
龚菲担心地说:“真的不能走回头路吗?我已经知道对方是谁了,他很坏的,比你以前面对的任何的坏人都要坏,阿峰,不要让我在失去男人让朵朵失去爸爸好吗?”
我说:“不会的。”
龚菲担心地看着我,她说:“你越是这么说,我越是担心,趁着一切还可以回头,你不要报仇了好不好?”
我你这龚菲的脸,我说:“不行,已经没有回头路了,所有的事都已经开始进行了,如果突然停止不做,那么对方也会发现问题的,到时候,我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了,他们会直接杀了我的,他们已经做了一次,我绝对不会让他们做第二次,放心,我都已经计划好了。”
龚菲看着我,很想说什么,但是欲言又止,很快她就低下头,趴在我胸口。
她说:“我希望你知道,你是个丈夫,是个孩子的爸爸,也更希望你明白,人生不仅仅只有仇恨,还有美好的未来,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的。”
我深吸一口气,拍拍龚菲的后背,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我拿起来看了一眼,是三猫打来的。
我说:“我该走了。”
龚菲拿着西装给我穿上,然后默默的送我出去。
到了楼下,我看着三猫跟吴灰都来了。
两个人有些抱歉地说:“对不起大哥……”
我挥挥手,我说:“过去了,别说了。”
我说完就上车,三猫开车带我去公司。
很快,我就来到了云泰祥,我下车之后,就看到很多人都在门口等我。
余安顺,翟林,周天明,邢兵……
我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跟他们去办公室。
到办公室之后,周天明就说:“阿峰啊,你的事,在圈子里引起了很大的震动,我们瑞城的公检法,已经决定,成立专案组,打掉这个地下钱庄的皇帝,我们银行呢,会全权配合,希望,你能也全力配合。”
我说:“那是当然的,我已经做了安排跟布局,到时候,很快我就会跟黑八的女儿吴千钰结婚,吴千钰已经回去说服黑八出席婚礼了,只要他出现,就可以抓捕了。”
邢兵说:“我们已经联系了对面的当局,对方会全力配合我们,这一次,只要他出现,他就绝对插翅难逃,你们有什么困难,我们会尽力配合。”
我看了一眼余安顺,她说:“新马赴国外上市,账面资金不够,翟老师已经收购了十几家翡翠公司,但是,还差一点,并且,审批手续被卡住了,我们希望,能够帮我们尽快解决赴国外上市的问题。”
邢兵说:“这个,没问题,我们会帮你们解决这个问题。”
翟林说:“既然能解决,那么我这边问题就不是很大了。”
所有人都看着我,我闭上眼睛,我这边其实也没有多大的问题,最大的问题,是心里那一关。
我说:“按照计划去做吧。”
所有人都点了点头,周天明跟邢兵走过来跟我握握手,也不多说什么,就离开了会议室。
翟林跟着他们一起离开,探讨细节上的问题。
这个时候我看着三猫进来说:“刀爷来了。”
我立马站起来,看着刀保民走进来,我就去跟他握手。
我说:“坐……”
刀保民坐下来看着我,他说:“你想我帮你做什么事?”
我说:“我要跟吴千钰结婚,到时候,会去名爵酒店接亲,我需要你帮我安排好接亲的事。”
刀保民说:“这不是问题,但是,显然,这不是重点。”
我点了点头,没有急着说。
黑八一定得死,他不死,我一定没有安宁的,他一定会让他的马仔追杀我的,到时候,我们的仇恨,又将演变成一场无边无际的血海。
但是,我不想当着吴千钰的面,杀了黑八,因为,那对她来说,又太残忍了。
刀保民说:“你很矛盾,看来,你还没有做好准备。”
是啊,我还是没有做好准备。
余安顺说:“其实,你还可以停手,现在停手,还来得及,你只不过多了一个女人,多了一个事业,如果继续下去,你可能会报仇,但是,你会多了一个新的仇恨,不过,不管你做什么选择,我都支持你。”
停手?
我也想停手,但是冥冥之中,就像是有一股魔力有一个推手,再把我朝着悬崖推,逼着我走向绝路。
我握紧了拳头。
我说:“能不能,等我迎亲的队伍走了,在动手?”
刀保民说:“以黑八的警惕性,我觉得,如果你的迎亲队伍走了,他一定会立马就离开。”
我说:“刀爷,看你的本事了,能不能在我走之后,留下来黑八。”
刀保民深吸一口气,他说:“马帮很久都没有在江湖上杀戮了,这种事,已经很生疏了,但是,我知道张北辰手下有一个人,可以胜任。”
我立马说:“老马?”
刀保民说:“对,我们可以牵扯主黑八的人,而老马,可以去要他的命。”
我听着,就点了点头。
突然,我的手机响了,我看着是吴千钰的电话。
我立马接了电话。
命定琴神
“阿峰,我阿爸同意出席我们的婚礼了……”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偷香竊玉 花緣-第819章:成家立業相伴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命运,真的是捉弄人,我本以为,杀父仇人这辈子,我都可能遇不到,但是没想到,在我有一战之力的时候,他出现了。
这就迫使我不得不去为了仇恨而拼命。
而命运更捉弄人的地方在于,他总是会让你得到一些东西之后一定让你失去一些东西。
所有人都看着我,我深吸一口气,我现在,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我说:“按照计划做。”
张北辰说:“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我支持你报仇,既然要这么做,那么,我们必须要计划缜密一些。”
我点了点头,黑八让我跟吴千钰结婚,但是在缅国,结婚很简单,我很少看有盛大的婚礼出现。
而黑八到底愿不愿意离开他的老窝,我也不知道。
所以,最后,还是要看吴千钰,我得让她高兴,让她站在我这一边,让她帮我请黑八出来。
我问余安顺:“现在,计划准备的怎么样了?”
余安顺说:“银行的筹备工作已经准备好了,密城已经通过了审核。”
我点了点头,我说:“马币呢?”
余安顺说:“马币因为陈英名的入驻,涨了百分之二十。”
我说:“好,翟老师那边怎么说?”
余安顺说:“已经接连吞并八家翡翠珠宝公司了,按照翟老师的预算,我们还有大概还要兼并十家左右,我们就可以到国外上市了。”
我点了点头,我说:“行,我会想办法把黑八的钱都骗出来,只要没有钱,就算他不出来,他也藏不了多久的。”
张北辰摇了摇头,他说:“必须人财两得,否则,那条黑泥鳅,会变成黑龙,他会把我们都杀了的。”
我点了点头,我说:“按照计划办吧,把马币推高,让吴千钰看到甜头收购马币,等马币价格上来之后,我们就套现。”
我说完就拿着手机给吴千钰打电话。
我说:“吃个饭吧。”
吴千钰说:“我以为,你会休息一段时间。”
我说:“我没你想的那么脆弱,对于我来说,事业才是第一位的。”
吴千钰笑着说:“很开心,你能这么坚强。”
我说:“我去接你。”
吴千钰说:“好,名爵等你。”
我挂了电话,站起来离开办公室。
我的眼睛能透视 平地一声雷
到了外面,凌姐给了我一根烟,他点着了之后,我狠狠的抽了一口,凌姐说:“弟弟,我觉得这件事,有点太复杂了。”
我看着凌姐,我说:“啊姐,这件事,做完了之后,我就退隐江湖,再也不管江湖上的打打杀杀了,我们就经营我们的按摩店,酒吧,过我们潇洒的小日子,你呢,把陈英龙追到手,我们一起隐姓埋名,怎么样?”
凌姐笑起来,她说:“他跟我求婚了,我没答应。”
我皱起了眉头,我问:“为什么?”
凌姐看着我,她说:“因为你被人抓走了,没有你,我的人生不完整,如果你出事了,我的人生就更不需要圆满了。”
我笑了笑,我说:“啊姐,我现在活着回来了,你可以……答应他了。”
凌姐撇撇嘴,她说:“那看他会不会再求一次。”
我笑了笑,凌姐真的很个性。
我真的希望凌姐能有一个好的姻缘,因为,她太孤独了。
我坐上车,凌姐说:“要不要,带上兄弟?”
与狼共舞:天价老公求上位 凤火火
我说:“谁都不要跟来,我一个人就可以了,现在,我是他黑八爷未来的女婿,这片土地上,我可以横着走,只要他黑八不要我的命,谁都不敢杀我。”
凌姐挥挥手,没有拦着我。
我直接开车,朝着越秀的名爵酒店开过去。
车上,只有我一个人,我很久没有一个人安静的开车了,也很久没有一个人安静的思考人生了。
我也不知道该思考什么,脑子很空,像是个行尸走肉一样活着,但是只有一个目的,那个目的,虚无缥缈,又没办法满足自己的欲望。
欲豁难填。
看着那虚假的繁华,我脑子里经常时隐时现一句话。
冤冤相报何时了。
这句话,像是一根针一样,时时刻刻的扎我的心。
如果,就此打住仇恨,是不是会有很好的结果?
后悔与坚定,时刻刺激着我,折磨着我。
车子开到了名爵酒店,我看着吴千钰已经站在了酒店的门口,她还是那么美,身材细长,面容带着西方的挺拔,也不吝啬自己的身材。
我走下车,去给她开车门,她走到我身边,笑着说:“还是西装适合你。”
龙凤石 玄云
用脑打球 狐狸的自白
我笑着说:“谢谢。”
我送她上车,我问她:“想去那吃饭?”
吴千钰说:“随便,只要不在我家的酒店吃,在那吃都可以。”
我看着名爵,我问:“为什么?”
吴千钰笑着说:“吃腻了……”
她说完就笑了一下。
我开车,带着吴千钰朝着瑞城去。
我们两个就这样开着车,在昏暗的天空下,没有人说话了。
我们的关系很微妙,她说她爱上我了,但是她是我杀父仇人的女儿,而我,也在密谋着要找她父亲报仇。
她不知情,什么都不知道,而我却要杀她的父亲,她是无辜的。
她很快就会成为下一个我。
当年,我爸就是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他爸杀掉的,而如今,我要做他爸做过的事情。
很残忍。
我深吸一口气,一想到,我要变成刽子手,我就觉得紧张,冒汗,那种负罪感,折磨着我。
吴千钰问我:“你紧张什么?”
我看着她,她也看着我,我们就这样四目相对。
突然,他说:“你在开车,应该看前面。”
我立马转回视线,我笑了笑,我说:“抱歉。”
她说:“你有点不对劲……你再想什么?想杀了我报仇?”
我停下车,看着吴千钰,我很紧张地看着她,头上的汗一滴滴的流下来,我有点恍惚,似乎觉得她看穿了我似的。
突然,吴千钰笑了一下,她说:“你不会真的想杀了我吧?我这么美,我不想曝尸荒野,也不想脸上有什么伤痕,如果你要杀我,往我心窝开枪。”
她说着就抓着我的手,按照她的心窝上,我感受着她的心跳,跳的很快,但是,她没有害怕的表情。
我笑着问她:“如果我杀了你,你会后悔吗?”
她摇了摇头,笑着说:“我选的,错了,也得负责人。”
我看着她那张真挚的脸,内心纠结到了极点。
但是我把手收回来。
我笑着问她:“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吴千钰很感兴趣的点了点头。
我真的很想把内心的想法告诉她。
但是,却脱口而出。
“成家立业……”


优美玄幻小說 偷香竊玉-第818章:仇恨讓人很痛苦分享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直升飞机停靠在小勐拉,根据路程计算,黑八的宅子距离小勐拉并不远,他就藏在小勐拉。
我从直升飞机上下来,看着几十辆车停靠在路边上,当我从飞机上下来之后,张北辰带着人立马就冲过来了。
但是都不敢靠近直升飞机,我艰难的走过去,我回头看着飞走的直升飞机。
当我离开寨子的时候,我发誓,我再也不会让任何人抓到我。
张辉立马按着我的头,快速的把我带走,直接把我按到车里。
我没有通知别人,我只通知了张北辰,我知道,在缅国,只有张北辰能来接我。
车子开走之后,一路上,没有一个人说话,气压很低。
车子开到东方酒店之后,我们直接下车,张北辰跟我说:“去洗个澡,换一身衣服,我在办公室等你。”
我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张辉带着我去房间,来到房间之后,我直接去浴室,我打开水龙头,用冷水冲洗。
冰冷的水,瞬间让我浑身颤抖,那种刺骨的真实感,让我很清醒的认知到,这不是做梦的。
超级兵工帝国 龙魂在华夏
我伸手按在墙壁上,我狠狠的锤了一下墙壁,妈的,我一定会干掉你的。
我洗漱好之后,出去换上衣服,出去之后,张辉就给我一根雪茄,点着了之后,我狠狠的抽了一口。
张辉说:“知道人在什么地方吗?我们带人,去灭掉他。”
我摇了摇头,我说:“他们在林子里,荷枪实弹,很难对付,我们如果杀过去,那等于是羊入虎口,得让他出来。”
张辉点了点头,他说:“这个仇,一定帮你报。”
我点了点头,没多说什么,来到了张北辰的办公室,我坐下来,端起来已经醒好的红酒,我大口大口喝起来。
在寨子里的那段时间,我并没有觉得很苦,对于物质要求,我并不看重,我只是痛恨,我被束缚。
我一口气喝掉满满一杯红酒之后,我觉得很爽,那种自由自在,无拘无束,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感觉,真的很爽。
张北辰冷声说:“我希望,你不要跟冷天佑的儿子一样。”
余生孤勇都给你
我笑着说:“阿叔,你太小看我了,这一点挫折算什么呢?只要我能活下来,我就一定会让对方后悔让我活着。”
张北辰这才欣赏的笑起来,他说:“下一步,该怎么办?”
我立马问:“那天,我听到他们开枪了,有没有人受伤?”
六零时光俏
张北辰说:“云泰祥的保安要救你,有几个人被打死了,这件事,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云泰祥的股价,三个跌停。”
我闭上眼睛,很不爽,三个跌停对于我跟张北辰来说,是巨大的损失,至少好几亿没有了。
我说:“余安顺呢?”
张北辰说:“她没事,这半个月,多亏了她,云泰祥的股价才稳住了,我已经安排人通知了,要不了多久,她应该跟你啊姐就到了。”
我点了点头,这个时候老马走进来说:“老大,人到了。”
张北辰说:“带他们进来。”
老马点了点头,我立马站起来,亲自走出去,当我开门之后,我就看到了凌姐推着余安顺进来了。
凌姐看到我,立马就跑过来,她一把搂住我,狠狠的在我后背拍着。
她咬着牙说:“我真怕,真的怕……”
我拍着凌姐的后背,我说:“没事,没事,啊姐,我没事,我还活着。”
凌姐立马说:“我去杀了那个王八蛋。”
我立马说:“会的,但是不是现在。”
我说完就看着余安顺,我走过去推着她,带着她走进去。
到了办公室之后,我就问余安顺:“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余安顺说:“云泰祥的股价,我已经稳住了,对于你被绑架的事,瑞城公检法都很愤怒,他们通过我表明,一定会让黑八付出相应的法律代价,而邢兵以及周天明都在为你奔走,云省经侦科以及公检法秘密成立了刑侦大队,准备将黑八这个地下钱庄给打掉,他们已经联系了缅国当局,并且得到了正面,且积极的回应,缅国当局答应,会给与执法权,两国将联手,侦办这次的案件。”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好消息,但是,对于我们来说,这并不够。”
余安顺说:“对,黑八藏匿不出,就算是两地联合执法,也不见得能找到黑八,所以,还是得把黑八给引出来,这一次,你跟他接触,对他,有什么看法。”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我们所有的策略,都错了。”
听到我的话,所有人都很震惊地看着我,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张辉说:“利诱,达不到目的吗?”
我点了点头,我说:“黑八这个人,实在是太狡猾了,他深藏在深山里,用卫星电话操控生意,山里有武装,有农场,就算他一辈子不出来,也不会有任何问题,而且,他对于金融,完全不感兴趣,如果不是我们吸引到了他的女儿吴千钰,恐怕,我已经死了。”
张北辰冷声说:“真是个老狐狸,在潮起潮涌的大时代里,他能活过几个争权更迭,不是没道理的,现在看来,我们需要重新制定计划了。”
我坐下来,靠在沙发上,是啊,我们必须得重新制定计划,我实在想不到,到底该怎么把那个老泥鳅给引出来。
余安顺说:“我们,可不可以从吴千钰下手,既然黑八那么在乎他的女儿,我觉得,我们可以从他的女儿下手。”
张辉立马说:“对,我们绑了他的女儿,让他出来,如果他不出来,就杀了他的女儿。”
我摇了摇头,这么做,没有任何意义,黑八或许会出来,但是我不相信,黑八是一个会受制于人的人。
到时候,我们一定是一场血战。
张辉立马说:“那怎么办?”
我深吸一口气,心里有一个可耻的想法。
我说:“虎毒不食子,他黑八唯一在乎的,就是他的女儿,想要他出来,或许只有一个办法。”
所有人都看着我,很期待我的办法。
我说:“如果,我跟吴千钰结婚,举办婚礼,请他出席,我相信,有一定几率。”
劍 徒 之 路
张北辰立马说:“嗯,这个想法不错。”
所有人都点头,觉得这个想法确实很好,
但是,我并没有高兴,反而觉得良心很刺痛。
仇恨,真的让人很痛苦。


都市异能 偷香竊玉-第796章:鋪子出事了推薦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我的话,让两个人的表情都变得很微妙起来。
两个人对看了一眼,邢兵说:“小林啊,这件事,不容易啊。”
我啧了一声,我说:“不容易就不做吗?这些人这么猖狂,跟他妈吸血鬼一样,动动嘴皮子就要百分之十的利息,他取的是咱们的钱,赚的也是咱们的钱,你要是态度好一点是吧,我们也就算了,你他妈拽的跟大爷似的,凭什么呀?什么叫枪打出头鸟?什么又叫树大招风?这就是,咱们得干他。”
华嫂也冷着脸说:“就是,没这么做人的,这什么黑八爷,太不是东西了,咱们银行怎么就给他打工了?那话说出来,他就得坐牢,不能这么就算了。”
华嫂就随便说说,但是我看着周天明那眼神,我知道,这事有戏。
天骄人皇 白鸟归巢
我承认,这件事,我是想公报私仇的,这黑八一天不除,我一天心里就不好过。
周天明笑着说:“这地下钱庄的生意啊,我们银行调查过,对于他们来说,很简单,第一步需要把老人头打到他在农业银行的账户上;第二步,按照约好的在缅国的交易地点,打电话沟通约定见面提取缅币现金,他不收任何费用,如果不接受现金交易,第二步也可以改为直接去银行提取他的缅国账户的资金,不过银行的手续费他不负责,只需要两步,凭一通电话,一笔跨境货币结算就完成了,这对于我们来说,管控实在是太难了,没办法约束,小林啊,你看……”
我皱起了眉头,对于地下钱庄的生意,我也不是很了解,所以,我没急着说话。
邢兵立马小声地说:“这就是地下钱庄的大概流程看似简单,但风险也非常大,货币在兑换或转账的过程中,授权方式就是一通电话或一张回单,都是以信用为载体,而且不受任何国家保护一旦出现电话不通、兑换人“消失”等情况,则无法追偿,有很多人都被坑过,但是,警察根本没办法抓人。”
我问:“为什么?”
邢兵立马说:“这地下钱庄的生意掌握在缅国人手里,之前不是说了吗?缅国人可以在咱们这开设银行账户,但咱们到缅国开设他们的银行账户则很困难,做地下钱庄生意的主要是华侨,这些华侨之所以能独霸地下钱庄业务,除了他们的语言和背景优势外,还因为他们本身掌握大量财富,而且更容易掌握缅币汇率的波动信息,想要动他们,咱们银行,还真是没办法。”
我说:“难道,你们银行就没有想过,自己开设兑换货币的业务或者窗口吗?”
周天明笑着说:“怎么没有啊?银行曾经尝试设立兑换网点,但由于错综复杂的原因,最终未能成行,这里面的原因,我不说,相信你也应该能猜到,那些地下钱庄的老板,有的是办法破坏咱们的网点,他们已经成了气候,所以,想拔掉他们,非常的困难。”
邢兵喝了口酒,不爽地说:“对银行而言,参与兑换的交易成本较高。私人兑换不收取任何费用,地下钱庄只赚取汇差。由于他们掌握汇率优势,汇率合适的时候就做,不合适就暂停,收益稳定,风险可控。而咱们的银行无法掌控汇率,收入来源只能是收取手续费。缅币汇率波动大,一天之内随时都会浮动,除非成立专门的部门来跟踪缅币汇率,否则一定会亏钱。可能在填一张单子的时候,汇率就已经变了,但是,央行不可能为了一个口岸专门开设一个部门的,因为成本太高了,除非是美刀,有的赚。”
邢兵说完就摇了摇头。
周天明无奈的笑了笑,他说:“而且,不能一棍子打死,因为瑞城的营商环境很复杂,在德宏州的边境贸易中,这又是不可或缺的部分,和不得不经历的阶段,地下钱庄的存在,让我们银行陷入尴尬,现在银行只是一个转账平台,没有起到促进合作这样的功能,银行能做的只是在系统里把资料补齐,至于他们提供的资料是真是假,银行没办法进行审核,所以对于洗钱,也没办法监管,就算你知道他不是正常的,你也没办法办他。”
两个人的话,我都理解,想要从根本上对付这个黑八爷,银行起到的作用很小,而且,还不能一棍子打死了,因为这些地下钱庄,当地非常需要。
我喝了一口酒,我说:“那,也不能被绑架吧?就算他们得留下,也得留下来听话的,让银行给他们地下钱庄打工?这有点太扯了,也有点太没面子了,尤其是这个黑八爷,这么猖狂,咱们一定得想办法办他。”
邢兵笑着说:“你小子那么厉害,现在江湖地位那么高,你有没有什么办法?我们尽量配合你,公检法都有人。”
我喝着酒,眯着眼,我说:“关键是,对方是华侨,躲在缅国,咱们没办法抓人,咱们要办,肯定是办他违法的事,而且要抓一个正着。”
周天明笑着说:“你说的对,这些老华侨特别的狡猾,他们从来不露面,都是让他们手下的马仔办事,他们手下的马仔成千上万,你抓了那些马仔没有用,只有抓他们的头才行,而缅当局因为业务需要,他们还是支持这些钱庄的存在的,根本就不配合,我们是满头包啊。”
我说:“所以……得把这个人查清楚,并且,要在咱们国家抓个现行。”
周天明说:“何其难啊,这个黑八爷在瑞城成名二十几年,但是,我们只知道他的联系方式,可是长什么样我们都不知道,人家精明着呢,小林啊,这事,不好办。”
恶奴 傲骨铁心
我看着周天明虽然说不好办,但是眼神里充满了希望的表情,我知道,他想除掉这种毒瘤。
我又何尝不想啊。
我寻思着呢,突然,我手机响了,我看着是马妍打来的,我就赶紧接了。
我说:“怎么了?”
“你快回来吧,云泰祥的铺子出事了。”


et9sv精彩言情小說 偷香竊玉-第775章:我不能輸展示-akme5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金融大战,就是烧钱,谁烧的钱多,谁就能获胜,当获胜之后,就可以独享一切胜利果实。
我看着价格一路飙升,我们是不计成本的跟陈英名在争抢流通股。
云泰祥的市值也是一路飙升,一股以12块的发行价直接飙升到了48块钱,这等于是翻了三倍。
首日暴涨百分之三百。
别小看这小小的三倍增长,云泰祥的市值从一千多亿,直接暴涨到四千多亿。
我看着整个云泰祥的市值,我都觉得害怕。
通 天武 皇
一个没有任何科技含量的公司,只是一家翡翠制造销售公司,居然能把市值推到四千多亿。
这不是好事,这是一个可怕的现象。
因为翡翠不是刚需,他不是民生必需品,可有可无。
但是,金融,让这家公司,从三百亿估值到上市之后,直接翻了十倍,真的很恐怖。
这些钱,都是凭空炒作出来的,一旦出现奔溃,有十几万人要家破人亡,有多少人是拿着券商的配资来搏命的,一旦失败,那真的要跳楼了。
我看着股价停在48.2块不在跳动,而交易也停止了,中午休市了。
我整个人都有点缺氧,感觉到精疲力尽的感觉了。
我立马问:“拿下了多少?”
余安顺说:“流通市值在百分之四十左右,一共96亿股,我们拿下了30亿股,平摊股价21,我们所有的子弹都已经烧完了,包括出手马帮的钱,张老板的钱,我们腾辉商务自己的钱,还有柳龙那35亿,全部都烧进来,一共是603亿,但是,距离我们拿下云泰祥,还差百分之14。”
张北辰也立马汇报战况,他说:“妈的,真刺激,我张北辰觉得自己一辈子活在血雨腥风里,但是,今天这场烧钱大战告诉我,以前,都是屁,这里,才是真正的血雨腥风,一个小数点的变动,就是好几亿的增长,真的太刺激了。”
我深吸一口气,我没有理会张北辰的感叹,虽然我心里也极为震撼,我真的没想到,我们把所有的钱都烧完了之后,居然还差百分之14。
我说:“也就是说,我们只拿下了百分之8?”
余安顺点了点头,她说:“我们落了下风,如果我们从12块股价的时候,就开始动手,那么,我们的综合股价,会减少很多,分摊下来,能达到15,16左右,那样,我们至少可以节约近上百亿的资金。”
翟林摇了摇头,他说:“如果我们也跟对手一样,进行集合竞价的话,现在或许会差不了多少,至少,在同一个起跑线上,你看,对手就很聪明,直接开盘就下手,占据了巨大的先机,你小子,输在了仁义上。”
我深吸一口气,整个办公室的气压有点低,我内心真的很不甘心,为什么,仁义就要输?
名門 世家
我做人讲义气,难道错了吗?
我做人不逾越底线,难道错了吗?
难道好人,就一定要倒霉吗?
这个时候,我的电话响了,我看着是周天明打来的。
我立马接了电话。
我说:“喂……”
周天明问我:“战况怎么样?”
我在末世建个城
我说:“我们只拿下了百分之八的份额,对手遥遥领先我们。”
周天明深吸一口气,他说:“或许,这就是天意吧,我这边,已经做到了极致,六百亿,已经是我们整个瑞城投资银行所有的资金了,如果你输了,我们会强行平仓的,你应该知道后果。”
我说:“我知道,我会遵守游戏规则的。”
我挂了电话。
梦中情仇 落月剑
崛起军工 安溪柚
靠在椅子上。
如果我输了,陈英名会立马拿铡刀砸死我,到时候,银行会强行平仓,银行拿会属于他们自己的钱,而我的钱,即便股价会涨,但是,我卖掉的股份利益,因为没有超过六个月的限售期,所以,卖掉股份所有的盈利,都会进入公司的资产里。
到时候,怎么处置这笔资产,是胜利者说的算的。
我等于是,输掉了所有。
翟林说:“小子,我的公司,还有一百亿的市值,我可以马上变现。”
我立马说:“翟老师,你没有必要跟我一起赌的。”
翟林笑着说:“人生嘛,难得刺激一回,当然了,我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道义,我翟林可以死,但是道义绝对不能死,没理由你这种讲义气的人活不下去,我翟林不能看到这样的事发生。”
翟林的话立马让所有人都受到了巨大的鼓舞,每个人都开心的笑起来。
翟林立马打电话,他说:“帮我把公司所有的资产都调配出来,找各大银行给我质押资产,中午股市开盘之前,我要全部变成现金,打入腾辉指定的证券账户中。”
翟林挂了电话,他拿着笔,指着大盘的K线图,他说:“我卖了所有,大概能有120亿左右的现金,这笔钱进来,就能跟对方持平了,但是,想要赢,还差点,至少,有三五亿的差距。”
我说:“三五亿……我们所有人都弹尽粮绝了,虽然只有三五亿的差距,但是往往决战的时候,定胜负的,就是这些小小的数字。”
翟林说:“你说的对,想办法吧。”
我立马拿着手机给刘萱打电话,虽然我不想在麻烦刘萱,但是现在生死存亡,我也必须得找刘萱了。
我说:“喂……”
刘萱说:“怎么了?”
我说:“钱……”
刘萱立马说:“你需要钱?多少?”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抱歉,每次打电话给你,都是钱……”
网游之绝对巅峰
刘萱立马说:“不不不,我懂你,你也不用解释,你说,要多少钱?”
我听着非常感动,刘萱跟我,从恨到爱,再到这般无私,真的经历了很多事。
模因
我说:“五个亿……如果有更多的,那就最好不过了。”
刘萱立马说:“最近公司押了很多货,是苏老板那边过来的,一共十几亿的库存,占时没处理,但是你放心,我一定想办法,把五个亿给你解决了,你说,什么时候要?”
我说:“中午一点半之前。”
刘萱说:“没问题,绝对没问题。”
我闭上眼睛,紧紧握着手机。
这么多人的希望,这么多人无私的帮助,这么多人的恩情。
我不能输。
梦神遇上霸道少爷 暮雨琪伤华
我一定得赢。
必须赢。



Recent Posts